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拯救还是该尊重?该理解还是该谴责?  

阅读:152791 评论:77

第七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德] 本哈德·施林克

00:00/09:16

正文

你人生中最艰难的那些决定,最后都是怎样做出的?你做出决定的依据是什么?你曾把什么摆在天平的两端?是情感,还是利益,抑或是道德或一种普世的价值观?每一个抉择都是如此艰难,而我们又不得不一再做出痛苦的选择,选择之后,你后悔过吗?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今天,这个选择的困境落到了米夏的身上,我们来看看他的选择:《该拯救还是该尊重?该理解还是该谴责?》

自从承认报告是自己写的以后,汉娜几乎放弃了争辩,只有被问到时才说话,她的回答简单扼要,甚至漫不经心,让人能明显看出她已经放弃了。而对米夏来说,这场审判的意义已经不同了,突然间,他不再只是一名观众,而是变成了参与者,一个共同的决策人,不管他是否愿意,在他发现汉娜的秘密时,他就注定已经被卷入其中。

他可以做一件事,就是去找审判长,告诉他汉娜是个文盲,她和其它人一样不是事件的主角,只是负有部分的责任。也许米夏的话并不能让审判长信服,但是会促使他去思考,去调查和研究,最终汉娜尽管会受到惩罚,但是罪责将会减轻。

然而,汉娜应该是不愿意的,她不愿意为了减轻惩罚而暴露自己是个文盲,她不会愿意米夏为了她在牢里少待几年而出卖她。

同时,米夏可能也有私心,挺身而出为汉娜说话,是否会暴露两人当年的亲密关系?而且汉娜作为一个战犯,米夏觉得这罪自己也有份,他也有责任,因为他曾经爱上过一个罪犯,他有点想逃避这份责任。

米夏试着和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他问朋友:“设想一下,有人想毁掉自己,你可以挽救她,你会挽救吗?”但是,这种讨论最后总是不能令他满意,于是他决定和父亲谈谈。父亲是一名哲学教授,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亲密,因为父亲几乎把所有精力和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很少表达对孩子的感情。米夏想找父亲谈,因为他写过有关康德和黑格尔的书,他应该有能力就这个道德困局做出有价值的探讨。

父亲对米夏说,你应该把人当做主体来看待,而不是当做客体来对待,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把别人认为有好处的事情强加到另一个人身上,这不只关乎利益和幸福,而且关乎尊严和自由。米夏最终按照父亲所说的去做了,他没有去找审判长谈话,他感到如释重负。

他也曾想过是否应该和汉娜谈谈,让她自己去改变这个决定。但米夏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去重新面对汉娜,他在脑中不断想象着汉娜在集中营里的样子,仿佛看见她站在熊熊燃烧的教堂旁边,表情僵硬,身穿黑色制服,手里拿着马鞭;看到在集中营的房间里,她怎样聚精会神的听人为她朗读,当朗读结束时,她告诉为她朗读的人,明天她将被送往奥斯维辛;他还好像看到汉娜沿着集中营的路边走着,用冷酷的目光监督着人们干活,有时人们被集合起来,汉娜在其中喊着口令。米夏在想象中看到了那座坍塌的教堂火光冲天,听见女人们绝望的呼叫声,看到被烧毁的教堂中满地焦黑的尸体……

然而,在这其中,他又看见另一个汉娜:从门缝里看见的正在穿长筒袜的汉娜;在浴缸前张开怀抱手中举着浴巾的汉娜;那个骑着自行车、裙子在风中飞舞的汉娜;那个在米夏父亲的书房里用手指划过书籍的汉娜;在镜子前跳舞的汉娜;在泳池边张望的汉娜;那个带着孩童般的神情专注的听他朗读的汉娜;那个与他交谈、喜欢他、宠爱他的汉娜……

这些形象交织在一起,在米夏脑中挥之不去,他常带着渴望、羞愧和愤怒的感觉从梦中醒来,他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是谁。

米夏决定要去奥斯维辛看看,他从来没有亲眼看过任何一个真正的集中营。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位本地的司机,两人讨论起了战争和杀人的问题。司机对米夏说:“你去奥斯维辛到底想弄明白的是什么呢?人们之所以杀人,有时是出于狂热,有时是出于爱,或出于恨,或为了名誉和复仇,你明白吗?有时为了权力,有时为了财富。在战争中或革命中都要杀人,这你也明白吗?”

接着他说:“刽子手不恨他要杀的人,他处死一个人,不是因为恨他,不是因为必须服从命令,也不是因为挡了他的路,而仅仅是因为那个人对他来说无所谓,你以为一个人不可以对别人的生命无所谓,但事实就是如此。”

米夏终于到了集中营,他在里面转来转去,看着它的每个房子、每条路,一直转到它关门为止,然后他坐在集中营上方的纪念碑下,俯瞰着集中营。他感到心里空虚极了,就好像他不是在外部世界寻找答案,而是在内心寻找,但内心却空空荡荡,他想对汉娜的行为给予理解,或给予谴责,但哪一样他都做不到,他感到茫然失措。

六月底,法庭宣布了审判结果,汉娜被判处终身监禁,其它人被判处有期徒刑。那天汉娜穿了一套黑色套装,配一件白衬衫,那样子就像她穿了一套制服,好像这个制服就是纳粹党卫军的制服。观众席上发出愤怒的声音,人们对汉娜喊叫着,甚至辱骂着,而汉娜始终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的听着宣判的结果。米夏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她还是那样,有着倔强的头和后颈。

米夏在等着,等着汉娜最后是否会看自己一眼,他坐在老位子上,但是汉娜目不斜视,仿佛看穿了一切。那是一种高傲的、受到伤害的、绝望的、无限疲惫的目光,一种任何人、任何东西她都不想再看到的目光。

米夏几番纠结,试图去找审判长,告知汉娜并不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但是最终在情感、哲学、道义的几番衡量之下,他选择了沉默。汉娜被判终身监禁,这样的结局对汉娜来说是惨痛的,而对米夏的人生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本期策划人: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朗读”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