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风格独特的葬礼  

阅读:33214 评论:111

第五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凯特琳·道蒂

00:00/08:10

“进屋来,满屋人静,夜无声,家人深沉沉,我母亲床上睡着,怎知道我的归魂!”

这是《我是特种兵》中的一段台词,讲述战死越南战场的烈士英魂,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母亲的身边,眼里满是泪水,可不能再开口叫一声妈妈。更让人心碎的是,几天之后,若是妈妈知道了儿子阵亡的消息,会是多么的伤心难过。

妈妈啊,儿子不怕阵亡,可很害怕您伤心。

为最可爱的人,为战死他国异乡的烈士英魂致敬。

2014年3月28日上午,搭载第一批遗留韩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437位烈士遗骨的专机,在中国战机的护送下,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从2014年到2019年,共有6批共计596具遗留韩国的烈士遗骨归国。

沈阳军区政治部的一位领导说,“让英烈魂归故里,是对牺牲在异国他乡的革命烈士最大的尊重,也是对革命烈士家人莫大的慰藉。”

是的,让亡者落叶归根,是中国人已经根深蒂固的文化基因。

2007年,赵本山主演了一部电影就叫《落叶归根》。电影的剧情很简单,赵本山饰演一个农民工的角色,要送工友的尸体回老家。这条回家路,就是我们中国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一定要落叶归根,一定要回家!

不同的文化势必会造成不同的丧葬形式。虽然形式会大大不同,但都是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怀念与不舍,应该予以尊重。

今天,给大家介绍三种迥然不同的丧葬形式。

第一种独特丧葬形式,出现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

丧葬现场是这样的,遗体是赤裸的,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只有一块布从下巴兜到头顶,用来合拢下颚。死者的亲人们让遗体侧坐自己的腿上,然后清洗遗体。这一幕,就像给刚刚出生的婴儿洗澡一样。

出生的时候,是洗出了新生。死亡的时候,清洗就是最后的告别。

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指出,怀抱遗体的意义在于,是释放对亲人的不舍之情,并把这种感情转化成了清洗的具体行为。在清洗中,死者的亲人们的悲痛之情,就能得到缓解。

所以,用这样的丧葬形式,是为了让亲人走出丧亲之痛。

第二种独特的丧葬形式,出现在欧洲中世纪的教堂,当时的人们都喜欢把墓地选择在教堂的后院。

公元324年,君士坦丁大帝宣布基督教合法,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一时之间,为了基督教奉献出生命的殉道者的遗体,被誉为圣骨,虔诚地供奉在教堂里,受万众仰慕。信徒们相信,这些殉道者就是上帝的圣徒,他们的灵魂会一直徘徊在遗体的周围,所以只要靠近遗体,就能获得上帝的祝福。

所以,无数达官贵人都想死后,能埋葬在殉道者遗体的周围。渐渐的,教堂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墓地。教堂里到处都埋着死人,墙里的尸体说不定比周围居民的数量还多。

据说,在巴黎圣母院这座大教堂下面,就有无数的尸体。1786年,巴黎爆发瘟疫,城市居民大量死亡,尸体都搬到了巴黎圣母院的地下室。现在,你要是去法国旅游,你还可以去巴黎圣母院的地下墓葬。

当教堂成了欧洲城镇的中心时,也就意味着墓地也成为城镇文化、商业的中心。这样的丧葬形式,让欧洲人产生了独特的僵尸文化。比如电影《僵尸新娘》,是讲一个小伙子和死去的小姑娘发生的故事。在这个电影的结尾,一大波已经变成骷髅的死人跑到了教堂里,活人惊恐大叫,可是过了一会,活人认出了眼前的骷髅竟然是自己的亲人,场面一下子从惊悚,变得很温情。

阴阳相隔的老夫妻,相互拥抱着,去世的老爷爷摸着乖孙子的脑袋,还有去世狗狗在主人面前快乐地奔跑、打滚。似乎教堂净化了死亡,让死亡变得不再恐怖,只是生命前往另一个世界的方式。

第三种独特的丧葬形式,是出现在巴西西部的原始丛林,一个叫瓦里人的部落里。这个部落,与世隔绝,从来没有和外界文明接触过。

这个部落,把食人当作一种丧葬礼仪。当部落里有人要去世的时候,死者的家人一边摇晃尸体,一边用平稳、高亢的嗓音吟唱。部落里的人听到了之后,就会赶到死者的家里,加入吟唱的行列。

死者的家人还会走遍整个村子,挨家挨户拆下一根木头房梁,屋顶随即变得摇摇欲坠。人类学家贝丝·考克林认为,摇摇欲坠的屋顶意在提醒人们,死亡撼动了整个村落的安宁。

瓦里人不觉得食人有任何不妥,食人是为了毁灭肉体。要是把尸体整个埋在土里,瓦里人光是想想就觉得害怕。只有被吃掉,尸体才算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对死者家人和部落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除此之外,死者生前的所有生活痕迹必须被清除掉,生前种植的庄稼和建造的房屋,必须统统烧掉。之后呢,部落里的所有人都会照顾死者的家人,并且帮忙重建家园。族人的去世,可以加固族人之间的信任。

在20世纪60年代,巴西政府强令瓦里人放弃食人,改用土葬。让自己故去的族人躺在地里腐烂,无疑与瓦里人的信仰和习俗相左。只要肉体还在,生者就会一直被失去亲人的痛苦折磨。

我们之所以无法接受食人,是因为我们陷入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所谓的“意义之网”。从出生之日起,我们就被自己身处的特定文化灌输了特定的价值观,就比如处理丧事的方法。所以,在食人的问题上,我们不可避免地带有偏见。

我们自以为思想开放,实际上我们的想法已经被固有的文化传统禁锢住了。

今天的共读到此结束,在明天的共读中,我们将带领各位书友去寻找,更好的丧葬模式。

作者:夏雨晨,一个好人。

主播:空空,有书签约主播。节目主持人,文以载声,声可传情,一个有品,有度,有料的声音匠人。微信公众号:空空星球(kkxq5520)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