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真理的路,往往是最难的路  

阅读:140062 评论:85

第五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 保罗·卡拉尼什

00:00/07:18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在1962年对全美演讲时说到:“我们选择在这个年代登月,不是因为它简单,正是因为它难”。也正是这句话,激励了当时的航天人员,使他们奋力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或许有时候那条难走的路,并非到最后就能收获丰硕的成果,但是对于充满勇气的人来说,这才是寻找真理的唯一的路。

1

在医学院的第四年,保罗可以选择去任何一家医院当住院医师,但这并不代表保罗已经真正毕业了,因为在美国,身为医学院的学生,必须还要有3到6年住院实习的经历,并且在此期间完成美国医师执照考试,才能算是真正的毕业。

可以这样说,如果一个人从高中毕业就进入医学院读书,到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大约需要十年时间,而住院医生更是在在技术、心理、体力层面上对学生进行最恐怖的训练。目的就在于让这些学医的年轻人,在未来某个被赋予决定权的时候,可以客观又准确地作出判断。

提到住院医生,顾名思义,就是全天候都在医院里忙碌。美国的住院医生,每天连续10个小时工作都算是最低标准,加上随时待命的突发性任务,日班夜班连轴转,做手术连续几小时更是家常便饭。在这个培训阶段,住院医生们面临的是体力严重透支、睡眠支离破碎、精神紧张压抑。美国医学协会曾经做过一份调查,根据统计显示,有近三分之一的住院医生有过不同程度抑郁的症状,甚至会在某一时刻完全崩溃。保罗就曾经有一个同学,因为不堪重负的压力,最终跳楼自杀。

因此,很多医学生在大四的时候,干脆选择了要求不高的专业,比如放射科和皮肤科,或者进了活少钱多的整形医院,不能说做出这样选择的医学生不够优秀,毕竟现实中公立医院压力大、风险高、工资偏低,环境杂乱,而高级的医疗中心休假多、不加班、薪水高、毫无疑问是更利于个人生活品质的。很多人在进入医学院之前都抱着崇高的理想,但是残酷地和死亡争分夺秒,以及累到崩溃的住院医生生活,逐渐把他们的雄心壮志消磨地荡然无存。

但是保罗一直都记得自己当初申请进入医学院的初心,他想要救死扶伤并且要解除人类身上的痛苦,这个信念从未消失过,尤其是当他做实习医生的时候,又亲眼目睹了一件事情之后,变得更加坚定了。

那时候,他以实习生的身份在医院见习,走到神经外科医生的办公室时,听到一对夫妇和医生的谈话,这对夫妇的儿子得病了,脑袋里长了一个很大的脑瘤,医生们在做了详细的检查之后,基本能够确定这个瘤子是恶性的。

保罗看着这对中年夫妇坐在主治医生的沙发上,脸上写满了绝望和震惊。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主治医生温和地说:“不管是不是癌症,你们的生活都将改变,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旅行。你们需要互相陪伴支持,也需要好好休息坦然面对,现在此刻,我希望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要整夜待在孩子床前,可以吗?”

随后大夫说到了手术计划以及可能会出现的结果,还有夫妇两人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什么是必须要考虑的,什么又是不着急立刻做的。

保罗站在一旁,凝神听着,他突然发觉夫妇二人的表情正在逐渐变化,从一开始的绝望变得不那么绝望,渐渐地又在医生的话语中又振作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燃烧起他们和病魔对抗的斗志?又是什么样的思绪鼓舞着人们的信念?这个短暂的场景震撼了保罗,原来集合人生终极奥秘的问题,就发生在医院里,也只有在死神面前,生而为人的价值,为什么活着和活着的意义,才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

保罗突然发现这正是他一直都在寻找的,无论是在金曼附近的沙漠中寻找行踪不定的绿洲,还是在斯坦福文学教室中聆听T.S 艾略特的《荒原》,或者是他在本科毕业时大胆地放弃文学选择医学,这一切的行为背后都是因为保罗想要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此时此刻,当他发现在医院里可以最大程度地触摸到这个问题的内核时,他便更加坚定了自己曾经的理想,做一名神经外科的医生,不改初衷,哪怕必须要过锋刃一般艰难的人生。


在医学中,神经手术是最难的手术之一,它要求绝对精确,绝对零失误,要求医生必须追求完美,而这种完美又要求医生技术高超,思维清晰、情感冷静,还要精通各个领域,比如神经内科,放射学、老年病学、还要有出众的双手操控能力,以及无时无刻的专注和警惕。这样的高难度要求在常人看来是无法逾越的高峰,但是在保罗看来,这才是锻造自己灵魂的修道场,他愿意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修炼自己,直到和那些永川不朽的人物一样,在荆棘密布的精神难题丛林中杀出一条血路。

本期策划人:夏雨晨,一个好人

主播:赏新晴,有书签约主播。夜色阑珊之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说一段心声。微信公众号:听晴声(ID:sxqreading)。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