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里,一点点甜就足够让人幸福到流泪  

阅读:163493 评论:178

第八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余华

00:00/09:55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现在的幸福感比起小时候稀薄了许多?小时候,买件新衣服,新玩具,或者去公园一趟,或者吃顿肯德基,都像过节一样的开心,如今这些东西都随手可得,却已经不能带给我们当初那样的快乐。

人们常说,宁可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这就是边际效应吧,人拥有太多的时候,对幸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再容易满足了。在明亮的日光下,就算开起所有的路灯也不会觉得亮,而在黑暗里,一根小蜡烛的光也会显得那么珍贵。

福贵那灰暗苦难的故事里,终于开始有了明亮的色彩,今天我们一起来听:

《苦海里,一点点甜就足够让人幸福到流泪》

凤霞虽然又聋又哑,但她也是女人,不会不知道男婚女嫁的事。村里每年都有嫁出去娶进来的,敲锣打鼓热闹一阵,到那时候凤霞握着锄头总要看得发呆,村里几个年轻人就对凤霞指指点点,笑话她。

福贵就和家珍商量着,要给凤霞找个男人,怕以后丢下凤霞一个人没人照顾。去求队长打听打听,福贵说:“哪怕缺胳膊断腿的男人,只要他想娶凤霞,我们都给。”说完这话自己也心疼了,凤霞哪点不如别人,只是不会说话。

没多久,队长真给凤霞找了个男人,说是县城里的人,搬运工,挣钱很多。福贵一听条件这么好,以为队长哄他,队长说:“没哄你,他叫万二喜,是个偏头,脑袋靠着肩膀,怎么也起不来。”

福贵赶紧跑回去告诉家珍,家珍一开始也不相信,后来听说是偏头,才有些放心,因为一样是残疾人,是命苦的,才晓得心疼凤霞,凤霞以后才不会被嫌弃被欺负。家珍把过去压箱底的旧衣服找出来,给凤霞改了件能见人的衣裳,等着人家来上门相亲了。

没出三天,万二喜来了,真是个偏头,他看人时把左边肩膀翘起来,又把肩膀向凤霞和家珍翘翘,凤霞一看到他这副模样,咧着嘴笑了。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

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凤霞穿着水红衣服低着头坐在她娘旁边。家珍笑嘻嘻地看着她未过门的女婿,心里高兴极了。

万二喜把酒和花布往桌上一放,就翘着肩膀在屋里转一圈,他是在看屋子。福贵指着桌上的酒对他说:“让你破费了,其实我有几十年没喝酒了。”万二喜只是“嗯”了一声,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福贵又说:“家里穷了一点,不过还养着一头羊几只鸡,等凤霞出嫁时,就把鸡和羊卖了办嫁妆。”他又是“嗯”一声,福贵心里七上八下。坐了没一会,他就站起来说要走了,福贵心想,这门亲事算是完了。凤霞聪明,一看到这样子,就知道人家没看上她,就换了身旧衣服,扛着锄头下地去了。

没想到第二天,福贵正在地里,有人叫他:“福贵,你看那路上好像是相亲的偏头来了。”只见万二喜带着五六个人,拉着一辆板车,走的飞快。见了福贵,他说:“屋顶的茅草该换了,我拉了车石灰来粉粉墙。”

这时才知道,原来万二喜东张西望看房子,不是嫌福贵穷,而是琢磨着怎么修房子,他肉也买了,酒也备了,像进了自己家一样,一手拎着猪头,一手提着小方桌,走进去把小方桌放在家珍腿上,说:“吃饭什么的都会方便一些”。

家珍当时激动的眼睛都湿了,她没想到万二喜还会回来,那几个人开始麻利的翻修起房子,不到中午活就干完了。凤霞端茶倒水跑进跑出,笑的嘴都合不上,家里从来就没这么热闹过。村里人看到家珍,笑着说:“女婿没过门就干活啦,你们好福气呀!”

干完活,万二喜又拿起镰刀,下地去割了点新鲜菜,切猪头肉,凤霞也去帮忙,两人就像两口子,一个烧火,一个做饭炒菜,两个你看我,我看你,看过后都咧着嘴笑了。

走之前,万二喜低声问:“爹,娘,我什么时候把凤霞娶过去?”两人欢喜的合不拢嘴:“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接着,福贵又轻声说:“二喜,不是我想让你破费,实在是凤霞命苦,你娶凤霞那天多叫些人来,热闹热闹,也好叫村里人看看。”

福贵把家里的鸡羊卖了,又领着凤霞去城里给她做了两身新衣服,给她添置了一床新被子,买了脸盆什么的。凡是村里别人家女儿有的,凤霞都有,拿家珍的话说是:“不能委屈凤霞了。”

二喜来娶凤霞那天,锣鼓很远就闹过来了,村里人全挤到村口去看。二喜带来了二十多个人,全穿着中山服,样子像是什么大干部下来了呢。二喜胸前戴着大红花,十几个锣同时敲着,两个大鼓擂得咚咚响,把村里人耳朵震得嗡嗡乱响,最显眼的是中间有一辆披红戴绿的板车,车上一把椅子也红红绿绿。一走进村里,二喜就拆了两条大前门香烟,见到男子就往他们手里塞,嘴里连连说:“多谢,多谢。”

村里别人家娶亲嫁女时,抽的最好的香烟也不过是飞马牌,二喜将大前门一盒一盒送人,那气派把谁家都比下去了。拿到香烟的赶紧都往自己口袋里放,像是怕人来抢似的,手指在口袋里摸索着抽出一根放在嘴上。

凤霞那天穿上新嫁衣可真漂亮,连福贵这个做爹的都想不到她会这么漂亮,她坐在家珍床前,在进来的人里挨个找二喜,一看到二喜赶紧低下了头。二喜带来的城里人见了凤霞都说:“这偏头真有艳福。”后来过了好多年,村里别的姑娘出嫁时,他们还都会说,凤霞出嫁时是最气派的。

二喜把凤霞抱上了车,拉着板车,一边走一边回头咧着嘴看新娘子。凤霞看着远去的爹妈,眼泪忍不住落下来,家珍也开始哭,福贵说:“今天是办喜事,应该笑!二喜,以后凤霞是你的女人了,还不快拉走。”

作者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及静,相信爱,相信灵魂深处有天籁。微信公众号:静扣心弦。喜马拉雅FM:静扣心弦。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