虚构的悲剧,远远没有真实的悲剧更痛彻心扉  

阅读:139156 评论:73

第四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威廉·莎士比亚

00:00/07:40

各位书友好,在前面的共读中,我们讲了哈姆雷特的悲惨遭遇,父亲被杀,而杀手仇人竟然是刚刚和自己母亲结婚的叔叔。不仅如此,哈姆莱特心中神圣的爱情和无比珍惜的友情也变成了伤害他的尖刀利刃。

在今天的共读中,我们来讲点不一样的内容,有一个擅长演悲剧的戏班子来到了丹麦的王宫,哈姆雷特会和这个戏班子发生什么故事呢?

大家不要以为哈姆雷特受尽打击就变得垂头丧气了。事实上,当哈姆雷特看到这个戏班子的时候表现地特别兴奋。他激动地迎了上去,大声地说着:“欢迎各位朋友,非常欢迎,很高兴看到你们都是如此的健康。”

他看着一位年长的演员热情地说:“你的脸上比我上次看见你的时候多长了几根胡子,显得格外威武,哈哈,你是来丹麦向我挑战的吗?”在说这段话的时候,他还做出了击剑的动作。他又把目光转移到了一个年轻的女演员身上,满怀赞美地说:“我年轻的姑娘啊,凭着对圣母的起誓,你穿上这双高底木靴之后,比我上次看见你要苗条多啦。”可他突然又换了一种腔调,带着嬉笑地说:“但愿你的喉咙不要沙哑得像一面破碎的铜锣才好!”

为什么哈姆雷特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举止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这是莎士比亚一贯的写作方法。这位大文豪经常会用一些相互矛盾的表达手法来描述一件事情,比如,沉重地漂浮在空中,让读者有点看不懂。采用这种强烈的转折手法去写戏剧,目的是凸显戏剧性,来勾起观众的好奇心,吸引观众的目光。戏剧性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情节的发展充满了各种机缘巧合和转折,人物内心的情感和情绪都在剧烈地波动。

第二个原因,是哈姆雷特在思维意识中已经产生了一种很朦胧又强烈的感受,他的人生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场悲剧,而且比他之前看过的任何悲剧都要悲惨,他也就把自己看成是一位悲剧演员了。所以,当他看见这个表演悲剧的戏班子就特别的兴奋,这是油然而生的一种归属感。被亲情、爱情、友情抛弃的哈姆雷特,此时此刻最渴望的就是归属感了。对每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心理需求无非就是归属感和重要感了。

可在哈姆雷特的内心,他又不情愿沦为一个被命运摆布的悲剧演员,他想要争夺对命运的控制权。他的理性一直在提醒他,那个亡魂说的话是真的吗?自己该如何去证明呢?这种巨大的不确定和困难,让他的大脑和灵魂变成了沸腾的岩浆。

不管怎么说,这个擅长演悲剧的戏班子让哈姆雷特变得很兴奋,也大大地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哈姆雷特马上让这个戏班子为他表演一段,戏班子为他声情并茂地演了一段,“国王在战斗中战死,可怜的王后在战场上哭泣”的悲剧。

当哈姆雷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大胆又巧妙的想法,如果让这个戏班子上演一场,一个无耻的小人,用毒药谋杀了自己的国王哥哥,又乱伦娶了自己嫂子的悲剧,那么,现在这个新国王会有什么反应呢?

于是,哈姆雷特命令这个戏班子上演一场谋杀的悲剧,并为这个悲剧写了一段台词。

当所有人都退下之后,哈姆雷特又自言自语地剖析自己的灵魂。他痛苦地说:“我是一个多么不中用的蠢材,连一个演员在一个虚构的悲剧中都能变得情绪激动、斗志昂扬起来,可我呢?背负着如同一座大山般的杀父之仇,可一天到晚只会垂头丧气,就是一个失去了精气神的行尸走肉,好像忘记了杀父大仇。”

“一个英明神武的好国王被一个小人用奸恶的阴谋夺取了王位,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可他的儿子,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懦夫,是一个逆来顺受的胆小鬼。天啊,有没有来骂醒我,拽着我的头发,给我说不要当一个胆小鬼了,勇敢地去报仇吧!那个荒淫的恶贼,狠心的,奸诈的,恶毒的,悖逆的恶贼啊!啊,我要复仇!”

当哈姆雷特高声地喊完这段话,他转了一个身,又苦笑、低声地说:“我亲爱的父亲被人谋杀了,连鬼神都在鞭笞我去复仇。可现在,我就像一个骂街的泼妇,只会发发牢骚。现在我要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办。我要叫这个戏班子在新国王面前表演一出和我父亲如何被谋杀类似的悲剧,凭着这一出戏,我可以发掘国王内心的隐秘,只要他露出惊骇不安的神情,我就能确定这个该死的小人就是杀害我父王的凶手了。”

看到这里,大家是否有一个疑惑,父亲的亡魂已经告诉哈姆雷特,新国王就是杀害自己的凶手,为什么哈姆雷特还要设计一出悲剧来验证呢?难道,哈姆雷特不相信父亲亡魂说的话吗?

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理性。莎士比亚借着哈姆雷特的口说,“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那么,通过一场悲剧来验证新国王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就体现了这种理性,因为鬼神的话是不能随便相信的,哈姆雷特要去找证据来证明事情的真伪。

好了,本节的共读就到这里结束了,下节我们将讨论赏析“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这句经典台词。期待大家的聆听。

本期策划人:夏雨晨。专业讲书人,职业奶爸,希望能让更多人在读书中找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个人公众号:夏木成长营。

主播:安东尼,他的朝鲜冷面下藏着一颗韩国烧烤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