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全有,才算得上一个世界  

阅读:135352 评论:228

第十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11:53

正文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曾说,“为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

有苦有乐,从苦闷中发现快乐,才最让人安宁,最让人快活,才能给人最为长久的喜悦。今天的勤劳,为的是明天的闲适;现在的运动和锻炼,为的是日后的健康。只有苦尽甘来,才能其乐融融,收获美满和幸福。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迎接新生,每天都有人被迫离开,用心去感受喜怒哀乐,那就是最真实的生活。一场灾难过去,表面上一切如常,可这场经历却深深地刻在人们心上,悄然改变了人们的想法。

亲爱的书友们,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共读阿尔贝·加缪《鼠疫》的第十个主题:苦乐全有,才算得上一个世界。

1

虽然再过几天城门的禁令就解除了,但里厄医生每天仍然很辛苦,劳累程度不亚于鼠疫猖獗的时期。尽管如此,期待彻底解禁的心情还是消除了他的全部疲劳。

这天他刚回家,母亲就告诉了他一个坏消息,塔鲁发烧了,而且头疼得厉害。里厄医生听了大吃一惊,赶紧跑去看他。见面后,塔鲁说自己可能感染了鼠疫。

里厄医生为塔鲁做了全面的检查,为了安慰他,说他的症状并不明显。可里厄医生私下告诉母亲,塔鲁的情况可能是鼠疫初期的症状。

其实,塔鲁是打过预防针的,不过,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不小心漏掉了最后一次血清注射,而且又忽略了一些日常防范措施,这导致他在最后的胜利时刻,感染了鼠疫病毒。

塔鲁的病情很奇怪,呈现出两种鼠疫的症状。里厄医生给塔鲁注射了血清,输了营养滋补液,几个月来尝试过的措施都实施了,接下来就只能等着看最终发挥的效果了。

整整一个晚上,塔鲁都在默默忍受着病魔的袭击,他紧咬着牙,一声不吭地拼搏对抗。里厄医生不放心,让母亲先去睡,自己来照顾塔鲁。每当两人目光相对时,塔鲁都用劲挤一个微弱的笑容,表示自己还撑得住。

天亮了,塔鲁看上去稍稍好了一些,不过他们都明白,这只是短暂的缓和。里厄医生给他喂了点水,本想让他休息,可他很快又遭遇了新一轮高烧侵袭,这让塔鲁笑容僵在了嘴边。

早上七点,里厄医生的母亲又回到了塔鲁的床前,这让塔鲁找到了一些慰藉,因为她那朴素慈爱的身影,像极了自己深爱的母亲。

塔鲁的母亲身份卑微,可他的父亲却是一个大法官。他十七岁那年,听了父亲主理的一次审判。当父亲冷峻地宣判被告死刑时,他觉得父亲不再仁爱和善,这件事甚至影响了他的世界观:在塔鲁看来,没有人可以决定他人的生死,可他同情的那些人往往就是凶手,这让他无可适从。于是,塔鲁选择了自我流放,逃离了富裕的家庭。

世界上只有祸害者和受害者,可塔鲁决定永远站在受害者一边,以便对已经产生的伤害加以限制,让自己的内心获得一丝安宁。

这次鼠疫,他尽力了,他用自己的行动告诉里厄医生,即使不信上帝,也可以成为圣人。他帮助了很多人远离病痛折磨,只是,最终却没法帮到自己。

塔鲁艰难地度过了早晨,可到了中午依旧高烧不止,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反应似乎要穿透他的身体,随后,他开始抽搐,最后随着一声低沉的哀叹,塔鲁咽了气。

塔鲁死了,就在满城庆祝鼠疫即将过去的欢声笑语中死了,成了这场鼠疫最后的殉葬品之一。塔鲁一直生活在矛盾中,也许他在为别人服务中找到了自己的安宁,可是他的离去却让里厄医生失去了至交好友,这一次,他永远不可能感到安宁了。

“当悲伤来临的时候,不是单个来的,而是成群结队的。”

第二天,里厄医生收到了一封电报,他的妻子在一周前离开了人世。

里厄医生沉默不语,不是心里不痛,而是早在意料之中。这两天,或者说这几个月,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痛,最后,连唯一的心理慰藉也离他而去了。

当一个人被剥夺了希望,仅仅留下痛苦追忆的苟延残喘时,他与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又怎么会有锥心之痛呢?

2

二月的一个晴朗早晨,奥兰城的四面城门终于开放了,全城举行了盛大的欢庆活动。火车站的列车重新启动了,轮船缓缓驶入港口,饱受分别之苦的人们终于得以团聚。

朗贝尔早早等在站台上,心里急不可耐却又诚惶诚恐。为期几个月的鼠疫,把所有的爱情与亲情变成了抽象的概念。

所谓的爱变得遥不可及,以至于朗贝尔竟然希望变回鼠疫初期那样,一心只想逃出城,奔向爱人。但他知道回不去了,鼠疫让他变得驰心旁骛,让他有了爱情之外的东西。即使他想否认,也根本挥之不去。

可还没等朗贝尔看清楚,奔过来的那个身影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他抚摸着那熟悉的头发,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却不知道是为眼前的幸福而流,还是为了压抑太久的痛苦。

亲人、爱人们紧紧相偎着回家了,他们无暇顾及外面的世界,一心沉醉于战胜鼠疫的表面现象里。他们暂时忘记了苦难,忘记了还有同车到达却找不到亲友的人,忘记了那些还在缅怀亡者的人。

里厄医生和格朗走过喧闹的大街,走到了科塔尔住过的街道,却发现街道被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封了。据警察说,有个疯子在楼里向外面开枪。警察调来大队人马,一部分用冲锋枪射击疯子的房间,另一部分在掩护下冲进楼内。战斗很快结束了,警察架出来一个矮个儿男子,那男子只穿着衬衣,大吵大嚷。

格朗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科塔尔,他已经疯了。

科塔尔一直在犯罪潜逃,带着恐惧自杀未遂。鼠疫让所有规则变得淡化,这让他找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出入社交场所,参加防疫组织,走私稀缺商品,大发不义之财。

只是他没想到,鼠疫结束后,一切都慢慢回归正轨,他这个鼠疫同盟者的末日也到了,恐惧使他变得疯癫。最后,他被警察制服,又回到了那条他一直逃避的路。

里厄医生和格朗在苍茫的暮色中离开了那里。当走到自家楼下时,格朗向里厄医生告别,说他要回家继续写他的小说。同时,他告诉里厄医生,自己给雅娜写了信,他终于释然了,并且把作品中那些多余的形容词全删了。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物和生活。

3

科塔尔被警察制服的场面让里厄医生久久不能忘怀,想到一个有罪的人,甚至比想到一个死去的人还要难受。死人至少不会祸害人间,也许曾经还救助过别人,而有罪的人却如鼠疫般不知何时会爆发。

当里厄医生走到巡诊的老人家里,天已经黑了。老人每天数豆子消遣度日,通透而平静。听着远处欢庆的嘈杂声,老人慢条斯理地说:“他们是该乐呵乐呵了,苦乐全有,才算得上一个世界。”

城里欢庆的第一束烟花腾空而起,此刻不论是谁,那些曾爱过并失去的男男女女,他们都被遗忘了,无论死去还是有罪,都消散在历史长河中。

只是,里厄医生清楚,这种欢乐始终会受到威胁。医书上记载,鼠疫杆菌并不会灭绝,也不会消亡,只会藏在家具、衣物中,耐心等待,等待再次唤醒鼠群,给一座幸福的城市带去灾难和教训。

而那些当不成圣贤,又不甘心横遭祸害的人们,依然会将个人伤痛置之度外,努力做一个好医生,抗击鼠疫,抗击鼠疫制造出来的恐慌与伤害。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