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一个相爱相杀的系统  

阅读:202984 评论:136

第二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奥古斯都·纳皮尔

00:00/08:05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



正文

在上次的共读中,我们了解到,家庭内部的各种关系是错综复杂的,我们需要听取多方面意见,抽丝剥茧,找到真正的问题所在。不管是找问题,还是解决问题,都要把所有的家庭成员囊括在内,把家视为一个系统来进行。

每个家庭都是一个独特的小型社会,其规则、结构和沟通交流方式等构成了这个独特体系。家庭中某一位成员出了问题,往往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家庭系统出了问题。同样的,一个家庭成员突然的改变,也会影响到整个家庭。

今天我们一起共读的主题是:家是一个相爱相杀的系统。

01

在谈家庭治疗之前,我们先谈一谈家的系统性。

家庭理论学专家林恩·霍夫曼认为,系统是由一个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若干部分组成的实体,它由一种连续反应的方式来维持平衡。

把这个定义拆解一下就是:系统是由多个部分组成的,这些不同部分之间可以相互影响,通过相互影响最终维持一定的平衡。

另一位家庭治疗师保罗·瓦兹拉威克用生物界的食物链来描述系统。一片草原上有草、兔子和狐狸,如果定期测算兔子和狐狸的数量,并描绘在一张白纸上,我们就能看到其中有一定的规律性:兔子数量增减动态和狐狸成反比。

这背后的真相是:兔子大量繁殖时,靠兔子为食的狐狸数量就会增多,狐狸会吃掉更多的兔子,造成兔子数量锐减。兔子少了,狐狸的食物源就少了,狐狸的数量也就下来了。

这就是系统性,要研究其中一部分或单个物种,就必须要研究影响该部分或物种的一连串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能发现,家确实是一个系统。

尽管和国家、公司这种大系统相比,家庭成员的规模要小得多,少则两三人,多则五六人,但系统的复杂性和对成员影响的深远性可一点也不低。虽然元素简单,但各元素之间的关联却错综复杂、充满了独特性和不确定性。

但是,哪怕再不确定、再错综复杂,一旦家庭系统出了问题,我们也必须要尽快解决。因为和其它社会系统相比,家对我们的影响最大,我们也最难逃离。工作可以换,地区可以变,但换一个家所带来的伤筋动骨之痛,确实人们难以承受的。

02

家庭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种。我们现在常讲的心理疗法,最早发端于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心理学说”。

弗洛伊德认为,我们在精神层面分为本我、自我、超我三个层次,其中本我就是本能的自我,是人来自潜意识的最原始的内驱力。弗洛伊德看透了人的内心深处,突破性地把心理治疗引到潜意识层面。

但遗憾的是,他把病人孤立起来,认为病因全在个人身上,几乎完全忽视了个体所处的外部环境。直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研究人员开始意识到病人身处的家庭是一个系统,家庭治疗才应运而生。

家庭治疗的一个关键就是把家庭视为一个系统,去寻找这个系统中的异常,然后进行解决和消除,让家庭运作更健康。所以,家庭治疗一定要让家庭成员全部到场,治疗师会关注不同成员之间的互动和情感连接,了解家庭结构、行为模式,让个人与环境进行更适当地归位,让成员之间彼此更自由,也更亲密。

正如接受治疗的布莱利一家人所述,当他们在治疗师的引导下进行交流时,能感受到有一股电流,在一家人之间流动。那一刻他们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房间里弥漫,令人感到紧张,仿佛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03

布莱斯一家人当然会紧张,尤其是两个大人。因为他们一直觉得,问题只在大女儿克劳迪娅身上,为什么其他人必须要坐到这里,好像每个人都有问题一样。事实上,的确每个人都有问题,克劳迪娅只是他们推出的替罪羊。

纳皮尔医生曾和惠特克医生合作,访谈过各式各样的家庭。每次访谈完,他们都忍不住感慨:“天啊!这户人家每个人都有问题哎!”通过认真观察,他们会发现,那个看似完美的孩子其实已经处在焦虑崩溃的边缘,而看似惹是生非、桀骜叛逆的孩子,一旦达成自己的目的,会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积极向上、努力进取,妥妥地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父母往往会带着后者来寻求心理治疗,认为后者是扰乱整个家庭秩序的黑手。但事实证明,父母错了,问题似乎来自整个家庭。

有精神疾病研究机构做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推论:精神疾病患者往往会通过发病,来维护整个家庭的相对稳定。譬如,在一个“闹离婚”的家庭中,孩子就会“生病”,包括心理方面的疾病,以此来阻止家庭的分裂。但恰恰是这个孩子,往往会被父母认为是扰乱家庭关系的“问题儿童”、“问题少年”,成为了整个家庭的替罪羊。

通过与布莱利一家的深入沟通,两位医生发现,这个家庭的最根本问题不在克劳迪娅身上,而在于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甚至连吵架都吵不起来了。

要知道,对家庭关系破坏力最大的,不是吵闹打斗,而是疏离,因为疏离代表着绝望和死亡。克劳迪娅之所以叛逆,就是要用自己的极端,逼得整个家热起来,逼得爸爸妈妈吵起来,甚至联手对付自己。克劳迪娅成功了,成功地把一家人带到了家庭治疗师面前。

但一开始布莱利夫妻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他们宁愿把问题都集中在大女儿身上,也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而实际上克劳迪娅只是一只替罪羊而已。在两位治疗师的引导下,他们开始正视这个问题,敢于承认自己也是病人。这对布莱利一家来说是个极大的突破,正像我们之前所说,你得先找对问题,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

法国大思想家伏尔泰曾经说过:“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应该为此负责。”事实上,每片雪花都应为此负责。我们的家庭也是如此,每个人都是系统的一部分,好是每个人参与创建出来的,坏也是如此。唯有把幸福和不幸放在整个系统中去衡量,方有意义。

本期策划人:北桔,每天进步一点点,攒到最后猛回头。

主播:放公子。电台主播。愿将世界的一切美好,用声音描绘,讲给你听。微博:江城董放。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家庭”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