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黑天鹅事件”,最不该忽略的是“偶然”  

阅读:211606 评论:163

第二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09:01


正文


1

我们在上一期共读中已经知道,只要你关注未知事件,就有可能捕捉到“黑天鹅事件”的身影。

但是,当捉摸不定的“黑天鹅”真的到来时,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我们能做的,肯定不是想方设法提前去预测未来,而是让自己尽快适应“黑天鹅”的存在。当我们能专注于未知事件本身时,就会发现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我们可以让自己最大限度地暴露在“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下,并不是为了“受虐”,而是要享受“黑天鹅事件”所带来的好处。

这就好比科学研究领域所接触的未知事件,紧紧将其把握住,非但不会遭受什么损失,还可以从中获得几何倍数的超高回报。就像砸在牛顿头上的那个苹果,不就是典型的“黑天鹅”吗?

要知道,那些还没有被人类掌握的科学技术和发现,都是“黑天鹅”。它们很难被日常的科研工作发现,必得以“灵光乍现”的方式进入科学家的视野。

企业家们也是如此。如果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寻常的现象,他们仍然按部就班地制定和执行之前的经营计划,那就失去了反复尝试和辨认“黑天鹅事件”的机会。

塔勒布说:“自由市场之所以能够运转,并不是人们拼命努力的结果,而是因为自由市场允许人们走好运”。

所以,无论什么人,一旦被“黑天鹅事件”影响时,正确的做法是尽可能地去尝试,以及想办法把握其中的机会。

有的朋友会说了:机会不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吗?我连“黑天鹅”来没来、是什么都不知道,又该如何准备呢?

恐怕有这样疑问的人不在少数,然而塔勒布却认为这是人们思想上的一个误区。毕竟,你都知道很难准备了,那为何不审视一下这条建议是否靠谱呢?

一般情况下,人们会深信“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条建议,并按其要求学习更多的知识、了解更多的历史。可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前面的共读里我们已经说过,既定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被事后解释过的事情。

按照这样的历史经验去把握未来,本身就是禁锢思想和可能的行为。再说,你如何肯定历史的真实性呢?

2

塔勒布就认为:所有的历史,都是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的。

历史事件当然是客观真实的,可人为书写出来的历史记录却未必。因为人类对待历史会犯三种错误,分别是:假想的理解、反省的偏差和知识的诅咒。

我们首先来看第一种错误认知:“假象的理解”。所谓“假象的理解”,就是在我们认知之外的世界里,人们都觉得自己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但实际上,没人知道那个未知世界的真相。人们针对未知世界所得到的一切结论,仅能基于现有的知识架构去理解、解释和预测。说白了就是靠“猜”。

比如,科学家们认为太阳始终在燃烧,但是与“火的内焰要比外焰温度低”的常规理论不同,他们断定太阳的内部反而比外部温度高。 

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由于科学家们认为,太阳燃烧是由核聚变造成的。可是没有人实地去验证过真实情况,仅仅是源于“认为自己知道”,就断定太阳正发生着什么。

人类对待历史常犯的第二种认知错误,是 “反省的偏差”,它指的是我们只能在事后评价事物。

就像开车的时候,只能从后视镜看自己走过的路一样。后视镜里映出的路总是顺畅的,但实际路况远比我们能看到更复杂。书中记载的历史同样脉络清晰、时间线和前因后果都极有条理,明明白白地摆出了结果。但是我们看到的历史极少有波折,任何事情发生的背后原因都被解释得明明白白,这种逐步演变的特性本身就有其不合理性。

因为,每一个历史事件发生之前,都存在着无数事实。是它们让历史从一个断层跳跃到另一个断层,这叫“巨变”而并非温和的“演变”。然而当人为梳理过后,许多共同改变历史的偶然原因被过滤。就像后视镜看不到的路况一样,我们只能看到一点点坦途,而那些复杂的道路已然看不到了。

不得不说,人类的大脑太善于分析了。我们面对任何现象都能罗列解释、自圆其说,还拒绝接受“某件事情不可预测”的想法。要是实在无法解释,我们还可以说: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对此,塔勒布表示:“我突然想到,人类总是喜欢自欺欺人,每一年过去,我的这种认识都会加强。”

最后一个认知错误,是“知识的诅咒”,下面我们来举个例子说明。

如果一个出租车司机和一个专家同时预测一件事,人们都会觉得专家更可信,但实际上却不一定。

为什么呢?因为出租车司机知道自己不是专家,也明白自己没那么博学,所以能明确认识到,自己预测不到那件事。

专家却认为,他们比出租车司机知道得多,理应会预测到那件事。实际上,他们同样预测不了。而这种“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的错觉,恰恰会导致更大的“黑天鹅事件”。

专家们学的知识越多,底气就越足。遇到这类事件时,他们基于深厚的知识储备,有很大几率会忽略“预测不到”的念头。反而是出租车司机,有可能对它产生好奇,进而去探索。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某一领域的素人,别担心,也许你更容易抓住“黑天鹅事件”带来的机遇。

3

那么,既然我们认识现象不基于历史,又该用什么方式呢?

先来确认一个客观现实:我们现在生活中的一切,几乎都是由“黑天鹅事件”产生的。

比如,西红柿最早以前被南美洲的人称为“狼桃”,大家都不敢吃这东西。后来人们发现“狼桃”竟然没有毒,而且还很好吃,这就是一次“黑天鹅”事件,于是后来我们的餐桌上,有了番茄酱和西红柿炒鸡蛋;再比如,远古时候的人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被野火烧死的动物竟然很香,于是人类第一次吃上了熟肉,后来有了煎、煮、炸、烧烤等多种熟食烹饪方式。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进行的关于社会生活的研究,大多都是把意外事件排除在外呢?难道将研究方向聚焦于正常却平淡无奇的案例,就能促进人类社会的巨变和飞跃吗?实事求是地说,在事情发生后,才去作出各种各样的合理解释,对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积极意义。

我们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首先考虑极端现象,聚焦于不正常的稀有事件。比如说,加缪的《鼠疫》一书中有提到:许多老鼠在大街上吐血而死。这明显是不正常且稀有的事件,事后拿鼠疫解释老鼠的死亡并无意义。

正确的做法是,在大量老鼠死亡时,就充分重视可能的不确定性,提前做好防范鼠疫的准备;此外,还要在瘟疫过后,借机完善疾控方案。

总之,就是要对不正常的、稀有的小事保持关注,才能抓住“黑天鹅”,使它产生积极、有益的作用。

本期策划人:微度,四百多个月暴脾气大宝宝。一个有温度,能折腾的钢铁娘子。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