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理解,才有了宽容与坦然  

阅读:165604 评论:248

第七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13:06

正文


拿破仑曾说:“懂得换位思考,能真正站在他人的立场上看待问题,考虑问题,并能切实帮助他人解决问题,这个世界就是你的。”

所以,我们不要刻意去改变别人的想法,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方向的权利。必要时,我们应该换个角度看待事情!

亲爱的书友们,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共读阿贝尔·加缪的《鼠疫》第七个主题:因为理解,才有了宽容与坦然。

1

奥兰城内的人已经被封闭半年了,他们从恐惧沮丧变得绝望麻木。然而,有一个人看着既没有疲惫不堪,也不灰心丧气,不管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精神饱满。这个人就是科塔尔。

在鼠疫爆发前,科塔尔曾经上吊自杀过一次,好在被邻居格朗及时营救,身体才并无大碍。

格朗口中的科塔尔,沉默寡言、孤僻多疑,而且行为粗野。他总是去一家简陋的餐馆用餐,而且经常会有一些神秘的外出活动。他的公开身份是酒类代理商,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两三人来拜访他,估计是他的顾客。

可自杀未遂后,科塔尔发生了非常明显的改变。他再也没接待过任何陌生人,心情也开朗了很多,人变得随和起来,似乎刻意在跟周围人搞好关系。由于格朗救了他的命,科塔尔有时还会邀请格朗一起去豪华饭店和咖啡馆,出手相当大方。

只是有一次,一个烟草女贩子讲的一则新闻,让他突然失态。烟草贩子说起,最近有一个年轻商行职员被逮捕了,因为他曾经杀了一个阿拉伯人。听到这里,科塔尔忽然焦躁起来,一言不发冲出了烟草店,吓了大家一跳。

格朗总感觉科塔尔在为什么事感到内疚,倒是里厄医生觉得,可能他只是害怕感染疫病而已。

2

不过,鼠疫扩散后,科塔尔的心情越来越好。他虽然对一些人保持着距离,但是,与塔鲁却越走越近。也许是因为塔鲁对他比较了解,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塔鲁待人很真诚,无论他多么劳累,对每个人都关怀备至。而且,塔鲁对科塔尔的评价也不错,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这个人物在成长”。

在物资匮乏的时候,城里有很多人扎堆去娱乐场所,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奢侈品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无所事事的人流连于娱乐赌博场所,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每当看到这些,科塔尔就说:“这种滋味我在他们之前就尝过了。”在塔鲁看来,这不是炫耀,也没有恶意,只是表明了他曾经历过的不幸。

科塔尔说,他经常听到有人讲,这场鼠疫过后,我要干什么什么……只是,说完这话以后,他们非但过不了安稳的日子,反而毒化了自己的生活。

被困的人们觉得看不到希望,可在科塔尔看来,这只是一个开端,而不是终结。因为人们无法顺其自然,才举步艰难。

科塔尔在这场疫情中看得极为通透,甚至一眼就看穿被困人们的心情。奥兰城的居民一边想要拼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又相互不信任,有意疏远彼此。人人都知道,即使相熟的邻居也可能把鼠疫传染给自己,所以没法对彼此真诚付出。

如今,大家都过着这种恐怖生活,这让科塔尔觉得很正常,因为他觉得,既然他经历过,那大家都该尝尝这种滋味。这一点让塔鲁无法认同,不过塔鲁却也表示理解。

毕竟,脆弱的人总想有人能够陪自己一起承担压力。在当下慌乱的时刻,善解人意的塔鲁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宽容与豁达。

3

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人还有朗贝尔,他总算搭上了一条线,结识了一对守城的兄弟。他们每两个星期换一次岗,顺便为自己谋取一些好处。只要等到他们下次换岗,朗贝尔就能出去,永远离开这里了。

他还顺道去这对兄弟家里蹭了顿饭。如今,普通人家连揭开锅都犯难,这兄弟俩还可以放开吃白米饭,怎么说也颇有门道。

当然,这些都是朗贝尔在暗地里进行的。接下来的半个月,朗贝尔加班加点地工作,为出城做了充足的准备,每天都忙到深夜,躺到床上就睡着了。只是有一次,让他产生了极度的恐惧。

一天,他从酒吧出来,突然感觉腹股沟肿胀,双臂绕腋窝转动也有点困难,心想,必是染上了鼠疫。心情沮丧的他回到家里后,察看身体,似乎并没有感染症状,这才知道只是虚惊一场。

当他难为情地告诉里厄医生时,里厄医生安慰他说,这很正常,人都会有这种反应,让他不用太在意。同时,里厄医生还帮奥通法官给他传了个话,让他不要跟走私团伙来往。

朗贝尔心里一惊,问道:“您讲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是说您必须抓紧。”

如此贴心的说辞,让朗贝尔一时竟无言以对,紧紧握住里厄医生的手,说了一声谢谢。

走到门口,他又猛地转身问道:“您干嘛不阻止我走呢?您有这种手段的。”

里厄医生却习惯性地摇摇头说,这是朗贝尔自己的事,是他早已选定的幸福,自己没什么理由反对。而且,对于这件事,里厄医生无法判定是好是坏。

里厄医生是善良的,作为医生,他选择留下对抗病毒,可是作为丈夫,他更希望能陪在千里之外的妻子身旁。既然朗贝尔选择了后面这条路,他也希望朗贝尔能获得幸福。

里厄医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并不会自诩为英雄,所以,他不会站在道德制高点评论什么,只是尊重对方的选择,不妄加干涉。

在不了解他人经历时,不去评判、干预他人的选择,就是一种善良和修养。

4

过了一周,朗贝尔终于住进了守城兄弟家,他每天都在焦急地等待,除了偶尔跟兄弟俩的妈妈说上几句话,剩下的时间就是坐在房间里,摸摸钉在墙上的一把把扇子,或者数数桌上台毯垂下来的流苏有几个羊毛球。

离开的日子终于到了,午夜就可以走了,可朗贝尔却在房间里一言不发,一直转悠。这一天,他没有数羊毛球。

下午四点多,他突然穿上衣服出了门。他打算去找里厄医生。

当他来到医院进了办公室,却看见塔鲁在那里,并告诉他里厄医生在大厅。

朗贝尔瞧着塔鲁又瘦了一圈,面容憔悴,两眼发花,原本健壮的肩膀也缩起来了。当塔鲁听到朗贝尔说晚上就要走的消息时,他很为朗贝尔高兴,还让朗贝尔多多保重。只是,朗贝尔还是请求塔鲁带他去见见里厄医生。

塔鲁想了想还是带他去了。当他们找到里厄医生时,他正在做手术。等里厄医生出来,立马问塔鲁有什么新情况。

塔鲁回答说,帕纳卢神父同意接替朗贝尔在检疫隔离区的工作,而且已经做了很多事。还有,朗贝尔走后,第三调查队需要重新组织。里厄医生点点头。

接着,塔鲁又说,卡斯泰尔完成了头一批血清的研发,并提议进行试验。听到这个消息,里厄医生开心地说真棒。最后塔鲁又说,朗贝尔来找他,而且今晚午夜就要离开了。

带着口罩的里厄医生转身、眯着眼睛看到了朗贝尔,让朗贝尔去塔鲁的办公室等他,一起下班。

塔鲁开车载着医生和朗贝尔回家,朗贝尔突然打破沉静说:“我不走了,愿意留下来和你们一起干。”

里厄医生似乎还没从困倦中缓过来,瓮声瓮气地问,“那她呢?”

朗贝尔说,他还是和原来的想法一样,只是如果走了,就会感到愧疚,也会妨碍他去爱自己留在远方的心上人。

里厄医生挺起身子,坚定地告诉他,去追求幸福并不可耻。

“对,”朗贝尔说,“不过,独自享受幸福,就可能问心有愧。”

久未做声的塔鲁突然说,如果朗贝尔愿意跟大家共患难,那他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幸福了。二者之间,必须做出取舍。

其实朗贝尔一直觉得,在这座城市,自己只是个局外人,可是现在,他清楚地认识到,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属于这里。这场疫灾关系到所有人。

朗贝尔接着说:“况且,你们心里都明明白白的,要不然,你们在医院里干什么?你们都做出选择,舍弃幸福了吗?”

一时间大家又陷入了沉默,里厄医生说:“请原谅,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既然您愿意,那就留下来,我们一起干。”

继而,他凝视前方说:“在这人世上,什么都不值得人离开自己所爱。然而,我也离开了,却弄不清楚到底为什么。”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承担后果吧!”说完,里厄医生身子一松,又倒在靠垫上。

朗贝尔很疑惑,不知道要承担什么后果。里厄医生回答:“人不能同时治病又知道结果,既然如此,我们就尽快治病救人。这是当务之急。”

他们一直忙到午夜时分,塔鲁和里厄还给朗贝尔画地图,标明他负责调查的那个街区。这时塔鲁看了看表,抬头遇到朗贝尔的目光,问到:“您给他们打过招呼了吗?”

朗贝尔移开目光,吃力地说道:“我来看你们之前,已经给他们寄去了一封简信。”

原来,朗贝尔在来之前已经做出了决定。也许这就是存在主义所说的自由,人在任何境遇之下都有做出选择的权力,并且要为之负责。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