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追求,让身处疫区的人们充满希望  

阅读:154642 评论:200

第四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09:40

正文


如果问,世界上哪个民族的经历最坎坷呢?我猜,很多人可能都会想到犹太民族。犹太民族和中华民族一样有着古老的历史,但不一样的是,四千多年间,犹太民族经历了三次大流散,每次都会产生抗争。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土地、四海为家,却一直血脉相传,绵延至今,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那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不离不散,不死不灭的呢?答案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信仰,即使分东离西,他们也能在精神上始终保持一体,因为有了信仰就有了希望。

亲爱的书友们,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共读阿贝尔·加缪的《鼠疫》第四个主题:信仰与追求,让身处疫区的人们充满希望。

1

奥兰城封城后,里厄医生越来越忙,每天都要接诊很多病人。他抽空给妻子发了一份电报,说全城封闭,他身体很好,让妻子安心疗养,他想念她。

封城三周后,里厄医生刚出医院就见到了一个等候他的年轻人。他是一个记者,名叫雷蒙·朗贝尔。朗贝尔与里厄医生有过一面之缘,他曾经向里厄医生咨询过阿拉伯人的生活条件,不过这次来,不为新闻采访,却是有事相求。里厄医生当时正要去市中心一家诊所,两人便一边走一边说。

朗贝尔来自外地,在奥兰一个人也不认识,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于是就决定要离开。他找到省政府办公室主任,请求让他离开,他与奥兰城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一出去就被隔离检疫也行。可是主任对他说,当前形势严峻,谁也不能破例。

没办法,他又来找里厄医生,毕竟里厄医生在这次疫情中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人。他讲到自己有个爱人在巴黎,虽然相识不久,但情投意合。他前几天排了2个小时队,就为给她发个电报。

见里厄医生没有答话,朗贝尔接着说:“看来我打扰您了,我只想问问您,能否帮忙开一份证明,确认我没感染上这种可恶的病症。”

里厄医生继续往前走,看了眼一副赌气神情的朗贝尔说:“您的心情我理解,不过,您讲的理由没有说服力。我不能给您开这份证明,毕竟我不知道您是否感染上这种病症,也无法保证您离开我的诊所后,会不会受到感染。况且,即使我开了,也未必能用得上。城里像您这种情况的人多了,然而不可能都放他们出城。”

朗贝尔根本听不进去里厄医生的话,甚至觉得他根本不懂情投意合之人天各一方的苦楚,里厄医生没有立即应声,过了一会儿,他说他觉得自己可以体会得到,他也希望朗贝尔同他的爱人团圆,渴望天下有情人都能相聚。但是政令和法律不能因为一个人打破底线,而面对鼠疫,他还有应当承担的职责。

“这么说,我就得另做打算了吧?”朗贝尔带着挑衅的口吻说,“瞧着吧,我一定能离开这座城市,您就只能生活在抽象的理念中。”

里厄医生说:“假如您能摆脱这种困境,我会由衷地感到高兴。只是有些事情,职责不允许我去做。”同时,他还跟朗贝尔说,以后会把活动的情况告诉他,肯定在某一方面,他们能够走到一起。

这话一时间竟让朗贝尔有点困惑。他迟疑一下说:“这一点我相信。不过,我不能赞同您的做法。”说完,便快步走开了。

朗贝尔为了爱人坚决要离开奥兰,这成为他现在唯一的目标,也是他奔走的最大动力。

2

对于朗贝尔的指责及不满,里厄医生无心理会,毕竟在他负责的医院里,鼠疫每周要夺走五百人的生命,他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他特意把诊室对面的一间屋子,改成了患者接收室。收诊的病人在清洗池彻底消毒后,才送入病房,避免病菌扩散,医院的五百张病床,现在几乎全住满了。

每天上午,里厄医生都会亲自主持,接纳病人入院,给病人接种疫苗,做手术切除腹股沟淋巴结肿块,再核实一遍入院病人的统计数字;下午出诊回来后继续诊治患者,直到晚上,他才能结束出诊,回到家中已是深夜。

一天夜里,里厄医生的母亲将儿媳的电报交给他时,她发现儿子的双手在发抖。里厄医生安慰母亲说,自己好着呢,没多累,坚持过去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里厄医生的身体确实还算健壮,也能吃苦耐劳。只是,每次出诊都让他头疼不已。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病人一旦被确诊了是疫情发烧,就必须尽快移走,而这样一来,病人只有等到痊愈或者死亡,才能和家属再见面。因此,家属经常在病人确诊后暴力拉扯,或者疯狂哭喊祈求,直至病人被拉走,里厄医生才能顺利离去。

最初几天,里厄医生给病人确诊后,会打电话通知救护车,而他不等救护车到达,就奔向别的病人家。可是他前脚一走,病人家属后脚就关上房门,宁肯和鼠疫厮守在一起,也不愿和患病的亲人分离。最后政府只好让警察介入,动用武力破门而入,强行带走病人。

3

当灾难降临时,人们往往无法理性思考,可是,焦虑慌乱只会让一切越来越糟。

为了避免骚乱,里厄医生只好留下来,等救护车到了再走。后来,每位医生出诊都由一名志愿督察陪同,如此才给医生出诊节省了点时间。

在经历了几周过度操劳的生活后,里厄医生慢慢确认了一些事情,或者说是更加坚定了一种信念。

朗贝尔曾说里厄医生只是坚持着一些抽象的理念,因为对朗贝尔而言,抽象的理念就是一切与他的幸福所对立的东西。

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朗贝尔说的没错,里厄医生是在追求一种抽象的理念,还为此阻断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生离死别,里厄医生坚信,这种抽象的理念比短暂的幸福更为重要,尤其在这个特殊时期,一定要更加坚定地守护。

里厄医生是这样,千千万万个医生也是这样,他们在一个新的层面上做着斗争。这个斗争说起来很抽象,也许是医疗病患与亲情怜悯之间的斗争,也许是病痛死亡与疫情灾难之间的斗争,可不管是哪一种,他们都有执着的信念。无论他人如何界定,他们都无愧于心。

只是,里厄医生一直在苦苦思索,自己的抽象理念到底如何才能触动朗贝尔呢?这种长远的追求怎样才能战胜短暂的个人幸福,得到疫区人们的认可呢?须知,在绝望中,希望不会凭空产生,而是来自信仰。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