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拥抱的温度,足以萌生一场爱情  

阅读:242947 评论:90

第一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德] 本哈德·施林克

00:00/09:12

正文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你是否还能记得第一次见到ta时,ta的模样?那一天有怎样的风,怎样的阳光,是晴天还是雨天?在当时你会知道,ta将是住进你心里,此后一生也难以忘记的人吗?很多让我们回肠荡气的往事,也许开始时只是非常微末的,那个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随着这些小事,一点点扎根在你的心里。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翻开这个故事的起头:一个拥抱的温度,足以萌生一场爱情。

1

故事要从男主角米夏十五岁那年说起。

米夏是一个德国少年,他所处的时代,正是二战后德国开始重建的时代。十五岁那年的秋天,米夏得了黄疸病。

那是十月的一天,他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反胃感,他靠住墙壁,尽力捂着嘴,可是嘴里的东西还是顺着手指喷了出来,他无法克制的呕吐起来,头昏眼花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有力的手臂搀住了米夏,领着他穿过黑洞洞的门廊,来到了一座院子里。

女人打开水龙头,给米夏洗了手,又捧着水把他的脸洗干净,给他一块干净的手绢,然后女人利索的提起水桶,把米夏呕吐在街边的秽物冲到了下水道里。当女人做完这一切,转过身来,她看到了米夏在哭。她惊讶的说:“小家伙。”然后一把将少年搂在了怀里。她就这样拥抱着米夏,直到他停止哭泣。

女人问米夏住在什么地方,之后便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扶着米夏的胳膊,把他送回了家。她的步伐很快,很果断,到家门口后,她就告别转身而去了。

从那时起,一直到第二年的二月,一整个秋天和冬天,米夏都虚弱的只能在家中养病,他躺在床上看天空看云彩,听到院子里有孩子玩耍的声音。他对母亲提起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曾经帮助过他,母亲便提议等他病好以后,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一束鲜花去看看她,对她表示感谢。

2

第二年的二月,米夏从病中恢复过来。他又去了那所房子寻找那个女人,那是一座四层高的老房子,笨重而陈旧,年久失修,被火车的烟熏得黑洞洞的,里面住的大多是城市边缘人群。米夏说,后来的很多年里,他反复梦见这座房子,它可以随时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任何地方,他每次都在梦里走近这座房子,把手放在门把上,却再也打不开门。

十五岁的少年米夏就这样拿着花去看望女人了,他从房东那里知道她叫“史密芝女士”。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和她打招呼的,也许就是两三句感谢帮助的话。说这些话的时候,女人正在小小的厨房里熨烫内衣和围裙,米夏从侧面观察她的脸,高额头,高颧骨,两只浅蓝色的眼睛,均匀丰满的嘴唇,一幅平淡冰冷的面孔,其中有些动人和漂亮之处。

米夏准备走的时候,女人让他在门口等一下,她正好也要出门,可以一起走一段。她在厨房里换衣服,门开着一条小缝,米夏看到了她换衣服的样子,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到她如何脱掉围裙,穿上衬衣,又穿上长筒袜。这时,女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少年的目光,把脸转向门边,看到了米夏的眼睛。女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惊奇和谴责,又像是知情和疑问。米夏脸红了,他面红耳赤的冲出房间,跑下了楼梯,然后跑出了那座房子。

直到跑出去很远之后,米夏才开始回忆刚才的一幕,他为自己像个小孩一样落荒而逃感到不满,同时又回想起史密芝女士的身体。她大概有三十多岁,身体强健,很有女人味,比同龄的姑娘们丰满,但这样的身体如果在游泳池出现,也不会引起米夏的注意,拿为何在当时会让自己无法把目光移开呢?

多年之后,米夏才明白,并不是因为身体,而是因为她的姿态和动作,对一个少年充满了难言的诱惑,成年后的米夏也曾经请求女友穿长筒袜给他看,但他从未解释、也从未对人诉说过,他曾经在门缝里看到过的那一幕。

3

一个星期以后,米夏又站在了史密芝女士的门前,他试了一个星期不去想她,但是没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医生还不允许他去上学,他只能在家中无所事事,成天读书也已经感到厌烦,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本来就对男女之事感到新鲜和陌生,于是他开始梦遗,感觉到内心和身体的欲望涌动,越不愿意去想,脑中却越多的缠绕着史密芝女士的身影。

他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哪来的勇气再去史密芝女士家里的。他一天比一天更清楚,他无法摆脱这样的念头,于是决定把那念头付诸实践。米夏心想,也许去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他只是为那天的事向女人道歉,然后友好的告别,但是不去的话,他就会一直陷在危险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史密芝女士并不在家,于是米夏坐在楼梯上等她回来。不知等了多久,她出现了,一手提着煤球篓子,穿着一身有轨电车售票员的制服。看到米夏坐在楼梯上,她没有生气,也没有惊奇,更没有嘲笑,她只是看上去很疲倦,她把煤球篓子放下,在外套口袋里摸索着找钥匙。

她对米夏说:“地下室还有两个煤球篮子,你能去把它们装满提上来吗?”

地下室是一个大煤堆,当米夏去提煤的时候,煤堆突然晃动起来,倒塌下的煤块几乎淹没了他。当他提着两篮煤球回到楼上的时候,已经全身全脸都是煤灰了。史密芝女士看到米夏的样子,先是咯咯的笑,然后放声大笑:“小家伙,瞧瞧你什么样子?”米夏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黑脸,也和她一起笑起来。

“你不能这样回家,我给你放洗澡水,再把你的衣服洗洗干净。”当米夏走进浴室脱掉内裤的时候,史密芝女士还在静静的、仔细的打量着他,米夏脸红了,他迈进浴室,潜入水中。他听见史密芝女士拿着他的衣服在阳台上拍打煤灰,很快她又回来,对米夏说:“用点洗头膏,洗洗你的头发,我去给你拿浴巾。”

十五岁的秋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米夏遇到了史密芝女士,这个在街边救起他,清洗他,并且给他一个温暖拥抱的女人。之后,他又两次回去寻访这个女人,年龄相差20多岁的两个人,他们之间将发生什么样的纠缠呢?

本期策划人: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朗读”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