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锅”背后的心理较量  

阅读:433292 评论:253

精华版解读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奥古斯都·纳皮尔

00:00/24:15

正文

大家好,我是杨枪枪,欢迎来到本期精华版解读。今天我们要讲的书,名字叫《热锅上的家庭》。

听到这个书名,我想到了那句谚语“热锅上的蚂蚁”。如果一个家庭陷入了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矛盾,全家人都烦躁焦急、坐立不安,那样子不就正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吗?

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好多人都只能在家办公,“熊孩子”们也不能复课。破天荒的,一家人亲密接触了好几个月。疫情是一个放大器,但凡家庭里有点矛盾,都被放大了许多倍。一时间很多家庭都是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那么,造成家庭出现各种问题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是成员中某一个人的问题,还是每个人都有问题呢?

我们今天要读的这本《热锅上的家庭》,就是要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讲这本书之前,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家庭治疗是怎么一回事儿。

家庭治疗是从心理治疗发展起来的。而提到心理治疗,我们就必须得提到一位精神分析哲学家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曾经研究过歇斯底里病人的发病情况。他发现,病人的精神问题往往源自于他童年时期遭受过的精神创伤。

这种精神创伤隐藏在人们心里最底层的“潜意识”里,像一颗不定时炸弹一样,一旦引发,表现出来就是歇斯底里的症状。

弗洛伊德得出结论,要想治愈这种病人,光通过药物是不够的,必须要通过催眠等方式帮助病人进入潜意识状态,让他回忆起童年遭受过的那些精神创伤。弗洛伊德认为,当病人能意识到、察觉到这些创伤并与之和解,就可以用理性把自己从潜意识的压力中解脱出来,病情才能治愈。

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系统理论”开始影响到精神病学。科学家们意识到,就“潜意识”来解决心理疾病还是远远不够,还要把病人和所处的环境结合起来进行治疗。因为致病元凶不仅仅是躲在“潜意识”里的精神创伤,还有可能和病人所处的外部环境有关,尤其是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家庭环境。

心理学专家们开始意识到,要想彻底地治愈病人,就得把病人和他所处的家庭看作一个系统,把整个家庭邀请到诊疗室里治疗。家庭治好了,病人自然就能痊愈,而且病魔除根了,也不容易复发。这就是后来的家庭治疗,也正是本书所认可的治疗方法。

我们举个例子来说家庭治疗和传统心理治疗的区别。如果病人对治疗师说他伤心地哭了,治疗师问道:“你为什么会伤心?怎么能让你不再伤心?”这就是一个传统的心理治疗师,他关心的是哭泣者的内心情绪波动,以及怎么舒缓这种波动。

如果治疗师问:“是谁让你这么伤心?他干了什么让你这么伤心?你哭的时候,旁边的人在做什么?你希望他们谁看到你哭了,希望他们为你做些什么?”这个人多半就是家庭治疗师,他把哭泣看作一个信号,观察外界的什么因素、什么人导致这人哭泣,哭泣又会在外界哪些人身上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

我们跟家庭治疗师学的就是这种看待家庭问题的角度:把家看作一个系统去整体地解决问题。

这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学会正确地释放情绪,解读情绪。我们之所以有喜怒哀乐的情绪表达,是因为我们需要释放出内心的情绪压力,以免自己崩溃。同时情绪表达也是在向外界释放信号,希望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比如说,当妻子愁眉不展、抱怨自己工作不顺时,她需要的可能只是丈夫的一个拥抱,或者丈夫主动说陪孩子写作业,让妻子能放松一个晚上。而有时候妻子发现丈夫把车停好却没有直接上楼,而是躲在驾驶座上发呆,这时妻子最好默默走开,因为这个丈夫只是想有个情绪缓冲,把工作中的负面情绪消解掉。

又比如,孩子摔倒了哇哇大哭,他需要的是爸爸妈妈的拥抱、安慰和鼓励。甚至你帮他擦擦眼泪,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时候他最不想听到的是父母说:“不许哭,自己爬起来!”这样长大的孩子,即便坚强独立,但始终会缺爱,更不会表达爱。

一个幸福的家庭,往往通过前期磨合,已经形成了这种默契。大家有什么情绪了不闷在心里,而是及时释放出信号,当然也就能更好地解读别人发出的信号。通过这种信号系统,爱的电流开始在家庭成员间流转,他们会寻求帮助,也善于向别人伸出援助之手。

说完了家庭治疗,我们再来了解一下本书的两位作者。

一位是主治疗师卡尔-惠特克医生,他是一名医学博士,1955年的时候参与开办了一个精神病诊所,开始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并研究他们的家庭。

卡尔-惠特克医生被誉为家庭治疗干预派四大师之一,也是最“疯狂”最有传奇色彩的一位。他说,家庭治疗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里的奇幻之旅那样,是在梦的国度里欣赏他人并表现出来。在治疗过程中,他喜欢不按常理出牌,时而神出鬼没,时而春风化雨,时而怒目金刚般大喝,被人称为“梦幻般的大师”。

另一位作者是一名辅助治疗师,叫奥古斯都-纳皮尔,他是临床心理学博士,曾跟随卡尔-惠特克实习,后来成为惠特克医生的合作者。他把和老师治疗过的一个最复杂、最惊心动魄但又非常具有示范意义的案例整理、记录下来,就形成了《热锅上的家庭》这本书。

虽然这本书已经出版了40多年,但时至今日仍畅销不衰。有读者说,这就是一部查找“破坏家庭元凶”的破案小说,惠特克医生就像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而纳皮尔医生就像华生一样,激发着惠特克医生的灵感,并记录、见证着一切。而被记录和见证的家庭就是布莱利一家。

布莱利一家共有五口人,爸爸是位律师,妈妈专职做家庭主妇。他们有三个孩子,大女儿正在上高中,二儿子正在上初中,小女儿才六岁。

布莱利夫妇认为,他们家的主要问题出在大女儿身上。处于叛逆期的大女儿和妈妈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还总是浑身莫名其妙的疼痛,甚至扬言要自杀……父母带她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情况却越来越糟,她甚至和心理医生吵了起来。最后,这对无奈的父母找到了惠特克医生这里。

惠特克医生说,要想治疗你的大女儿,你们一家人都得来,少一个都没法治疗。所以他千叮咛万嘱咐这对父母,一定要把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带来。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人还是没有来齐,缺席的是二儿子。

这对父母觉得二儿子来不来没多大关系,毕竟生病的是大女儿,有爸爸妈妈陪着大女儿来就可以了,干嘛要每个人都来呢?但惠特克医生却说,家是一个系统,如果出现问题,绝不是集中在某个成员身上,而是所有的成员都会有问题。

把问题只归罪在一个成员身上,甚至说他得了心理疾病,这是一种简单粗暴、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是对所谓病人的“羞辱”和“二次伤害”,会让形势变得更为糟糕。所以家庭治疗师绝不会轻易给人贴上“心理疾病”的标签。

因为,我们以为的“病”,放在一个系统里看,不一定就是“病魔”的真凶;而我们以为的“正常人”,反倒有可能是“病根”,往往真凶就隐藏在这种“正常”中。

惠特克医生坚持必须要等二儿子来了后才能开始治疗,但布莱利太太担心地说,大女儿在家天天闹着要自杀,万一这次不治疗回家后她自杀了怎么办?这个问题把两位治疗师逼入了两难的境地:治疗吧,有违自己的治疗准则;不治吧,出了人命怎么办?

惠特克医生转向女孩问道:“告诉我,你会自杀吗?”

16岁的女孩郑重地发出自己的承诺:“我不会,至少在第二次治疗开始之前。”

看到女孩坚定的态度,惠特克医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女孩并不是真的想自杀。于是惠特克医生让这家人商量一下,是否要继续治疗,要治疗就得按照家庭治疗师的理念来。布莱利夫妇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早上,带上二儿子一家人全部过来,开始第二次治疗。

第二次会面的时候,惠特克医生一下子就明白为什么上次大家没带二儿子来了。这个11岁的小男孩人小鬼大,口无遮拦,突破口就是从他这里打开的。小男孩爆料说姐姐压根没病,之所以跟妈妈对着干,是因为妈妈太唠叨了。而妈妈之所以唠叨姐姐,是因为爸爸疏远了妈妈,和姐姐的关系更亲密。由此,矛盾就转移到了父母的身上。

小男孩又接着爆料说,如果只是妈妈唠叨,姐姐也不会离家出走。真正让姐姐崩溃的是,爸爸一开始帮她说话,后来又开始向着妈妈,跟妈妈一起批评姐姐。所以说,最让姐姐生气的其实是爸爸。

仅仅两次见面,治疗师就已经找到了“病根”,不是大女儿出了问题,而是“这个家”出了问题,是家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出了问题。“有病的人际关系”导致了“有病的人”,孩子生病是果,而家庭关系尤其是父母的关系疏远才是因,是真正的病根。

这就是家庭治疗的特殊方式,不把成员孤立起来,而是纳入整个家庭系统中进行诊断。就像一棵小树的叶子发黄了,家庭治疗师不是就叶子谈叶子,而是从整棵树,甚至脚下的土壤、水源去发现问题。

那么,回到布莱利一家的问题,这对夫妻是因为什么关系疏远了呢?他们在具体的行为上又是怎么表现的呢?

原来在这几年里,布莱利太太经常抱怨丈夫整天忙于工作,回到家就躲到书房里加班,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而布莱利则抱怨妻子偏心孩子,对自己很冷漠,对外婆的事情都比对自己上心。用惠特克医生的话说,他俩都有“外遇”了。爸爸的外遇是工作,妈妈的外遇则是三个孩子以及外婆。

俩人不但发展出了“外遇”,还在孩子中间无意识地发展盟友。爸爸的盟友是大女儿,妈妈的盟友是二儿子。爸爸会在大女儿面前抱怨自己多么辛苦赚钱养家,而妈妈却只顾和外婆煲电话粥,全然不管自己的感受。妈妈虽然也和二儿子抱怨,但二儿子还小,妈妈的抱怨对他没有太大影响。不过,大女儿已经16岁,快要成年了,爸爸的抱怨让她在这种“三角关系”中发生了偏移。

所谓的“三角关系”,其实指的是就是爸爸、妈妈和孩子这三方之间的关系。在理想的家庭结构中,父母两个角色在上方,孩子的角色在下方,形成一个倒三角形。父母之间相亲相爱,孩子依恋、敬重父母。三种角色之间的“三边”关系都是“正向”的情感,成员之间各安其位,和睦相处。

如果父母这条边发生了问题,那连带着孩子的那条边也会受影响,孩子就会被迫分裂,向一方投降,跟另一方决裂。此时,正三角形就会变成畸形的三角形,一家人的心理状态也会出问题。

布莱利一家就是这样。因为爸爸和妈妈的关系出了问题,爸爸有什么不满就去找女儿抱怨,这种抱怨其实潜意识里就是一种求助,自己缺少妻子应给予的关怀,需要一个人“补位”来扮演妻子。

大女儿的潜意识接收到了这个信号,于是被迫成长,扮演起了“布莱利太太”的角色。因此很多时候,这对母女之间的争吵其实相当于两个“妈妈”在争风吃醋。听到这里,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这三人的关系有多拧巴。然而,这样的情况在很多家庭里都很常见。

这从一家人在诊疗室坐的位置就能看得出来。爸爸和大女儿坐在了面对两位诊疗师的椅子上,妈妈带着小女儿坐在左边的沙发上,二儿子自己坐在了右边的沙发上。大家应该发现了,大女儿其实坐了妈妈的位子。后来纳皮尔医生建议大女儿和妈妈换换位子,接下来的沟通就顺利了很多,因为家庭秩序终于摆正了。

当然,讲这些可不是在责怪大女儿“越俎代庖”,想跟爸爸怎样,而是因为她的所有这些举动都是受潜意识支配完成的,是一种“系统补位”。

所谓“系统补位”,其实指的就是,如果爸爸妈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发挥父母的正常功能,孩子们就会在潜意识里“填补”空缺位置,并发展出与这个位置相匹配的个性特征。

本来大女儿就在叛逆期,再加上家庭关系错乱带来的角色功能扭曲,她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当然就紧张了。从这个角度看,大女儿其实是成为了掩盖父母关系恶化的替罪羊。只要父母的关系不改善,这个替罪羊始终会存在。即便有一天大女儿摆脱了,还有二儿子补上,二儿子不干了还有小女儿。

一个焦躁的母亲和一个压抑的孩子背后,总是躲着一个面目模糊不清的父亲。丧偶式育儿和诈尸式育儿的背后,往往是一段难以沟通、彼此疏离的夫妻关系。因为讲不通,一方不断后退,另一方不断前进,这也是“三角关系”的畸形变种。

讲明白了“三角关系”,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大女儿会被爸爸搞崩溃了。事实上,在跟大女儿的关系处理上,布莱利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太爱讲道理了,把律师的作风带到了家里。

一次治疗时,布莱利表示他想和大女儿好好谈谈。然后他就开始自顾自地复盘起了前两天大女儿和妈妈的争吵,起因是什么,谁分别说了什么,哪些话有些过分了。大女儿又是紧张,又是尴尬,又是伤心,差点被折磨疯了。

惠特克医生告诉布莱利,家庭内部不能讲对错好坏,不能讲大道理。为什么不讲对错好坏?因为讲不清楚。

举例来说,孩子考试成绩出来后,往往会掀起一场家庭矛盾。妈妈会和“别人家的孩子”比成绩,批评孩子。孩子觉得妈妈的唠叨让人烦,爸爸指责妈妈平常没管好,妈妈责怪爸爸“丧偶式育儿”,长辈们责怪父母吵架影响孩子,父母又责怪老人惯坏了孩子……谁对谁错呢?从不同立场看,貌似都对,换个立场又都错。

这就是为什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因为家和职场、社会不一样,不能就事论事,也不是一个纯粹讲道理的地方。父母不能摆出全知全能的样子讲道理,而是要和孩子们做朋友。

在治疗师的帮助下,布莱利改善了做法,女儿的情绪好了很多。当大女儿发现爸爸不再“高高在上”讲大道理的时候,她在情感上开始认同父母,并更愿意坐下来沟通讨论,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一味反抗了。

大女儿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是解决这对夫妻之间的疏远关系。惠特克医生给两人开出的“药方”是:学习吵架。家庭治疗师竟然鼓励家庭成员吵架,这真是颠覆了我们的认知!

惠特克医生告诉我们,夫妻之间该吵还是要吵,吵吵闹闹更健康。吵架是增进家庭关系的润滑剂。一个家如果连架都吵不起来,就说明成员之间处在一种疏离、错位的关系里,不利于家庭长远发展。

中国有句俗话说的是同样的道理:“不吵不闹,不做夫妻。”吵闹是一种粘合剂,有些负面情绪必须得通过吵闹宣泄出来,才不会越积越多。而且有些吵架其实是在通过争吵明白各自的底线,最终形成一个“和而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就是建设性的吵架,双方都坚决有力地表达和捍卫自己的主张,用尽力气去说服对方,争取自己的权益。这种争吵可以引起对方的重视,创造一个积极沟通的机会,让大家努力地“求同存异”。

那么布莱利夫妇明明有这么多的矛盾,为什么不吵架呢?原因是俩人的原生家庭都不吵架,所以他们俩从小就没有耳濡目染学习的机会。这样看事情就有意思了,原本一家人以为问题是在叛逆的大女儿身上,但打破砂锅问下去,问题竟然到了上上一代人身上。

原来,布莱利太太的妈妈非常强势,对自己的丈夫和女儿都很挑剔。而布莱利则有一位事业非常成功强势的父亲,整天忙于事业。相比之下,母亲要弱势得多。可以说,两个家庭里父母之间的关系都不对等,就很难吵得起来。

布莱利夫妇小的时候在原生家庭里都只见过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的挑剔、指责,根本就没见过双方之间激烈的争吵,所以他们也就没学会争吵。俩人彼此之间有什么不满意,只会转向孩子诉苦,这也是跟着各自父母学的。

在两位医生的帮助下,双方终于学会了吵架。俩人吃惊地发现,吵架并没有让他们的关系疏远,通过大吵大闹宣泄掉负面情绪后,他们的感情反而更近了。更重要的是,通过吵架他们开始试着平等协商,一起去面对家庭生活中的各项挑战。

布莱利夫妇不会吵架的故事,说明了原生家庭对我们造成的创伤,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尤其是布莱利太太,她母亲的批评、挑剔让她一直没有发展出自信心。因此,布莱利太太在心理上极度依恋布莱利,而且越来越厉害。这让布莱利很痛苦,开始“逃跑”。因此,他以工作繁忙为借口,渐渐地就疏远了妻子。

在治疗师面前,布莱利太太控诉丈夫从不重视自己、关心自己,从不肯承认自己的价值和贡献。而布莱利则怒火中烧,指责妻子的心理依赖性太强了,总是一副“求求你表扬我”的样子,就像水蛭一样依赖着他,把他缠得喘不过气来。

治疗师听完后,给布莱利太太疏导了她心理依赖的原因,并告诉她要想不再陷入这种痛苦,首先要独立起来。布莱利太太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她的内心深处出现了新的涟漪,一种新的力量开始酝酿爆发。最终,她从和丈夫的共生关系中解脱了出来,开始积极社交、读书、进修,甚至打算找份工作。就如惠特克医生所说:“从此之后,你的世界将以你自己为中心,而不是他人。”

布莱利太太的蜕变成长告诉我们,亲密关系并不意味着要时刻腻在一起,亲密不可过度,自我仍要保持。

可当布莱利太太开始关注自我、进行转变的时候,布莱利却有些停滞不前。他们一起出去跳舞的时候,妻子竟然和别的男士一起跳,而且没跟丈夫一起离开,又跳了两个小时后才搭邻居的车回来。布莱利非常愤怒,他想要妻子回到原来“百依百顺”的样子,但布莱利太太还怎么回得去呢?就这样,裂痕又出现了。

在治疗师的帮助下,布莱利终于意识到,依赖不是单方面的,他以为是妻子依赖他,其实他也依赖着妻子对自己的“依赖”。为了挽救这段婚姻,布莱利请自己的父母来惠特克医生这里,从原生家庭的角度进行诊断。

这次见面给了布莱利很大的震撼,他意识到了自己从原生家庭也带来了一堆的“病”。他的父亲是一个忙于事业、非常成功的商人,却忽略了自己的妻子、孩子的感情,导致了夫妻疏离、父子关系缺乏亲密。而现在,他又在走父亲的老路。明白了这些之后,布莱利也开始变了,他在事业上不再那么野心勃勃,而是学着享受生活,享受家庭的快乐。

这一家人终于构建起了一种“独立却又亲密”的家庭关系,就像风筝那样,那根细细的线不会成为你在蓝天白云间翱翔的束缚,但是又把你和家连在一起,让你有了自己的根,有了一种甜蜜的牵挂,从中源源不断地汲取向上飞的力量。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介绍完了《热锅上的家庭》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首先,这本书告诉我们,家庭是一个系统,我们要立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去系统化经营,而不能把问题简单粗暴地归罪到某个人。

其次,我们了解了一个具体的家庭案例,从布莱利一家的问题中我们学会了维护家庭“三角关系”的秩序。

最后,这本书的作者告诉我们,理想的家庭关系是“亲密且又独立”,彼此相爱,但又不会成为对方的束缚。

世界正在转动,黑夜与白昼不停交替,而我们的家庭就是大千世界中的一个个小型系统,希望每个家庭都朝着阳光走,都能体会到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生生不息。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将更进一步地解读《热锅上的家庭》这本书,跟着两位心理学“侦探”一起去了解家庭问题背后的心理真相。

搜索微信公众号“轻读实验室”,或拉至今日文稿末尾,保存二维码图并扫一扫关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家庭”这个字,你就可以领取到本书的定制版思维导图。记得听完去领取哦。

我是杨枪枪,下周我们不见不散。

本期策划人:北桔,每天进步一点点,攒到最后猛回头。

主播:杨枪枪,有书签约主播。媒体人。每晚9点和你说晚安,用声音治愈每一个孤独患者。公众平台:小杨说事儿。微博:杨晨太沉。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家庭”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