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到兑现的一刻,才明白承诺真正的重量  

阅读:149072 评论:58

第七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日]吉野源三郎著/[日]胁田和绘

00:00/10:59

各位亲爱的有书书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将继续一起来共读日本作家吉野源三郎的作品《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

你这一生,有没有违背过誓言?是否辜负过亲人的信任,或是让别人的期待落空?我相信那其中大概多少都有些不得已,有的时候甚至不是故意这样选择,而是下意识就做了错误的决定,但是选择已经做出,伤害已经造成,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破碎,又该如何找回曾经的信任和亲密呢?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发生在小哥白尼身上的友谊危机。

开学后,小哥白尼和朋友们都升入了初中二年级。

关于高年级学生要打人的可怕传闻迅速传开了,很多人都惴惴不安。转眼二月就快结束了,高年级学生即将迎来升学考试,由于他们忙于准备,已经无暇顾及校风问题,大家到此才渐渐放松下来。

但是,每当小哥白尼看到高年级柔道社的几个人迎面走来时,还是觉得莫名其妙的紧张。带头的黑川是个魁梧的大块头,黝黑的皮肤坑坑洼洼就像酸橙,他的眼神总是让小哥白尼感到脊背发凉。

在冬天快结束时,一场大雪把整个世界变成了美丽的白色。中午雪停了,孩子们全都冲进了运动场,如同沸腾一般的热闹。大家追逐着,打雪仗堆雪人,快乐的笑声在空中激荡,小哥白尼也沉浸在这片欢乐的海洋里,时而扔出雪球,时而又被集中,他们玩的满身大汗,热气从脸上呼呼的冒出。

下午的课结束以后,大家都不想回家,小哥白尼调皮的用雪球砸中了北见和水谷,三个立刻陷入了一场雪球大战中。小哥白尼远远的跑在前面,灵活的四处闪躲,他们非常兴奋的一路追赶着彼此。小哥白尼已经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不知不觉把自己想象成了拿破仑,而北见和水谷就是奥地利和俄国联军。

跑着跑着,他正准备回头给两人一记雪球时,却发现,明明应该追在后面的两人竟然不见了踪影。小哥白尼失望的环顾四周,发现一个大雪人的旁边围住了一群人,四周还有看热闹的人不断围上去,小哥白尼也急忙跑过去,凑到跟前后看到的场景,不由得让他胸口一紧。

原来,水谷和北见正被五六个高年级的学生围住,而最前面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川。他俯视着两人,恶狠狠的说:“快道歉,好不容易做的雪人被你们弄成这样,什么都不说就想跑,简直太狡猾了。”只见那支雪人伸出的手臂已经折断,作为骨架的竹子像骨折一样露出来,可能是两人刚才打雪仗时无意中砸到的。

北见喘了口气解释道:“我不小心碰了一下,不是故意的。”

黑川发出了可怕的声音:“闭嘴!我不想听什么狡辩,快点道歉!”

北川低声的说了对不起,但是黑川仍然不依不饶,要求他向所有人道歉,北见也一一道了歉。小哥白尼稍微放下心来,然而却又听到恶狠狠的声音:“声音这么小,听不见,再给我大声说一遍!”

在他们凶恶的逼迫中,北见决定保持沉默。可他的样子却激怒了黑川:“喂,小子,你太狂妄了。你把我们当什么,我们可是高年级学生,平时你就目中无人,从来没礼貌,以前没和你计较,今天你这个态度,我们也不能放过你了!”

北见依然满脸怒气紧闭双唇,一言不发,旁边看热闹的学生们紧张的看着北见和黑川,猜测事情的发展。小哥白尼此时彻底慌了神,他无法站出来,也无法离开,心怦怦直跳,颈动脉也在剧烈的扑通扑通的跳动。

这时,水谷在旁边弱弱的说了一声:“北见,他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闭嘴!”黑川继续吼道,这时黑川旁边的一个秃鬓角慢慢靠近北见,就在他即将挥拳打向北见的时候,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是浦川。他挡在北见身前解释着:“北见他,他没做坏事,我们……我们……”他情绪激动说不出下面的话,秃鬓角不耐烦的撞开了浦川:“你这豆腐店的滚到一边去!”

浦川踉踉跄跄跌倒在雪地里,黑川一伙人哄堂大笑,笑声还没停,就响起让人毛骨悚然的啪的一声,秃鬓角给了北见一个响亮的耳光,眼中杀气腾腾:“有你这样的低年级学生,学校还有规矩吗?”

秃鬓角说着,进一步逼近北见,但水谷迅速挤进了他们之间,浦川也起身跑了过来,两人脸色铁青,吓的浑身颤抖,但仍然挡在北见前方,保护着他。

要站出来,就是现在!小哥白尼心中这么想,但全身却不由自主的哆嗦,无法下定决定迈出那一步。黑川轻蔑的一笑,迅速扫视了周围的低年级学生:“北见的同伙都给我站出来!”

那声音听起来太可怕,小哥白尼回避着他的目光,握着雪球的手也不由自主藏到了背后,扔掉了雪球,再也不敢抬头。只听见咚咚的声音,是人的身体遭到殴打的声音。

黑川的同伙一拥而上,小哥白尼抬起头,他看到北见已经倒在雪人脚边,浦川和水谷仅仅挨在一起,站在前方,雪球接二连三狠狠的飞过来,打中了他们的脸、胸口,但两人紧紧相依,没有离开北见身边。

直到高年级的上课声传来,高年级学生才拍拍身上的雪,离开了三人,他们一走,水谷立刻扑倒北见身边抱起了他,浦川捡起他掉落的帽子,给北见戴上。北见咬牙站了起来,大喊一声“畜生”,猛地打向雪人,雪人从中折断,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刚才一直强忍的眼泪决了堤,啜泣声从紧咬的牙缝里透出,北见把头埋在水谷身上,浑身颤抖号啕大哭,水谷和浦川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围观的人们渐渐走散,最后只剩下抽泣的三个人和小哥白尼。

小哥白尼低着头,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神情呆滞的看着脚边一动不动,他觉得自己坠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深渊之中,心中只想着一个词: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

就算他不想听,还是听到这无言的声音,他想着往日在水谷家的约定,要挨打就要一起挨打,小哥白尼却违背了如此坚定的誓言,看到朋友被打,他却连一声抗议都没有,只是厚着脸皮看着一切发生,而浦川和水谷都遵守了约定,如堂堂男子般和北见共命运。

小哥白尼抬不起头,几米外他们三人抱头痛哭,但他却无法靠近,也不能发出声音,刚才还追逐玩耍的亲密朋友,转眼间成为了永远无法靠近的关系疏远的人,他觉得自己独自跌落黑暗的谷底,再也爬不出去!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呀!”他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人,他很想解释,但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多想把这段记忆从心中抹去,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背叛了朋友。他怯懦惶恐的偷瞄着三人,心想:北见若能看我一眼,向我微笑一下该有多好。但他们似乎对小哥白尼视若无睹,径直走向了校门,只有浦川稍稍停下脚步看了小哥白尼一眼,露出怜悯的表情,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小哥白尼连最后的道歉机会也失去了,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百爪挠心,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加入他们的资格。

一场大雪中,北川不小心砸坏了高年级学生的雪人,遭到了一顿殴打,浦川和水谷勇敢的站出来和他肩并肩,但小哥白尼却因为一时怯懦没有履行当初的诺言,这让他痛苦万分。四个人的友谊还能继续吗?在下一次的共读中,我们将继续讲述小哥白尼和他朋友们的故事。

本期策划人: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简宁,声音控,电台主播。世界如此喧嚣,愿用声音给你这一刻心灵的安宁。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人生”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