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幼的肩膀,承担不起你的沉重期待  

阅读:259017 评论:133

第一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赏新晴

00:00/10:52


正文

从小我们就常听父母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成才。”很多人小时候想必都挨过父母的巴掌吧,他们觉得这是对我们的鞭策,对我们的教育,让我们知道犯错的代价,才能减少犯错的次数。

可是,所有的错误都要用如此折辱和暴力的方式来解决吗?甚至有很多事,真的是孩子的错误吗,还是无心之失?甚至根本就是父母的期待太高,而导致孩子动不动就遭到责备呢?父母又为什么会对孩子的错误,如此大动肝火呢?在听今天的故事时,你可以好好思考一下这些问题:

“我年幼的肩膀,承担不起你的沉重期待!”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主角是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我们叫他“眼镜仔”。他整个人干干瘦瘦,捏不出几两肉,却戴着一副很笨重的眼镜,他的近视已达七八百度了,医生常提醒他,再不控制可能会失明,但是他没办法,每一天都还是用眼过度。

眼镜仔的妈妈,不妨称为“小圆妈妈”好了。她全身圆滚滚的,作风强势,语速很快,第一次见面,说话就像连珠炮一样:“老师,我跟你说,我这孩子就是笨,什么都教不会”,然后转身就指责起儿子:“我都给你请了十个,哦不,十一个家教了,这次再没效,我就一个老师也不请了,让你自生自灭!”

接着又转脸对老师说:“老师,不要客气,我儿子要是不乖,或者题目写错,你就使劲打下去,孩子有错就是要教育!”然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赞成体罚和严厉管教的那一套教育理念。

整个过程中,眼镜仔没说过一句话,他驼着背坐在一边,连呼吸声都很轻,整个人看起来又瘦又小,始终没有抬头看两人一眼,仿佛这对话与他无关,他只是局外人。

开始上课以后,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孩子的不对劲,每当老师指出一个错误,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无关紧要的瑕疵,眼镜仔都会反应非常剧烈,肩膀拱起来,脸快速转向一边,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

“你这是怎么了?”

“我以为你要打我。”

从这里开始,作者和眼镜仔谈了起来,才知道他是经常被打的孩子,只要考试成绩不理想,或写错题,不但妈妈会打,连请来的家教也会打。前一个家教是男的,打人力气很大,最后还是辞职了,还对妈妈说:“我打你儿子,打得都累了。”妈妈就更生气,疯狂地骂眼镜仔:“太笨了,没人愿意教你,害我要一直找老师!”

作者听完这些,对眼镜仔认真承诺,绝对不会打他,但眼镜仔没说什么,似乎也不太相信的样子,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教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眼镜仔教起来确实让人有情绪,一模一样的提醒,前一分钟才讲完,后一分钟就忘了,老师拼命引导暗示,就差直接说出答案了,他还是卡在那里,对于“写下答案”这件事,似乎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其实眼镜仔不是笨,他只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他太怕写下的答案是错的,就又会招来一顿否定、甚至毒打,所以一到写答案的时候就怕得浑身颤抖。平时讲解题目的时候,顺着题意一步步拆解,他都可以听懂掌握,口头提问也都回答的很理想,但一到要把答案写到纸上的时候,他就全身僵硬,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一场45分钟的考试,他可能要浪费30分钟,只为了战胜“我可能会写错”的心理障碍。因为无论是妈妈还是曾经的老师,都不给他任何犯错的空间,他不能相信犯错只是件寻常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不是笨,而是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变得比别人更谨慎,更忐忑,最终给人一种笨拙迟钝的印象,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笨。

模拟考试成绩下来,眼镜仔考了PR83,简单来说,他的分数高于参与这次测验的83%的学生,应该说是很亮眼的成绩,但是台北市的竞争很激烈,一个细微的差错就会和好学校失之交臂。小圆妈妈对儿子的成绩很不满意,当着老师的面就扇了眼镜仔两个耳光,伴随着高八度的谩骂:“你怎么这么不成才?你爸的同事都问你考得怎么样,我怎么说得出口,难道我会告诉他们,我儿子可能在台北市,根本找不到好学校可以念吗?”

小圆妈完全无法自控的嘶吼着,把陈年往事全部拿出来数落一番,老师也站在旁边一起听着,似乎也在一起挨训,在责怪她没能把孩子教好。骂了半个多小时,小圆妈终于停了下来,让老师可以开始上课了。

老师只和眼镜仔的爸爸打过几次照面,他一直很忙,在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上班,从小职员熬了20年终于坐上总经理的位子。他习惯加班,最早也是九点到家,每次一回来,小圆妈妈就立马迎上去,端茶倒水,和颜悦色地伺候着,但是温馨的气氛维持不了多久,爸爸就开始抱怨。

“你是怎么教小孩的,一个月跟我拿那么多钱,一个儿子都教不好?我公司王经理的女儿考上了北一女校,刘董事的儿子也上了清华,我儿子倒好,一次PR都没超过90,他要是再考不好,就不要在台北读了,干脆送到美国!”这样的争吵声,只要眼镜仔爸爸回来,就总能听得到。

大考逐渐逼近,眼镜仔的成绩始终没改善,小圆妈更是变本加厉地动手、呼巴掌,拧手臂、用脚踢踹,把耳朵拧成猪肝色才放手,小圆妈妈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也没什么社交,她的存在价值到底是大是小,主要由丈夫来决定,而丈夫给的期望太沉重,她只能分给眼镜仔承担。有一天,她打到打不动,掩面哭倒在沙发上,“你不认真读书,你爸爸都不想回家了,他说你是扶不起的阿斗,让他很失望,看到你就心烦。”

母子两哭成一团,作者看着这一切,心中涌现出深深的悲哀,她知道这种状况不会改变,只要眼镜仔的父亲仍然执着于儿子的成就,而妈妈执着于把丈夫放在人生的第一位。

眼镜仔的父亲有良好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只有这一个孩子,只要是对他未来有助益,任何名目他都愿意投资。小圆妈外表雍容优雅,在外人面前轻声细语,花很多时间栽培眼镜仔,定期和老师交流孩子的学习状况,老师曾夸妈妈是个尽责的好母亲。眼镜仔吃穿都是最好的,每天名车接送放学,任何人见了都会说他命好,生活在幸福的环境中,他的父母好爱他,而他们的爱很正常。

总结


眼镜仔,这个妈妈眼中恨铁不成钢的笨孩子,其实只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他的父母过于看重他的成绩,把考卷上的数字看做这个家未来一切的指标,也是家的希望和脸面。一个孩子负担不了这样的期待,早已扭曲和过早地被压伤了。

本期策划人: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赏新晴,有书签约主播。夜色阑珊之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说一段心声。微信公众号:听晴声(ID:sxqreading)。

保存上方二维码,扫一扫关注后输入“孩子”领取思维导图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