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不确定的未来  

阅读:349135 评论:188

精华版解读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00:00/27:49

各位书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精华版解读,我是杨枪枪。

本期的内容,还是要从这场没有结束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说起。在最开始,大家都觉得这场灾难对我们而言,不过是身体健康难保,或者说再严重点,就是我们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但是随着时间慢慢推进,人们才慢慢意识到,这个肉眼看不见的细小的冠状病毒,对我们大众的影响,几乎是全方面的。

我们从小的方面开始说起。过年想吃顿好的,发现有钱也很难买到了吧?朋友不能聚会了吧?去外公家拜年,老人把你轰出来了吧?很多亲戚朋友,可能一年才能见一次甚至几年都没有见了,对不起,这次还是不能见面。这还不算,春节过完了,该开学了吧?该上班了吧?结果呢,全部推迟了。

对于延期这件事情,可能不少人心里还是蛮开心的,觉得假期变长了,太舒服了!但是再过几天,很多人就开始发现不对劲了。比如上班这个事情,今天因为延期上班,你在家继续睡懒觉,过几天公司号召大家在家线上办公,你觉得也不错,平时划划水,领导看不见。再过几天呢,老板宣布由于现金流问题,公司解散了,建议你另谋高处吧……你看,这过个年,你没犯任何错,但是把工作过没了。当然啦,病毒对于经济的影响,那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公司是“病毒来了如山倒,从此坟头长满草”,有的公司是“扶摇直上九万里”,一两个月就把整年的KPI全完成了。这些事情,没有人预测得到。

不光如此,疫情之下,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也显现出来了。有的人宅在家里,整天就干两件事情:相信谣言,传播谣言;而有的人正好趁这个空闲时间,就把平时想看没看的书给看了。甚至一个人对你好不好,这个时候也显现出来了。我身边就有一个朋友,把手上不是那么充足的口罩,给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部分。女孩子就觉得这就是真爱啊,这个男孩子通过考验了,明年就带着回老家见父母去。


【什么叫做“黑天鹅”】

那么像这样一种突发的大事,它是怎么发生的呢?它有什么特点呢?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呢?人们又是如何解决的呢?讲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本期要聊的这本书——《黑天鹅》。这本书如果你看标题不知道什么意思,可以参考副标题——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本书的作者叫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目前是纽约大学理工学院风险工程学特聘教授。他撰写了50篇学术论文来探讨“不确定性”,内容涉及国际关系、风险管理、统计物理学。这个人比较厉害,拥有“罕见的勇气与博学”,是我们这个时代伟大的思想者之一,而且胆子比较大,经常说一些惊世骇俗的话,比如,他曾经就提出:世界上最有害的三种瘾,毒品,碳水化合物,还有月薪。

好,说回这本书,为什么要起个名字叫做“黑天鹅”呢?原因很简单,在发现澳大利亚的黑天鹅之前,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黑天鹅曾经是他们言谈和写作中的惯用语,用来指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是当第一只黑天鹅出现时,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崩溃了,黑天鹅的存在,预示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们常常带来意料之外的重大冲击,但是人们总是视而不见,并且习惯于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和不堪一击的信念来解释它们,最终被现实击溃。所以,我们就用叫“黑天鹅事件”这个专业名词来指代这种不可预知的未来的大事。

当然这种事件,具备三个特点:第一是意外性,我们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把它考虑在计划内,甚至也找不到任何能够确定它发生的可能性的证据;第二点呢,它会产生极端影响;第三点呢,就是虽然这个事情很意外,但人的本性,会促使我们在事后为它的发生编造理由,让它在理论上变得可以解释、可以预测。

我们就拿这个肺炎疫情来举例,第一点,整个事情确实是非常意外,几乎没什么人预测得到,很多患者,那真是的躺枪啊,用一句电影台词形容就是“出门带着老婆,坐着火车,唱着歌,突然就被冠状病毒感染了”。第二点,这个事情的影响确实非常大,具体我们刚才有列举过,这里就不在赘述了。最后是第三点,我们现在各个部门、各个机构、很多专家,都在分析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了,为什么会成为这么大的灾难。而且很多分析,你仔细一看,确实是有理有据。比如食用野生动物、地方政府瞒报、应急措施没跟上等等等等,都非常有道理。而且从逻辑上推理,如果有些人不去吃蝙蝠、不脑子抽风跑去吃野味,这场灾难,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又或者说病毒被发现时人们能够及时止损,那也是可以把灾难扼杀在摇篮里。

而且啊,在看完这本书之后,再结合这本书上列举的各种各样的黑天鹅事件,我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从宏观上看,黑天鹅事件是偶然的,发生的概率极小,但是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却是必然的。就是说,这个世上的黑天鹅事件特别多,虽然每一个发生的概率特别小,但是总有一个要发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就从现代往过去翻,来捋一捋。

今年年初,伊朗的将军苏莱曼尼,被炸死了,这谁想得到?俄罗斯政府全体辞职,又有谁想得到?还有911事件以及美国1987年的大崩盘,这都是黑天鹅事件。

甚至在我们中国古代,黑天鹅事件也不少,比如我们很多人熟知的汉高祖刘邦写的那句“大风起兮云飞扬”,这句诗,那是有历史背景的。当时在彭城,项羽带着三万骑兵袭击刘邦的六十万大军,刘邦完全没有准备,所以是一触即溃,据说当时被楚君砍死的汉军人数,还没有慌乱之中被自己人踩死的多。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刘邦眼看着逃都逃不掉了,没想到此时出现了一个黑天鹅事件,老天竟然刮起了一阵妖风,而且这股风刚好还是吹向楚军的,对方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刘邦才有机会跑出去,否则的话,后来的大汉王朝在历史上怕是不存在了。你看这个大风,没人能预测的到,也不知道是怎么刮起来的,但是,它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更诡异的是,还有很多黑天鹅事件,我们现在觉得那是历史的必然走向,是时代的趋势。后世人可以给当年事情的发生找出各种理由,但是在当时,可没有人会这么想。最典型的就是一战,我们现在觉得,一战的爆发,那是必然,因为新老列强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不可调和了,二者之间一定要打一架,才能有个结果。但是当时的欧洲人,可不这么想,他们都过了多少年的太平安稳日子了,哪想到突然有一天,热拉萨窝响起了枪声,然后欧洲各国之间,互相杀红了眼。


【无法预测】

刚才我们讲了黑天鹅事件的特点,其中一点就是在事后,人们会去做出各种解释,去寻找原因。听到这里,可能有不少书友就很疑惑了:既然在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可以给出各种合理化的分析,那我们能不能提前做出判断和预测呢?难道我们就只能做“事后诸葛亮”吗?答案可能会让很多人沮丧,还真是这样的。那么我们就得问一句“为什么”呢?

首先,我们的很多思维方式,让我们本能地就不会去考虑到那些概率极小的黑天鹅事件,我们做出的判断,往往是基于以往的经验。比如我们看到第一只天鹅,发现是白色的,第二只,白色的,第三只,白色的,第10只第100只第1000只天鹅,都是白色的,那么按照这个推理逻辑,就可以得出结论: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这个思维方式,不光是普通大众在日常生活中会这么想,很多学者教授在做研究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我们往往是“没有证据表明存在”,而不是“有证据表明不存在”,这个就很麻烦。

这种思维方式,塔勒布在本书里叫做“无知经验主义”,也就是说,我们天生习惯于寻找能够证明我们的理论以及我们对事物的理解的例子。可惜的是,我们的环境比我们意识到的更为复杂,世界是极端的,它被不经常发生以及很少发生的事情所左右。那么我们人类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就好比什么呢?这里有一个理论,在《黑天鹅》以及《三体》中都有提到,叫做“农场火鸡”,这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火鸡,农场主每天中午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火鸡中有一只智商高的科学家发现了这个现象,一直观察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于是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伟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它在感恩节早上向火鸡们公布了这个定律,只是它们谁也没想到,就在那天,它们都变成了美味的烤火鸡。

除了沉迷于经验主义之外,我们还会犯“叙述谬误”。这个叙述谬误的概念,指的是我们无法在不编造理由或者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一系列事实。我们总是习惯于把对事实的解释与事实混在一起,使事实变得更容易被记住、更符合道理。说白了,就是强行加逻辑、加道理。这种做法有一个坏处,就是我们以为自己对事物有了更好的理解,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人们为什么喜欢强行加逻辑、加道理呢?首先,我们的思维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的物质机体的受害者,它是有物质和神经上的原因。另外,这个还与信息在系统中的存储和提取的顺序有关。要知道,信息的获得、存储、处理以及提取,都是需要代价和成本的。人的大脑里,大概有1000多亿个脑细胞,所以处理和提取信息的困难不在于存储空间受到限制,而在于索引。你的意识里,负责阅读这些文字并弄懂其含义的那一部分大脑,其实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打个比方,你的意识是国家图书馆里的一张桌子,不论图书馆里有多少你可以调阅的书,桌子的大小都限制了调阅的能力。压缩对意识的正常工作至关重要。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在长期的进化中,我们的大脑学聪明了,它不是去记住所有信息,而是找到所有信息的逻辑规律,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事物简化,就方便记忆了。而且,信息越具备随机性,事物就越复杂,就越难以概括。反之,我们越概括,让事物越有调理,随机性就越低。

因此,正是我们的简化行为使我们以为世界的随机性比实际小。我们在叙述这些信息的时候,往往喜欢去找一些逻辑,去寻找前因后果是什么。但是这个过程也会很有问题,因为很多看起来找不到逻辑的因素,就被我们忽略了。而这些就会造成我们对黑天鹅事件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书里面有这样一个例子,下面两种情况,哪一种看起来更容易发生:第一个是“乔伊似乎快乐地结婚了,他杀了他的妻子”;第二个是“乔伊似乎快乐地结婚了。他为了得到妻子的遗产而杀了妻子”。看起来是不是第二种情况更容易发生?因为他给出了我们一个理由嘛,这样思考起来比较符合逻辑。但是你想错了,其实是第一种情况的更容易发生,概率更大一些。因为乔伊杀死他的妻子,原因可以有很多种,而不仅仅是为了谋夺遗产。你看这就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这种方式,会让我们在大脑里出现对黑天鹅事件的盲点。

这里有一个认知矛盾,就是我们为什么既会过度担心某些黑天鹅事件,还会忽略很多黑天鹅事件,而且被忽略的还经常出现?因为,叙述中的黑天鹅事件,也就是那些现在被人们谈到并且很可能从电视上听到的黑天鹅事件,还有那些无人提及的黑天鹅事件,都不符合任何模式,看上去完全不合理。而且,你看到的那些黑天鹅事件,它发生的概率,其实是被高估的。而那些无人提及的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却又被低估了。比如买彩票中500万,这种神奇的事情你在新闻里经常会看到,但是发生的概率,要比你想的低得多得多。那我们为什么会对这个判断失误呢,这里面的原因也有很多,枪枪今天就说一点,那就是——抽象的统计信息对我们的影响还不如奇闻异事。我们对一个事情发生的概率的感知,不是来源于统计局的数据,而是看到的,身边听说到的具体的例子、以及这些例子给我们带来的情绪上的感受。

你比如说,哪怕是到了2020年,还有很多人觉得飞机不安全,在天上飞的,太吓人了。但是呢,飞机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比什么汽车、火车、自行车都安全多了,如果根据统计的数据来看,你坐飞机坠机的概率比你从家里开车去机场的路上遇上车祸的概率都要低的多。那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就是觉得飞机不安全呢?容易发生空难呢?因为,我们从个各种媒体上获取的关于空难的报道太吓人了,让我们印象太深刻了。

这其实是个叙述谬误,除了这个,我们还会犯一个错误,叫做“幸存偏差”,本书里面称之为“沉默的证据”。我们是非常容易在编造历史理论时忘记已经死去的人,所以,你看到的事物,与真正的事物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举一个例子,"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的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弹痕的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因为那些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不会主动给你提供数据,所以我们忽略了。

再说一个我们身边常见的例子,直到现在,很多人还相信读书无用论,他们总觉得,小时候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的孩子,长大后最有出息,因为他们胆子大,将来可以当老板,发大财,而那些老老实实学习的孩子,长大之后那就是泯然众人矣,只能是打工的命。

这些人会这么想也不是空穴来风,他们也有实打实的案例。比如他们会说,村里面的二狗,小时候就不读书,天天跟人打架,后来去城里闯荡,包了几个项目,终于当上了老板发了大财,他的美谈在乡亲们之间广为流传。但是隔壁邻居家的小强小明,读了书上了大学,现在在城里工作,还不是给人打工,也没看赚多少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有啥用啊?所以得出结论,读书没有用,发不了财。

这种推论,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愚蠢,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极其愚蠢。一个二狗因为发了财,所以你们才知道,但是还有千千万万没发财的二狗,这些沉默的数据,你怎么就忽略了呢?他们在干什么呢?是不是打工都没有要,做生意又不会做?你拿一个特例来代表一个群体,有什么意义呢?

更可悲的是,这种沉默的证据,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在它造成影响最大时,隐藏得最好。越严重,人们就越看不到,越看不到,就越容易把这些样本从证据中剔除,越剔除,人们就越看不到,你看,这就是个无限死循环。


【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吗】

听到这里,可能不少书友觉得特别沮丧:既然黑天鹅事件基本上是无法预测的,难道我们就一定得束手就擒吗?我们能不能采取一些措施,至少是减少我们的损失呢?

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学学本书作者塔勒布对待黑天鹅事件的态度。作者说,一半的时间里,他对自己的事情非常保守,而在另一半时间里,他又非常冒险。不同的是,在普通人保守的时候,作者非常大胆,而在普通人冒险的地方,作者又很谨慎。

关于这个,作者说了两点,第一点是他不怎么在意小的失败,而是在意大的终极性失败。比如在投资理财方面,作者很担心那些看起来极具前景的股票市场,但是他从不从事投机的公司。因为前者代表看不见的风险,而后者不会造成意外,因为你可以判断它的波动性的幅度,还可以通过只进行小额投资来把亏损控制住。

塔勒布不同寻常的第二点是,他不担心广为人知和耸人听闻的风险,反而担心更为险恶的隐藏风险。比如,他担心自己得糖尿病多过遇到恐怖分子。塔勒布不担心人们通常担心的问题,因为这些事情显而易见,他只担心人们的意识和正常过程以外的事物。


【不要那么悲观】

讲到这里,“黑天鹅事件”这五个字,恐怕在各位书友眼里已经臭了,大家觉得,这就是个灾难,而且是无法预测甚至还无法避免的那种,用一句俗话说就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其实啊,凡事都要一分为二来看,黑天鹅事件,在某些情况下,给人们带来的,不光是惊,还有喜。

要了解一点,我们首先要知道,这个世上的事情分为两种,第一种叫平均斯坦,第二种叫做极端斯坦。(当然这是书里的原话,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平均环境和极端环境。)二者的区别在于,在理想的平均环境下,特定时间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的影响才大;而在极端环境,个体能够对整体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极端环境会制造黑天鹅现象。

如果按照这个方式去看待各种职业,那么也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职业,收入不太可能有突破性,因为它们受到在既定的时间内服务的病人或客户的最大数量的限制,比如牙医、咨询师、厨师、或者是工地搬砖,赚多少钱,和你的工作时长基本是成一定比例的。而第二种职业,如果干得好,能让你产生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万倍的增长,同时你是不需要付出额外的努力的,比如导演、作家、股票交易员、音乐家等等等等。他们的收入和工作时长,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比如黑泽明导演拍出的电影,吸引一个观众和吸引几个亿的观众,他要付出的努力,没什么太大区别,他不必在每次有人想看电影的时候都去把电影拍一遍,但是厨师,牙医是不行的,他必须得一个一个地服务。不光如此,第一种职业,同行之间的收入,相差不会那么夸张,但是第二种职业,同行之间的收入,差距是非常大的,会经常出现赢者通吃,输的人汤都没得喝的情况。比如同样都是演员,横店的群演的收入就是一顿盒饭,但是一个超级巨星的片酬,高到你不敢想象。

讲到这可能有不少书友问了,这个和黑天鹅事件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造成了如此大的差距呢?没错,就是黑天鹅事件的出现。可能就是一个偶然的因素,一个巧合,同行业里面的竞争者,出现了差距,有人有了一些优势。然后,在这样一个极端环境中,优势会越来越大,仿佛会自我复制一样,到处都是。当然这也是一种马太效应——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而当我们去寻找这个优势是如何产生的时候,我们又找不出合适的解释,最后只能说——就是运气好吧!你看,某些人,完全可以凭借着黑天鹅事件,让自己获得的利益越来越多。

讲了这么多,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人生中的黑天鹅事件呢?说实话,这还是一个比较丧的问题,但是枪枪我在最后尽量给出一些比较积极的回答。我想大概是这么几条。

首先呢,我们要有一个概念,叫做“一切皆有可能”,这个不仅是指那些不好的事情,也指那些好的事情。比如这段时间很多人遇到了肺炎疫情,回不了家过不了年,生活、工作都很受影响,但他也有可能接下来几个月,刚好碰到一个机会,工作上取得重大突破、连升几级,或者是出了几个很好的作品,在自己的圈子里面一炮而红,扬名立万,这都有可能,千万不要给自己的想象力设限。

其次,你还可以想想,如果你接下来可能会遇到哪些“黑天鹅事件”,你该怎么办,提前沙盘演练一遍。

最后呢,如果真的是发生了一些对你影响很大的黑天鹅事件,而且你发现暂时也改变不了什么,那么,就改变自己的心态吧。这样做,至少也不会被黑天鹅事件完全控制。

讲到这里,本期的精华版解读就差不多了,下一周,我们不见不散。

本期策划人:丁鹏,一个好人。

主播:杨枪枪,有书签约主播。媒体人。每晚9点和你说晚安,用声音治愈每一个孤独患者。公众平台:小杨说事儿。微博:杨晨太沉。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