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自己很懂,其实并不然  

阅读:184655 评论:114

第三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08:29

正文


1

1987年的金融市场崩盘,是世界金融史上一次特别大的灾难。

市场崩盘的前一天,没有人觉得事态有多严重。可是一夜过去,血本无归的人比比皆是。

当时,塔勒布已经感知到即将有大事发生,但是他并没有做任何事先说明。因为当时的他从沃顿商学院毕业仅仅四年,还只是个金融业新人。他说,即便告诉别人这个悲剧即将发生,也没有人会相信,反而会把他当成疯子。

实际上,这件事满足了“黑天鹅事件”的所有条件。只是年轻的塔勒布,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件事表达清楚。塔勒布在书中说到:“我知道自己是正确的,但又害怕自己的正确,害怕目睹整个系统在我脚下崩溃,我并不是真的希望自己的预测是对的。”

早在1987年的金融市场崩盘前,那些信心爆棚的经济学家们就曾自负地告诉所有人,大的经济灾难已经被他们预测和控制了。但是这次他们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这次的金融市场大崩盘让塔勒布既激动又难过,他既为自己的预感而骄傲,又因为目睹了整个事件而恐惧。

塔勒布说,这些专家都是处于“柏拉图边界”中,被“柏拉图化”的专家。正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柏拉图化”,产生了既莫名其妙,又立不住脚的信心。所以,他们才会认为这次金融市场崩盘,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么塔勒布讲的“柏拉图化”和“柏拉图边界”是什么意思呢?

2

书里所说的“柏拉图”,正是古希腊那位著名的思想家。在西方的文化中,柏拉图始终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柏拉图和他的老师苏格拉底、学生亚里士多德,共同建立了欧洲哲学史上的第一个客观唯心主义体系。

塔勒布拿柏拉图说事,并不是在否认柏拉图的哲学地位。只不过,在唯物主义占据主导地位的今天,柏拉图的唯心主义,的确很容易让人们产生思想偏差。

有一些被塔勒布叫做“形式”的事物,因为人们单纯关注其纯粹性,所以它们也能有比较明确的定义。但这类定义往往存在错误,于是塔勒布就称它们为“柏拉图化”。比如,“三角形最稳定”这种结构概念,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而“乌托邦”这个社会概念,本身就因过于理想化而存在问题,它们都是妥妥的“柏拉图化”。

“柏拉图化”,会让人们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自以为懂得挺多,可实际上,自己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博学多才。

就像“三角形最稳定”这个结构概念,用于固定时是对的,作为底层支撑时就是错的。这个错误不在概念本身,而在于不区分具体的应用场景。

当然这样的说法也有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没法事先得知应用在哪里会出错,也不能提前预估错误导致的后果有多严重。

类似这种经不住深入推敲,无法保证绝对成立的概念,都是典型的“柏拉图化”思维。

说完了“柏拉图化”,我们来说下一个概念“柏拉图边界”。

相比于“柏拉图化”,柏拉图边界”要显得晦涩得多,我们可以试着这么来理解:

“柏拉图化”思维毕竟是纯粹的,又有着明确的定义,所以“柏拉图化”思维是有序的。而现实生活总是错综复杂,许多一晃而过的小事甚至没人有功夫去给它下个定义,所以现实相对而言是混乱的。可是思维和现实毕竟相互交织,二者不可避免会碰撞。

塔勒布在书中表示:“柏拉图化”思维与混乱现实交锋的爆炸性边界,就是“柏拉图边界”。

这么说你可能还是觉得不好理解,我们来举个例子:这就像一个二者“兼容并包”却又“两不管”的地带,在这里,你所知道的和你以为你知道的,远远不是一回事。”“黑天鹅”现象正源于此。

在“柏拉图边界”中,现实往往在固有的历史和知识基础上,远远超出我们的认知。但我们在“黑天鹅事件”到来的那一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比如我们开篇说到的金融市场崩盘,当金融灾难到来的前一刻,专家还依仗着原有经验信心满满;崩盘之后,许多人才发现自己血本无归。可具体是在什么时刻崩盘的呢?谁又能说得清?

此外,从“柏拉图边界”的定义我们就能看到,它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确,反而更倾向于一种特殊的融合区域。因此,无论是将“柏拉图边界”视为认知边界,还是觉得“柏拉图化”的知识对现实生活无用,都是错误的看法。

3

如果“柏拉图化”的知识真的没用,那我们所接受的某些教育还有意义吗?

这样看来,貌似“读书无用论”才更加合理。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我们非常需要“柏拉图化”的知识。因为只有学到了这些知识,我们才能去触碰让它们变得无用的“柏拉图边界”。也只有突破了“柏拉图边界”,才能发现“黑天鹅”,甚至是成为“黑天鹅”。

就好比“日心说”取代“地心说”。不知道你哪错了,又怎么证明我哪对呢?

对此,塔勒布自己的经历就很能说明问题。他早年的职业是独立交易员,同时兼任数理专家和交易员。数理专家的主要工作是把随机的数学模型,应用于金融数据和复杂的金融工具中。

塔勒布做的事情,则是专注于研究这些模式的缺陷和局限性,以寻找使它们失效的“柏拉图边界”。

这样的研究非常有助于市场的投机交易,塔勒布就像买彩票一样去炒股票。而且他每买必中,每中必是头奖。

通常来说,数理专家往往只擅长分析数据,而不是做出最终的交易决策。像塔勒布这样反向研究的数理专家,十分少见,好处当然也显而易见。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真正有意义的在于,你知道的其他人并不知道”。

塔勒布还有一点能够十分笃定:他完全无法预测市场价格,因为谁都无法预测。

可有些人甘愿沉溺于“柏拉图化”的知识和思维中,自以为能做出准确的价格预测,从不探索“柏拉图边界”。所以他们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着市场崩盘的巨大危险。

缺乏清醒的认识,对危机浑然不觉,那必将承受一只“黑天鹅”带来的巨变。至于是机遇还是灾难?没人说的清。毕竟它无法预测,一切都要看你如何应对。

本期策划人:微度,四百多个月暴脾气大宝宝。一个有温度,能折腾的钢铁娘子。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