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阅读:220395 评论:115

精华版解读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莫言

00:00/26:48

各位有书的书友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杨枪枪。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这本书叫做《丰乳肥臀》,一听到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说,我听过,不就是莫言的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书籍吗?但是很少有人真正的看过。

而且一提到这本书籍的名字,很多人估计也是小脸一红,觉得以莫言豪飒的性格,那一定有很多不能播放的东西在里面吧,实际上呢,恰恰相反,大家可别被这书名吓到了。

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

故事跨越了从清末到现代的冗杂岁月,一位母亲绝地求生,将上官家族一代代的人哺育成长,你以为这是一个纯粹纪实的故事吗?那就错了,这可是莫言写的,莫言用他一贯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为大家建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有能够预知到自己死亡提前走入棺材的老者,有热闹的雪集市,还有收藏各种珍奇的鸟的基地等等。

这又是一部史书,时间横贯了清末到中国现代,以一个家族为缩影,展现了中国近百年的风云,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那一天母亲出生开始,中国经历了日本侵华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还有改革开放等等,这其中,母亲上官鲁氏成为了一条线,而上官家的儿女们也成为了其中的一环。

对于母亲这个角色,莫言十分在意,在采访中,莫言说书中的母亲形象,他就是依照着自己的母亲去刻画的,但是不仅仅是他的母亲,还有中国传统的劳动妇女们。

在书籍的扉页上,莫言也写道:谨以此书献给在天之灵的母亲。

书中母亲的角色身上有每一个中国传统劳动妇女的身影,他们坚韧,隐忍,勤劳,朴实,教育儿女,勤勤恳恳为了一大家人的生计操劳。可以说,母亲就是一棵大树,没有她,也没有上官家子孙们的枝繁叶茂。

而本书作者莫言,也是抱着对于劳动妇女的敬佩之心,写下的这本书。提到莫言,相信大家已经非常熟悉了,就冲着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个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可以说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莫言原本名叫做管谟业,1955年出生于山东高密,这也成为了他写作的源泉地,可以说莫言的作品几乎都是围绕着高密东北乡展开的,比如,大家都很喜欢的《红高粱家族》,一出来,就引起文坛的轰动。1987张艺谋作为导演,莫言担任编剧,共同将这部作品搬上荧幕,一举拿下了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相比于《红高粱家族》的名气,今天我们讲述的这本书《丰乳肥臀》却是莫言里程碑式的作品,莫言当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因为他那独特的语言风格和魔幻现实主义手法,而《丰乳肥臀》正能代表莫言的水平。

那么今天,我们就分为三个部分来走进这本书。

第一部分:母亲是生命的河。

第二部分,死容易,活难,越难越要活。

第三部分,每一个人身体里面都藏着一个上官金童。

在中国古代的封建观念中,非常重男轻女,甚至如今在很多地方,也有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生了男孩就被叫做弄璋之喜,意思就是说,生了一块美玉啊,而生了女孩就被称为弄瓦之喜,意思就是把女孩比作房梁上的瓦片,这样一对比,就体现出来了价值高低。

在上官家里,自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上官鲁氏的婆婆是这个家中最强悍的女人,可以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上官家是做打铁生意的,这种本属于男子的力气活,却因为上官家男人——上官福禄(上官吕氏的丈夫)、上官寿喜(上官吕氏的儿子)的无能而落在了婆婆身上。

虽然这个家的男人都不怎么样,但对媳妇的肚子倒是给予厚望,全家都希望嫁过来的上官鲁氏的肚子能够争点气,生个男孩。但是结婚一年了,别说是男孩,就是女孩子也没生出来。婆婆对上官鲁氏越来越苛责,上官鲁氏这个身世本来就凄苦的女子,更加可怜了。

上官鲁氏,在嫁到上官家之前,叫做鲁璇儿。1900年,也就是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那一年,鲁璇儿才六个月,德国军屠杀高密东北乡,父母被杀死了,她幸免于难,被姑姑和姑父抱走抚养。在姑姑的调教下,她成为了一名很贤惠的女子,成年后就嫁给了家底还算殷实的铁匠上官家。可婚后生活这样不如意,让鲁璇儿很发愁,她心里清楚问题在丈夫身上,但是她不敢说,于是刻薄的婆婆就将责任全部归到她身上。

在婆婆的施压下,鲁璇儿选择了一种有悖道德的方法,那就是和别的男人生孩子。生命的河水就这样在母亲的乳汁下一点一点繁衍下去,却不关上官家的事情。

就这样鲁璇儿接连生了七个女儿,女孩生的越多,婆婆越不满意,鲁璇儿也发愁。这已经是她第八次怀孕了,如果再生不出儿子,以后的日子就不用再过了。

这个时候正是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前期,在高密东北乡就嗅到了血腥的屠杀味,这是历史上一场预谋已久的战争,从上官家就得到了印证。

那一天,鲁璇儿正在生产,这是她第八次生孩子,婆婆早已经不对她存在丝毫怜爱,任由她在洒满灰的土炕上自行处理。就是在这一天,大栏镇往常的平静被打破,谁也没在意本镇首富福生堂大掌柜在塔台上的警告:日本人要来啦。

人们仍旧过着自己的日常,用婆婆的话来说就是:谁来了都需要平民百姓,日子照常过。就在鲁璇儿产下男孩上官金童的时候,上官家的男人上官福禄、上官寿喜都被闯进村子的日本人杀害了,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都死了,婆婆疯掉了。

日本人走进屋子却救下了难产的鲁璇儿和孩子们,因为他们想要营造大东亚共荣圈。看着死掉的公公和丈夫,还有疯掉的婆婆,鲁璇儿知道,自己就要独自带着这八张嘴讨生活了。

快要入冬了,鲁璇儿刚生完产,奶水只够一个孩子喝的。自然,生下来的这对龙凤胎孩子,只有男孩上官金童能够喝得上。虽然刚生完产,但是为了过冬,鲁璇儿也要带着孩子们去地里把萝卜搬运到地窖中,同时也为孩子们过冬的衣服而发愁。

就在这个时候,大姐遇见了沙月亮,一个贩卖毛皮的土匪。沙月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眼就看中了大姐,还送来了姐妹们过冬的皮货衣服。大姐决定嫁给沙月亮,但是母亲不同意大姐嫁给这样一个土匪。于是在一天夜里,不顾母亲的反对,大姐和沙月亮私奔了。

后来沙月亮投奔了日本人,因为叛国被追杀,大姐无奈之下,把她和沙月亮生的女孩沙枣花扔给了母亲。

从大姐私奔开始,上官家的女儿们就都不受母亲的控制,自己有了主见。二姐遇见了司马库,福生堂的二掌柜,也是后来抗日别动大队司令。可是嫁给司马库没几天,因为司马库带头捣毁了日本人的列车,日本人将司马家灭了口,二姐拼死救下了司马家的唯一血脉——一个男婴司马粮,将他交给了母亲之后也和司马库一同消失了。

三姐遇上了鸟儿韩,一个精通鸟语的外乡人,不幸的是鸟儿韩被日寇虏到了日本做劳工,三姐深受打击精神失常。

可以说日本侵占中国的那几年,哀鸿遍野是常见的,继大姐二姐三姐之后,不幸的事情再次降临到这个家里。

母亲就是在这个时候又失去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四姐,一个是七姐。四姐为了救生病的母亲把自己卖到了妓院,而为了全家不被饿死,七姐被母亲卖给了一位俄罗斯的夫人。

命运的大戏从来都未停止,多年之后,上官家的女儿们总会再聚合,而此时的上官家总要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生存下去。

就在母亲觉得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村子里来了抗日的共产党队伍,五姐看着那一身整洁的军装,毅然地加入到了抗日队伍中,在工作中嫁给了队伍的政委鲁立人,带着乡亲们一同进行思想解放,为妇女争取权利,带着母亲一同剪了短发。

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风潮正如火如荼的袭来,一派新的气象,这正是国共合作抗日时期,内部和平的假象。

伴随着抗日战争的结束,当司马库带领着二姐以抗日别动队司令的身份回到大栏镇的时候,一切又变得剑拔弩张。

说到这里第一部分就结束了,母亲在艰难的时期带着一帮儿女讨生活,接二连三的事情降临在这个家中,母亲养育的一众儿女,一个个地远离这个家,却把自己的孩子,无论有没有血缘的,都扔给了母亲,这一大家子人都需母亲操心,母亲就像是生命的河,默默地承担着儿女们的一切。

不仅要用奶水哺育上官金童,还要喂养着司马家留下的孩子司马库,更是在艰难的时候,带着全家人一起去讨吃的,看着女儿们一个个地都有了自己的主意,母亲也没有过多地责备,而是好好地帮着女儿们养活着下一代。

在那个动荡的时代,一切都是未知的,究竟还有多少艰难在等着母亲呢?

死容易,活难,但是越难越要活。

五姐和五姐夫鲁立人的队伍被投身了国名党的司马库的队伍赶了出去,临走时狼狈的五姐把她的儿子鲁胜利交给了母亲,说其他姐姐的孩子你都养着了,也要养着我的孩子。

高密东北乡现在可是国民党的天下。

司马库带来了诸多新鲜的事物,最为特别的是那个叫做巴比特的美国人,后来成了上官金童的六姐夫。在上官家族女人们的身上,接连刻着时代的标志性烙印。母亲在这个时候反倒是更为的开明,母亲说过,上官家的女人一旦认定了的男人,哪一个听的了劝。

战争的残酷不会因为这一时的风平浪静就永久的掩埋在高密东北乡的河床淤泥中,反倒会更为剧烈的酝酿着。不久之后,在历史上那鲜红的一笔即将被书写:国共三年内战。

在这之前,司马库在高密的日子很是惬意,以至于老百姓也在这样的安宁热闹下暂时忘记了之前的痛苦。

电影在高密东北乡首次上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新鲜玩意;巴比特和司马库进行着降落伞的飞行演练,这也是新鲜的玩意;六姐和巴比特在教堂上的洋气婚礼也是个新鲜玩意。除了这期间三姐从悬崖落下去摔死,确实没有太沉重的打击,至少上官家的日子在母亲的操持下不再狼狈不堪。

日子走着,华丽的新鲜感被鲁立人重新回归的枪林弹雨给粉碎。共产党的部队又住进了高密东北乡,上官家的女婿们注定要你死我话。最后二姐和二姐夫司马库打不过跑了,也把自己的龙凤胎孩子留给了母亲,而二姐,六姐和六姐夫巴比特在这次争夺中丧生。

重新占领东北乡的共产党开始了土地改革,也开始了阶级划分与批斗,在这期间,因为父亲是国民党人,二姐留下来的孩子司马凤和司马凰被极左的领导枪毙。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了,三年内战不断到白热化阶段,终于迎来了最后了决战。

高密东北乡成了决战场。大家都开始背井离乡,母亲拖家带口加入其中,撤退的途中冻伤饿死的人太多了,一位老妇女,在自己家破烂的屋子里,走进了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棺材,母亲看着那个老妇人,想要拉住她,却听见她说,自己已经知道命数已尽,哪里都不如自己家,死也要死在家里。这一句话说到了母亲心里,带着孩子走下去也是死路一条,于是母亲横下心,不走了,她要带着孩子们回家,母亲活了大半辈子,知道了一个道理:就是死也要死在家里!

返回家的道路险阻,他们遭受着炮弹轰炸,电光和火舌凶猛的袭击。天空中的轰炸机,地面上的枪弹,不断袭来,但是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母亲的执念:回家,带着孩子们回家!

寒冷的夜晚,凄凉的磷火,母亲带着孩子们和别人抢夺能够避风的坟冢。在这残酷的现实生存中,母亲更为强仞,像是蒲苇一样,为了孩子们活,她要更为坚韧地活着,母亲说,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嘛!

终于他们回到了家。不久后,国共战争结束了,新的年代开始了。伴随着第一场大雪的高密东北乡像是经历了一场转世轮回,在雪中变成了一个新生儿。

高密东北乡举办了一场雪集,在这场雪集中所有的人都不许张口说话。身为“雪公子”的上官金童被轿子抬起进行着巡视雪集的任务。雪集这一天,女人们为了乞求多子多福,乞求奶水旺盛,都要来拜一拜“雪公子”,雪公子赐福的方式也很独特——摸一摸女人们的乳房。

在高密东北乡,乳房某种意义上来说代表着一种幸福的期盼。女人是要做母亲的,而母亲哺育孩子就是要用这一双乳房。

“丰乳肥臀”包含着的是女性的两面:母性的诱惑和母性的慈爱。

对于上官鲁氏来说,乳房代表的还有上官家的延续,上官家的生存的重量仿佛都系在了上官鲁氏的乳房之上,有着恋乳癖的上官金童对这一点有着更深的理解。

雪的降落给劫后余生的人们以希望,带着圣洁与福祉降临人间。所有的苦难在和平中都变得不值得计较,生活继续开始,能安稳的过日子就是幸福。

人们对于幸福有许多的期盼,比如身体健康早生贵子,人丁兴旺家有余庆。和平的土壤中便酝酿着,发酵着诸多的“奢望”。对于母亲来说,子女们的幸福也就是她的幸福。

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有和平稳定的环境,文化就会开花;但和平的环境中,危难也在发芽。文革开始了,为了开垦高密东北乡那上万亩荒草甸子,大栏镇的青年男女,统统被吸收为国营蛟龙河农场的农业职工。上官金童也不例外。

上官金童被分配到了畜牧队,在这里他遇见了当年那个被卖给俄罗斯妇人的七姐,现在改名叫做乔其莎。由于文革划分的党派,这个省医学院毕业的七姐被划分为右派,在农场实行改造。

七姐不服气这里违背客观医学道理的配种实验,公开与马瑞莲作对,被马瑞莲——也就是改名后的五姐,分配到了畜牧队,和上官金童一起放羊。

人们都乞求精神上的满足和丰腴,但是没有了物质辅佐的精神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多少人都想着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能够用精神来力挽狂澜,可是少了基本的粮食糊口的生活会将人的精神尊严一步步拖向深渊。

饿殍遍野的一九六零年,三年困难时期开始了。上官金童亲眼看见七姐为了那白面馒头而失掉了高傲的性子。

曾经在配种问题上宁可得罪人也绝对要维护科学道理的乔其莎如今却因为饥饿而委身于食堂的张麻子。

文革进行的节奏又快了起来,红卫兵肆意的横行霸道。为了救家人自愿卖身到窑子里面的四姐辗转回到了家里,一辈子的卖身的积蓄被洗劫一空,还遭到了残酷的批斗,最后死于卖身感染的旧病。

而上官金童最后因为在农场改造期间稀里糊涂被冤枉的杀人案子,被判处刑罚十五年。

生命的胡琴声总要在高密东北乡的大地上悠悠的低声婉转几个轮回,戛然而止之后,便有那说不尽的苍凉故事。

说完这个,第二部分结束了,可以说上官家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大姐跟着沙月亮,回家之后因为杀人,被枪毙;二姐死了;三姐疯了;四姐死了;六姐死了;七姐死了;而和上官金童一起降生的八姐,因为眼睛盲,在困难时期,为了不拖累母亲,也投河死了。现在,就剩下下一辈的孩子们活着了。

上官家的故事还会怎样呢?被给予希望的上官金童最后如何了呢?

咱们接下来说最后一部分内容:每一个人身体里面都藏着一个上官金童。

莫言说,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精神上都藏着一个上官金童,对于母性有着依赖的恋乳癖患者。

想一想,不只是知识分子,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上官金童的影子,有摆脱不了的依赖性。上官金童是上官家唯一的男孩,从一出生就生活在姐姐的呵护之下,母亲更加疼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

让人头疼的是上官金童从一出生就患有恋乳癖,这自然是莫言赋予人物的一种夸张的怪病,但这也就暗示着,上官家唯一的男丁,不仅仅在身体上摆脱不了对于母性的依赖,在精神上更是摆脱不了。

因为这个怪病,上官金童从来不食人间烟火,只喝母乳,母亲的乳汁没有后,转变喝羊乳,所以他走到哪里身边都会跟着一头羊。这头羊就像是一个标志一样,上官金童摆脱不掉这样的依赖,就永远不会长大。

上官家的人生生死死,从一个时代跨入另一个时代,中国的历史在这短短的百年间竟然呈现出来了这么多的面孔,谁能够想到上官金童在改造农场被卷进了一场杀人案子中,被判刑十五年,被关进监狱的十五年里,这世道发生了诸多翻天覆地的变化。

终于,上官金童要出狱了,但还不如不出来。在监狱待久了会把这种生活当做习惯的。上官金童这个有着恋乳癖的男人在这惶惶不安之中面对着十五年不曾见过的世道。

上官金童甚至乞求监狱的管理员不要让他出去,他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了。在回去的路上,他惶恐,他不安,他感到陌生,他焦灼,他怯怯发抖……他唯一想要见到的就是母亲——上官鲁氏,这个生养他,哺育他,从来不会嫌弃他的女人。

上官金童在去往大栏镇的大巴站里面遇见了鹦鹉韩——大姐上官来弟和后来回来的鸟儿韩的儿子,当年入狱的时候他还是个那么小的孩子,如今已经成家立业。是的,上官金童都已经四十二岁了!

母亲和鹦鹉韩的老婆不合,自己搬到了曾经那个老道士住在的七层宝塔里面。

上官金童在回来的途中就已经嗅到了这个时代错综复杂的味道。金钱逐渐的膨胀了起来,充满了从苦难之中走过来的人们的日子,有人抢先一步,有人落后十里。

最让上官金童想不到的是处在这个时代之中的人们的思想也随着这花花绿绿的斑斓景象一同变得浮躁不安,狂热难耐。比如:鹦鹉韩那满嘴油滑和怕老婆的样子,还有他那长的像蛇一样的老婆自私自利冷漠无情的心肠。

多少的爱可以被时光温柔的相待啊,上官金童无疑是幸运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多少人穷尽一生都无法释怀的心结,当看见白发苍苍的父母之时,能够乞求的就是希望时间慢一些,慢一些,再慢一些。

儿子老了,母亲更老了。这十五年像是十五个世纪那么漫长,时间搜刮走了太多的东西,也象征性的给了点补偿:母亲瞎了眼睛,可是还好好的活着啊。

可回来不久,上官金童就犯病了,想要喝奶,甚至病的奄奄一息。这场病像是自甘堕落的掩饰牌,说是回来之后的水土不服,但是真正不服的是什么?是这个时代里破旧立新的生存法则。

每个人都怕离开赖以生存的东西,习惯会使得人们在生活之中享有稳定的安全感。在接触到新的事物的时候,人们往往不是兴奋的尝试,更多的是好奇的观察。

这一次,上官金童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与软弱,也决心去改正,好好的追求自己的下半辈子,可是你要知道,所有虚张声势的勇气最后都会像是皮球一样的渐渐的泄气。何况是上官金童。

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到处踊跃着新鲜的事物,就像是春季一般,在这个时期里面有春日的生机勃勃万象更新,也会带着沉积了一冬天的流感病菌。苏醒的不仅仅只有鲜活的、翠绿的、动人的、向上的、新鲜的生命,还有那腐败的、丑陋的、肮脏的、投机取巧、徇私舞弊、溃烂不堪的罪恶。

鹦鹉韩和他的老婆耿莲莲合办“东方鸟类中心”,骗取银行巨款,挥霍浪费,穷奢极欲,最后锒铛入狱;五姐的女儿鲁胜利因为贪污受贿巨款被判死刑;发达了的司马梁回乡投资,花天酒地,惹是生非,最后逃匿……而上官金童,最后一事无成,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见过了种种场面的上官金童在这个时候才找到了心的真正归属——他的母亲。

于是在母亲生命最后的时刻,上官金童陪伴在她的身边,在教堂里,母亲走完了这一生。

而上官家唯一的儿子,上官金童,在这个教堂里竟然意外地遇见了和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最后上官金童在母亲死后,皈依了基督教。

好了,说到这里,我们今天聊的内容就差不多了,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今天为你分享的内容。

首先我们讲了《丰乳肥臀》这本书中,母亲上官鲁氏坎坷的一生以及母亲所孕育的儿女的曲折命运,展现了母性的伟大与无私。同时,我们从上官家族的生生死死中窥探见了中国近现代的冰山一角。

其次我们重点分析了上官金童这个特殊的人物的存在意义,在他的生命中永远摆脱不掉的一种依赖感是我们每个人身上对母性的依赖的集中展现,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官金童让我们找到了人性深处的另一个自己,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被时代推着走的那个自己。

好了,今天我们分享的内容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如果想了解关于《丰乳肥臀》的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本周共读。搜索微信公众号“轻读实验室”,或拉至今日文稿末尾,保存二维码图并扫一扫关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莫言”,你就可以领取到本书的定制版思维导图。记得听完去领取哦。我们下期再见。

本期策划人:泽雨,短视频编导,有书等多家平台签约作者,喜欢旅行,摄影,读书,写字,弹琴等。微信号fengjuzhudejiedao17,愿我的文字,能够温暖你心中柔软的角落。

主播:杨枪枪,有书签约主播。媒体人。每晚9点和你说晚安,用声音治愈每一个孤独患者。公众平台:小杨说事儿。微博:杨晨太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