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的心理,精彩的人生  

阅读:373584 评论:169

精华版解读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

00:00/25:20

腹有诗书气自华。各位书友,大家好,我是杨枪枪,欢迎来到本期精华版解读。

今天我们要讲的书是《象与骑象人》。

本书运用了心理学、哲学、伦理学、宗教等多学科知识,为我们提供了关于自我、他人、社会和生命意义的思考。

我心似海深:我们的心理是如何运作的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烦恼?是什么力量在控制我们的行为?为什么我们总会陷入内心的冲突和挣扎?为什么我们越压抑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越会纠缠我们不放?这是困扰我们很多人的烦恼。那我们的积极情绪、快乐感觉、敬畏、惊奇和巅峰体验又是如何产生的?

对于这些问题,美国的一群心理学家们提出了“积极心理学”,这不是简单的鸡汤书或者励志书,在单纯的快乐幸福以外,它还包含了许多实在的内容:比如,心理运作的科学原理、人际关系管理的法则、特别体验的来源等。我们今天要共读的这本书,便截取了“积极心理学”中的几个重要的专题,加以分别论述。

本书的作者是乔纳森•海特,著名心理学家,1992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之后,他在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系和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任教,主要研究如何在组织中运用积极心理学和道德心理学。

下面,就翻开这本《象与骑象人》,我们先从第一部分讲起:我们的心理是如何运作的呢?

佛陀有这么一句偈子:任意随所欲,随爱好游行。我今悉调伏,如象师持钩,制御泌液象。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心就像野生的大象,以前,它随心所欲,四处游行,而我自己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态,拿着钩子驾驭这大象,就算它开始发情狂暴,变成了泌液象,我们仍然可以掌控它。从这个道理上来说,我们的心或者说本性,像一头野生的大象,而我们自己的理智就是骑象人,这也是本书题目的来源。

近些年来,社会科学领域一直主张,人是理性的个体,会利用手边的资源恰当的设定目标达成目标。但是,现实中却并不是如此。明明要减肥,却仍然抵抗不住火锅;明明想早睡,却还是战胜不了手机。

罪恶感、贪欲、恐惧经常战胜了我们的理智。我们是骑象人,除非是在大象没有自己的欲望时,我们才战胜得了大象,否则如果大象想做点什么,我们根本战胜不了它。而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心理可以划分为四个部分:心灵与身体、左脑和右脑、感性和理性,以及控制化和自动化,其中第四种,也就是控制化和自动化,是我们在面对诱惑、冲突时最为重要的机制。

那什么是控制化和自动化呢?其意思很简单,大多数的心理历程是自动发生的,我们无需有意识地去注意它,这就是自动化的心理处理过程,比如,眨眼睛,你会专门思考一下,现在应该眨眼睛了吗?而控制化的处理过程会占用我们大部分的意识,比如,我们要去搭8点钟的火车,那应该何时出门?是否有拥堵?天气如何?我们会思考很久。可以说,我们的心理运作模式,就由控制化和自动化运作组成。

因此,我们这个骑象人看得远也想得远,代表的是控制化的处理过程,而大象则是自动化的处理过程,它包含我们内心的感觉、本能反应和直觉。但这头大象经常为情欲、诱惑所控制,比如,当我们在减肥时面对火锅,大象出于获取多巴胺和愉悦感,叫嚣着想冲上前去吃火锅,但脑子的控制化思考告诉我们,不能吃。这就是自动化和控制化的关系。

总的来说,我们虽然是骑象人,但并不是大象的国王,而更像是顾问。两者各自拥有优势,虽然有时会出现龃龉,但只要配合良好,便能造就杰出的人类。那么,要如何像佛陀一样,调教我们内心的大象呢?

单靠意志力是不行的。控制化系统的意志力维持不了多久,但自动化系统无需费力,所以大象很快便能挣脱去吃火锅了。但是,我们可以选择避开恼人的刺激来源,不看,不听,不想,或者多看看不吸引人的一面。佛陀为了打破人对色欲的沉溺,便想了个办法——静静地看着腐烂的尸体。同样,我们也不妨看看火锅店的潲水桶。只要眼睛瞪着能让自动化系统反感的东西,我们就能渐渐改变大象的欲念,更好地控制它。

我们与自己相处,如同骑象人需要慢慢调教自己的大象,而下面,我们将探讨如何与同类相处。我们这个骑象人,即将遇上另一头全然陌生的大象。

人善我我亦善之:我们与他人的相处之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几千年前,孔子就说出了可以指引我们一生的终极原则:那就是互相理解,互惠之道。他的学生颜回发展了这一观点,说,“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不管他人怎样对待自己,颜回都以仁爱对待别人。实际上,爱与互惠,都是一种能把我们与他人联系在一起的力量。

尽管我们当前社会上弥漫着“黑暗森林”法则的自私风气,认为利己主义值得倡导,但不可否认,是和平共存,才让人类成就了现在的功绩。据心理学家的测试,我们有一种无心的、自发式的本能互惠反应。这个心理学家向许多不认识的人寄去贺卡,结果大多数收件人都回了贺卡并向他表示感谢。因此,我们的互惠行为很简单:人家给了你好处,你会想回报那个人,也给他好处。同样,我们也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们都懂得如何去回报那些帮助过你的人,也懂得怎么对付欺负过你的家伙,两者是一体两面,缺一不可的。

朋友和情侣的相处非常需要互惠互助,而且需要拿捏尺度。一开始便付出过多,可能给人以不顾一切之感,付出过少,又显得太过冷淡,这会毁掉彼此的关系。适当地互送礼物、互相帮忙、互相吐露心声,能大大提升关系热度。以情侣互相吐露心声为例,假设恋人对我们讲了她过去的罗曼史,那出于互惠关系,我们觉得似乎也应该讲点我们自己的过去。把握好时机去利用互惠关系,能真正打开你和朋友、恋人之间的心扉。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互惠之道源于我们的模仿天性。我们跟喜欢的人相处时,会不自觉地模仿他的说话、走路乃至思考的方式。我们也会喜欢那些模仿我们的人,对这些人的态度也比较和善。因为模仿的本质是表达“我们是同一伙人”,我们会对这个表达感兴趣,因为这是刻在我们基因里的群居天性。

但有时,我们在与人相处中也会遇到难以合作的问题。其本质原因在于,我们通常是自以为是和带偏见的。正如马太福音所说,我们能看到他人眼中微小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巨大的房梁。

心理学家大卫·邓宁曾做过实验——人们总是过分高估自己的善行,而对他人的行为倒是估计得很客观。在判断别人时,我们会以他人的事实行为为依据,而在自我判断时,我们却是反其道而行,通常会无意识地把自己和那些美好的优点先联系在一起,然后再来找自己拥有这种优点的证据,只要找到证据,我们就觉得“我果然这么厉害”,然后便陷入自我陶醉。在犯错时也一样,我们会竭力为自己开脱,做自己最坚强的辩护律师。

这些心理会让我们在合作中陷入麻烦,因为我们会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然后就觉得自己理应比他人获得的东西更多,这样怎么可能与他人和平共存呢?与他人合作时,我们该如何消除这种心理的影响呢?

首先,可以尝试一下冥想这种方法。古印度哲人认为,人生是一种生老病死的轮回游戏,遇到好事,你就快乐,遇到坏事,你就悲伤,我们无法完全离开。我们不应当过度在意人生的高低起伏,而应当训练自己的内心,让它停止说“我喜欢”或者“我不喜欢”,按我们刚刚的说法,就是改变自己的自动化反应。

其次,更现代的解决办法是认知疗法。大卫·伯恩斯是认知疗法的治疗师,他提倡用这种办法处理愤怒的情绪:面对愤怒,先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举个例子:我非常暴怒!我现在想杀掉某某人!我甚至觉得我可以生吃他!我需要一个东西来发泄,我想把什么撕成碎片!然后,我们再做合情合理的思考,哪些想法是扭曲的?生吃和杀人肯定是扭曲的,但通过撕纸片来发泄,似乎可以理解。此外,假设他人冒犯了你,你非常愤怒,但是,现在不要急于咒骂他人,先想一想,自己有没有做错了什么事?有什么对不起别人的地方?

通常来说,不仅作者,就我个人经验而言,我会在那一刹那突然冷静,会觉得“好像我是有点对不起他了”,正如作者所说,把眼里的刺拔出来那一刻很痛,但过会儿就不痛了,而且会觉得很放松,会有一种带着骄傲的愉快感,这就是荣誉感。通过自我反思和理性思考,我们能够减少与他人的冲突。这就是认知疗法的核心:去具备同理心,想一想什么才是合理的,以及他人的观点有没有合理之处。

总之,我们与他人的人际关系,其根基在于互惠心理。而这种互惠常常是无意识的,是来源于大象的本能反应。但有时候,我们的互惠关系会受到虚伪、自以为是的干扰,为此,我们不妨尝试冥想和认知疗法,多从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多用理性的控制化心理而不是自动化的心理来解决问题,把自己的大象调教得更加温顺和善。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追求幸福的方法  

刚刚我们在互惠关系一章中提到了印度哲人的一些思想,要我们不要过多在意人生的高低起伏,不受凡尘爱欲的控制。可是,我们也许会说,这怎么可能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看看快乐从何而来?我们讲两个小故事。

《世说新语》中有这么一个故事:王戎死了儿子,哭得很伤心。山涛劝他,人生无常,别太难过了。王戎哭着说,佛陀是圣人,他不受情感影响,而有些人太过忙碌,来不及思考这些有情之事,能有这种真情的,只有我们这种人罢了!

王戎的故事是关于悲伤的。而在《传道书》中,一个国王用了很大力气去追求快乐:积攒财宝、纵欲,这些并不能让他满足,后来他又去奋斗、学习,但这些东西仍不能让他满足,他陷入了空虚当中,说出了“虚空之中的虚空,一切皆为虚空”这样的话。

正如王戎和这个国王,我们追求金钱和欲望,会为失去而哭泣愤怒。但是,人并不善于预测自己未来的情绪,也通常低估了自己的适应能力,事实上,我们的心理对变化并不那么敏感。王戎失去了儿子,刚开始肯定哭得很难过,但用不了几个月,他就会适应没有儿子的生活,他有时可能会想起他的儿子,独自抽泣,但绝不会再天天哭个没完了。同样,那个国王拼命积攒财富,他的财富大大增加,一开始他会很开心,把双马拉车换成八马拉车,镶金砌玉,但过一段时间,新的财富已成为他的生活基准,他会觉得八马拉车是理所当然,这时,快乐就失去了。这就是所谓“适应原则”。

按照这一原则,我们会为自己创造各种目标,如果实现,就会把目标调得更高,如果失败,就会降低。我们会随着情况演变时喜时悲。从长远来看,我们有一种“快乐起始点”,也就是需要多少外在物才能让我们达到满足,这个标准是恒常不变的。

打个比方,我们在做普通人时,有自行车骑,比走路方便,感觉很开心。假设我们当了国王,八马拉车,其实开心程度和当年骑自行车是一样的,因为随着身份的转变,我们的预期标准也会转变。最大的差别来自于,我们骑在自行车上,幻想八马拉车是什么感觉。那种差别才是痛苦的根源。但当你真正因为地位财富的提高,坐在八马拉车上时,你会很快恢复平静,幻想着更高的标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佛陀和斯多葛学派说,不要追求身外之物,也不要强迫世事如我们所愿,对一切采取接受的态度,是有一定道理的。

心理学家常年的研究表明,人快乐与否的外在因素,主要来自于个人本身的生活条件,以及出自个人选择的自发性活动。生活条件,主要是财富、性别、年龄和居住地点等,这些东西会持续很长时间,所以我们基本上能够适应。而自发性活动则是运动、学习技能、冥想、休息等。总的来说,这种自发性的活动能带来更多的快乐,因为它们不受适应原则的递减效应影响。由此,作者提出了一个“快乐方程式”:

快乐的基准线=我们天生的满足感+生活条件+我们的自发性的活动。

总的来说,生活条件我们大都无法干预,但是有一些外在因素值得我们努力修正,以提升幸福感,比如噪音、通勤时间、人际关系等。噪音是我们无法适应的东西,它会持续带来痛苦,我们绝不会习惯噪音,因此最好住在安静的地方。然后是通勤时间,尽可能减少这个时间会提升幸福感。还有,人际关系的好坏是影响一个人快乐与否的重要因素,如果有个讨厌的朋友或同事,或与配偶长期不和,一定不会快乐,我们是无法适应人与人的冲突的。

自发性活动更能给我们带来满足感,所以,我们不妨多花点时间陪伴家人,多学习新知识,尝试新事物,多休息,而不是天天周而复始地疯狂积攒财富,这样会让我们活得更开心一点。

最重要的条件是爱和依恋。由于人是群居性动物,所以没有人能例外。心理学研究证明,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依恋关系,有与热恋伴侣之间基于爱情的依恋,有老夫老妻、亲人之间基于长期相濡以沫的亲情的依恋,有与朋友之间基于互相帮助的友情的依恋。这些关系组成了我们的人际网络,我们能在其中找到价值感。所以,我们要精心经营自己的人际关系,多用爱情、亲情和友情滋润自己的生活,这样,我们会比单纯的为快乐而追求快乐充实得多。

但是,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们总会遇到许多逆境和压力。通常来说,我们会想方设法尽可能避开这些苦难,但是,总有些苦难是避不开的。虽然苦难令人沮丧,但苦难也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作用。如作者所说,与其天天抱怨苦难,不如尝试着从中发现一些好处,利用逆境磨砺我们的道德和精神。

我们都知道,逆境能促使我们成长,变得坚强,变得勇敢等。但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则是它能迫使我们停下脚步,让我们有机会去注意到其他的路,从而思考我们的人生究竟想要什么。

佛陀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子:乔达摩·悉达多年轻时还是个王子,享尽香车美女、荣华富贵,但当他看到人的生老病死之苦时,世界观完全崩溃了。他利用修行和反思,逐渐改变了原本享乐的人生目标,把这种崩溃感转化成积极的结果,最终让他实现了解脱。

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有这种故事,某人前半辈子辛辛苦苦赚钱,积攒了很多钱。一场大病把他送进了ICU,出来以后,他分文不剩。这时,他反倒冷静下来,发现人生的目的在于快乐、平和、健康的生活,因此减少了工作量,积极锻炼,反而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遇到逆境时,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方法来引导心理恢复。

首先,我们可以沉思,采取认知疗法,想一想自己有没有什么错,有什么条件可以利用,这样可以将思维变得正面一点,找出逆境的意义。

然后,我们要珍惜自己的社交网络,不管是恋人、亲人、朋友,都会是我们面对逆境的帮手。此外,宗教仪式能给我们平静,心理学家证明,有相当多人在向神职人员告解后得到了平静。

最后,如果遇到逆境,我们可以每天拿一张纸写写自己的感受、汲取的教训以及事件背后的原因。这样,有助于我们找到事件背后的意义所在,也能帮我们更清醒、更理性地面对逆境,并从中走出来。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人生的意义何在 

“虚空之中的虚空,一切皆是虚空。”《传道书》的作者已在2000年前为我们回答了人生意义的问题。

很大程度上,我们和西方,都正面临这么一个失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多元化摧毁了一切价值观,而缺乏统一的道德标准让我们无所适从,对名声和荣誉的不珍惜,让各种下流的丑事频频发生,比如,特朗普公开说他的国会议长佩洛西是“有病的疯女人”,而佩洛西则撕掉特朗普的国情咨文来还以颜色,这种事情在50年前的西方简直不可想象。

活在这样一个魔幻的世界,前面又说了,人不能太过沉溺于世事和外在享受,那我们不禁要问:人生的意义何在?

这个问题可以定义为“这是用来启发我对人生的想法的问题”,那么,就可以分解为“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以及“我应该怎么过日子”。

那么,我们就先探讨我们需要什么,来确定我们人生的目的。

之前的快乐方程式已经给出了答案,客观生活条件和自发性的活动都会带来快乐,其中,爱是最重要的条件,没有爱和依恋,我们绝不可能快乐。

此外,寻找目标并向目标奋斗,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读起来很绕口,但是,我们需要有一份工作或者一份事业充实自己,在工作中体验到一种投入感,长期的投入会让我们磨砺技巧、充满自信,有一种无所不能的感受。正如弗洛伊德所说,人只有“爱与工作”才能活得好,同样,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中,要得到别人的尊敬,也是通过工作来完成的。

对工作的态度不同,我们从中得到的快乐与意义也有所不同。如果把工作当差事,那么会很痛苦,盼望下班。如果把工作当事业,渴望得到升迁,我们会想方设法把工作干好,但有时也会扪心自问:我为何要工作这么辛苦?岂不是沦为一切皆是虚空?

但是,如果我们把工作当作天职,那么,它会给我们带来大量的抱负感和成就感,我们会觉得自己生来就是做这个的,绝不会期待什么下班时刻,而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任劳任怨,甚至不要报酬也行。

许多伟大的僧侣和科学家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世俗的财富,也不求什么名利,他们唯一想做的就是待在寺庙或者实验室里。那么,既然把工作当天职有这么大的好处,我们要怎么提升自己对工作的态度呢?

假设我是一名底层干部,身居乡镇,升迁无望,穷困潦倒。我本来把这份工作当成差事,但是,我可以利用积极心理学的理论,换一种心态看待我的工作。

我们首先不妨找到自己的优点,选择一份能发挥我优点的工作。假设我善于与人沟通,那么我就选择离开镇政府,而到乡下去参加驻村扶贫。然后,我可以在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优点,我会利用自己善于沟通的优势,多认识一些群众,让更多人了解到我们的政策。这时候,我会从工作中得到更多满足,心态会变得更加积极。这时,我可能会有更大的愿景,为大我,比如为全镇,全县,乃至整个脱贫攻坚事业做出贡献,每当想到,我的一点努力也给大海增加了一滴水时,这时我的工作就成为一份天职,我生来就是要改变农村的贫困面貌的,此时,我们会获得很大的满足感。

同样,在工作以外,我们也可以寻找一些能够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从这些兴趣中能深化我们的人际网络,增加我们的朋友,让我们能得到爱与依恋关系的滋润。

爱和工作是我们所需要的,那我们该如何去过日子,去寻找这些东西呢?实际上,作者认为,快乐并不是直接能找到的,我们应当先具备一些条件,然后耐心等待。比如,我们要先调整自己的个人性格,同时处理好自己与他人、与工作的关系,能把自己和这些客体的关系调整好,再加以时间的磨砺,那么人生的目的和意义,终究会自然浮现。

读到这里,今天的精华版解读也接近尾声了。这本书值得细细品读,也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够给你带去一点点的启发。如果你对这本书感兴趣,欢迎锁定接下来的共读。

搜索微信公众号“轻读实验室”,或拉至今日文稿末尾,保存二维码图并扫一扫关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大象”这个词,你就可以领取到本书的定制版思维导图。记得听完去领取哦。

我是杨枪枪,下周我们不见不散

本期策划人:Erik,自由撰稿人,爱玩的法师一枚。平生经历颇坎坷。年少好读书,不求甚解,写文多年不中。遂习武,自以为知兵,PVP,遭血虐,遂罢,仅虐AI为生。又观史,有所得,然而专业非历史,反学法律。后扎根有书智库,为签约作者,如今与君相见于此,殊为不易!微信vonfrantz。

主播:杨枪枪,有书签约主播。媒体人。每晚9点和你说晚安,用声音治愈每一个孤独患者。公众平台:小杨说事儿。微博:杨晨太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