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智者  

阅读:140866 评论:84

第十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杨照

00:00/09:36

正文

《史记》是一部非常伟大的著作,司马迁不仅给我们留下了数量庞大的王侯将相的经典故事,还把笔触伸展到各行各业,展现一些在特定时代中具有特别社会意义的角色,比如卜者、医者、商人。这些人物往往因为其行业的特殊性被写入历史,所以几篇合在一起,会形成别致的社会史。

1

《日者列传》中的日者,就是占卜者,在文中指司马季主。比较奇特的是,在这篇列传中司马迁一改写人物传记的旧例,并没讲述司马季主的生平来历,全文只讲了他与汉初名人宋忠和贾谊的一段对话。

事情的起因是,宋忠和贾谊休假闲聊时,贾谊突然想到一句古话“古之圣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中”,于是俩人就去集市上找那些摆摊算命的,看他们是不是真有什么特别的才能。

结果他们就看到了司马季主。一番交谈下来,俩人感到特别奇怪:为什么像司马季主那样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人,会沦落到摆摊算命为生呢?

心里这么想,嘴上就问了一句,“何居之卑,何行之污”? 

这句话得罪了司马季主,他马上针锋相对地来了一句:“何言之陋?何辞之野?”意思就是,来,你们说说,你们到底看重什么人?为什么把“卑、污”这样的词安在我头上?

宋忠贾谊赶忙解释说,世人都认为有钱有势,尤其是有政治权力的是人才。在市场摆摊算命,所处非其地,所以叫“卑”。算命的说话没准,靠胡说八道骗人钱财为生,因此叫“污”。

从宋忠、贾谊的解释中可以看出,他们是站在官本位的立场,瞧不起算命的。那么如果用算命的本位去看待问题,又会如何呢?

司马季主从两个方面进行了说明:一是当官的不一定就值得尊重,二是算命的也未必就卑污。

先说第一个方面。世人大多把是否贤能与权力大小紧紧连在一起,因此也就很少能分清贤与不贤。事实上,真正的贤人不一定会去当官。因为他们不仅有才,更有德,有许多原则和坚持,当他认为一个官职不能发挥他的能力,或者需要他违背自己的本心时,他是不会接受的。

所以官场的现实是官有好的,也有坏的。有些位高权重的官,坏到只会巴结讨好、彼此吹捧、千方百计钻国家政策的空子为自己谋利,这些人简直就是不带刀抢劫百姓的土匪,算什么贤人?有什么可值得尊重的?

当然,这段话可以看作是司马迁借司马季主的话评判现实,并借机阐明自己的观点:真正的官员应该忠于职守,比如平定盗贼、抵抗外来威胁、禁止偷盗行为、关注农业生产等等。如果做不到,就意味着他根本不应该做到这个位子,是僭越了更有能力的人的位子。

第二个方面,算命的人是不是就一定“卑污”呢?

司马季主说,古代不只大事要卜,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同样要“占吉凶”,占卜的人从来都是一个重要的工作,怎么就“卑”了呢?

而且,占卜者之所以收钱,是因为为人提供了很好的服务,比如给人治病,帮人成功,替人消灾……结果那么好,酬金却很少,怎么能叫“污”呢?

至于指责占卜者说得不准,就更没有道理。占卜者依赖天地运行形成自己的意见,天地尚不完满,怎么能要求人世圆满呢?再说,占卜者所要占卜的道理本身就有太多的变数,你怎么能要求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准呢?

司马季主的话,不仅是在告诉贾谊和宋忠,做官的不一定就是贤才,算命的也同样很了不起,而且是在告诉他们,不能有官本位的思想,别小瞧了其他行业的人,而应该向其他行业的人学习,这样才能更清楚地了解人,让自己的策略和知识更有说服力。

事实上,我们读《史记》,看过那么多不同时代、不同行业的杰出人物后,也应该认识到,人可以有很多种活着的方式。如果一个人认真面对自己生命的追求,在对待自我、对待生命的情调上忠于自己,在对待别人的时候忠于他人,那么这个人就是高贵的、值得肯定的。这跟他有多少钱,多少权力,或者住在哪里、从事什么职业毫无关系。

2

“古之圣人,不居朝廷,便在卜医之中”,这句话很关键,因为除了卜者,医者也同样称得上智慧担当。

我们以《扁鹊仓公列传》中的扁鹊为例,来说说汉医的智慧。

扁鹊是中国历史上的名医,他本来是郑国人,姓秦,名越人。据说他年轻时,一个叫长君桑的神仙看到他非同一般,就给了他一瓶药,他喝下去后就有了特异功能,可以直接看到人的内脏,从而准确了解人体的真实问题。所以他的脉诊,不过是为了避免别人害怕而弄出来的花架子。

扁鹊经常在齐国和赵国行医,这个名字就是他在赵国行医时自己取的。

扁鹊因为准确地预测到了赵简子两天后就会醒来,而被赵简子视为神医,迅速崛起;此后,又因救活了刚刚去世的虢国太子,扁鹊可以起死回生的名声便传遍天下。

当然,太子当时并不是真死了,而是阴阳颠倒,一时气闭不通,扁鹊用针灸的方法,及时让其阴阳调和,就把人救回来了。

司马迁用这种传奇方法彰显了扁鹊的历史地位,并不是想教人如何做医生,而是要整理中国医方中最精微的细节和道理,说明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医生,要做到扁鹊那样,医生需要对人及人体的内在运作有一种洞识的智慧。

有了这种智慧,不仅能医人,离开医学领域,对人生也有参考的价值。

在“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中,扁鹊看到蔡桓公不相信自己,料定他会病发而死,就早早逃走了。这个故事其实反映了中医医理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知微,也就是作为良医,真正要做的是看到尚未发作的病症,及早予以治疗。可是,有时候病能不能看好,还要看医患关系如何,看患者肯不肯配合。

《扁鹊仓公列传》里提到了“六不治”:不相信医生的不治;要钱不要命的不治;不肯配合医生、在生活上无所节制的不治;找不到病因的不治;身弱不受药的不治,信巫不信医的不治。

依这些人对待病症的态度,就是治也治不好,索性不费那劲,这也是医生的一种智慧。

当然,扁鹊不只以医药闻名,他还是一个社会观察家,随便走到一个地方,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体察当地风俗,并加以利用。比如邯郸的风气是“贵妇人”,也就是女性生病后舍得花钱,他就宣称自己是专治妇人病的名医;洛阳的风气是尊重老人,他就成了老年病医生,专治“耳目痹”;到了咸阳,秦人疼爱小孩儿,他摇身一变,又成了儿科专家。

医术高超、见识独到、深谙人心、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为自己服务。这是扁鹊作为一个医生的智慧。

当然,司马迁心中的人才不仅有卜者和医者,还有另外一个领域的人才他绝不忽略,那就是商人。他把《货殖列传》放在列传倒数第二篇,全书压轴的位置,就是因为他要表达一个跟当时的传统、世俗智慧不太一样的判断,也就是:商人、货殖不应该被放在社会最底层,而被人看不起。

司马迁在对人物作评判时,有一个基本的立场叫“史家的立场”,也就是不依循任何一家,而是从历史的角度,观察、记录不同的现象,在观察与记录过程中,展现人物形象的多元性,将那些在各个群体中被遗忘的智者,一一挖掘出来,将他们的态度、智慧连同他们一起,永远留存在历史之中,启迪着后人。

本期策划人:掬水月在手,平日钟爱读书,闲时喜欢用文字捕捉感动,记录心情,讲述故事。有书签约作者,荣获有书“2018年度智库达人”。希望在阅读、写作的路上,与你不离不弃,共同成长。

主播:放公子。电台主播。愿将世界的一切美好,用声音描绘,讲给你听。微博:江城董放。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历史”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