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无路可退  

阅读:143843 评论:210

第六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法)阿尔贝·加缪

00:00/10:19

正文


红军长征走过二万五千里,从出发时的8.6万余人,到最后只留下不足3万人。虽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保留了抗战的有生力量,并在广袤的大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也许很多战士的名字已经无从考证,但是他们共同创造的奇迹,却载入史册、铭记于人心。

历史长河中的我们只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却因拥有着一段共同的记忆而永世流传。

亲爱的书友们,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共读阿贝尔·加缪的《鼠疫》第六个主题: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无路可退

1

很快到了八月中旬,虽然还有一些人像朗贝尔那样,臆想着自己是个自由人,可以自主选择,但事实上,鼠疫已经席卷了一切。

个人的命运已经不复存在,每个人的情感也都趋于统一。人们都忍受着亲友分离的孤寂,承担着被放逐的落寞,感受着无以言状的恐惧。

数月之久,奥兰城没下一滴雨,全城覆盖着一层灰色的薄壳,被大风掀起来,尘土和纸片漫天飞舞,势如波涛,似有若无地捶打着行人的腿脚。

此前,由于城郊人口密集,居住条件差,所以患者多集中在城郊区域,而随着疫情的扩散,市中心也多了起来。有人怪大风把病毒吹了过来,可是他们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瘟神轮到他们头上而已。

城内疫情严重的街区也被单独隔离开来,只准许执行必要公务的人员出入。如此一来,生活在这些街区里的人们,觉得自己像是被特意惩治的,只能羡慕其他街区的居民。

而对于其他街区的居民来说,当他们感到自己身处艰难的时候,一想到还有比他们更不自由的人,倒也成了一种心理安慰,甚至成了他们支撑下去的希望。

就在这个期间,火灾也频频发生,尤其靠近西城门的娱乐街区。经过一番调查,结果竟然是检疫隔离期满的人放的火。他们突然遭受亲人去世的巨大伤痛,一时间神经错乱,便一把火烧了自己家的房子,幻想着将鼠疫葬于火海。

火借风势,致使整片街区处于危难之中。当局大力宣传,全面消毒是可以排除传染危机的,然而慌乱恐惧下的人们根本听不进去。最后,当局只得颁发法令,说要严惩纵火犯,甚至要抓进大牢,人们这才不再肆意生事。

不过,让他们顾忌的不是法令,而是听说监狱里的鼠疫患者死亡率极高。这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类似鼠疫这种传染性疾病,特别喜欢那些习惯过群体生活的人群,扎堆关在监狱里的囚犯就是其中之一。

有些囚犯虽然单独关闭,但监狱里的环境毕竟相对封闭,而且人员总有走动的时候,只要有人感染病毒,就会引发一群人患病。

在疫情面前,上至典狱长下到囚犯,都被判处了死刑,而在死亡面前,无论身份贵贱,人人都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平等。

只是这种平等让整个奥兰城笼罩在黑夜之中。

2

黑夜同时侵占的还有人心,城里的人们已经适应了这种暗淡无光的生活,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他们也许还会感到不幸和沮丧,但是感觉不到椎心泣血之痛了。在里厄医生看来,这才是最大的不幸。

对绝望麻木,比绝望本身还要糟糕。

从前,天各一方的人们还算不上真正的不幸,因为他们的痛苦中还存在一点灵光,可是现在,这种灵光已然熄灭了。

无论是在咖啡馆还是朋友家,人们都目光呆滞、心不在焉,他们会谈论身处异乡的亲人,会讨论鼠疫的统计数字,会计算亲友别离的天数。在此之前,他们抗拒社会用统计数字来描绘他们切切实实的离别,绝不肯将自己的痛苦跟全城人的不幸混为一谈,而如今却也无所谓了。

他们没了记忆,也没了希望,只能看着眼下的光景。

鼠疫剥夺了所有人爱的能力,也剥夺了所有人拥有爱的资格。因为爱需要未来,而他们却只剩下当下的瞬间。

3

人们开始自暴自弃,有时甚至想着,就这么睡着永远不醒来也行,就算让鼠疫夺走生命,也好过如此提心吊胆。

全城都是醒着的睡眠者,他们对逃脱当下的灾难甚至不抱任何希望。

鼠疫牢牢困住了这座城市,全城数十万人没完没了地原地踏步。

里厄医生发现,他和朋友们都滋长了一种不寻常的冷漠态度。他们本来特别关注疫情消息,现在根本不闻不问了。

他们现在只是机械重复诊治的步骤,虽然已经坚持很久了,可是谁也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只能靠一点微弱的希望继续支撑下去。

后来加入的记者朗贝尔临时受命,负责管理他以前下榻的宾馆改造而成的检疫隔离室。他不仅对接受观察的人数了若指掌,而且还熟悉紧急撤离的细小环节,这是他为突然表现出疫病征兆的人而制定的。

只是,他并不清楚有多少人丧命,也不知道疫情近况如何。

对朗贝尔而言,他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逃离奥兰城,他仍然抱着出城的希望。

政府职员格朗每天都兢兢业业地统计着疫情数据,只是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如今更是疲惫不堪。白天,他一边在市政府做助理,一边又兼任里厄医生的秘书,下班后他还要去防疫队帮忙,晚上回家继续写自己的小说。每天,他全靠这两三个固定的念头撑着连轴转。

有时候,他也会想念前妻雅娜,跟里厄医生聊聊往事。他说,他当时费尽心思和雅娜结婚,却因为生活贫困辛劳,忽略了妻子的感受,让雅娜感受不到他的爱,看不到希望,以至于两人以离婚收场。可是,他依然对雅娜念念不忘,不知道雅娜在看到报纸上关于奥兰城的消息时,会不会想起他。

提到妻子,里厄先生心头一颤。他平时很少提到自己的妻子,也许最近身心俱疲,心里那根弦松了一下,他也说起了妻子的近况。

他发电报询问了妻子在疗养院的主任医师,收到回信说,妻子的病情恶化了,但是疗养院会尽一切努力,遏制病情发展。里厄医生一想到自己不能陪伴病重的妻子,就沉默无语。

他太紧张了,甚至不敢让自己空闲下来想想妻子,因为他怕那会让他心生愧疚,无力奔波。

他的老朋友卡斯泰尔也坚持高强度工作很久了。那天,他来跟里厄医生汇报工作,他说自己已经研制出一批疫苗,正准备测试。可当里厄医生准备跟他交流时,这位可敬的老人已经在椅子上沉沉地睡着了。

那张平日里温和生动的脸,这一刻放松下来,竟然有了衰老之态。

里厄医生不禁感到喉咙一阵发紧,赶紧把自己的脆弱藏匿在冷酷背后。

他很清楚,在这个一眼看不到头的时期,他不能放松,他的角色不再是治病救人,而是做出诊断,记录病症,命令隔离。

即使面对的是病患仇恨的眼神,他也不能后退,因为他无路可退……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