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心中所爱去抗争,去坚持到最后一刻  

阅读:143604 评论:203

第八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法)阿尔贝·加缪

00:00/11:01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个多月了,最近总算有了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李兰娟院士带来的李氏人工肝系统和“四抗二平衡”救治模式已经初显成效,两名危重症患者转出了ICU病房。

这位73岁仍然坚持奋战在一线的战疫斗士,不断为我们带来新的希望。也许我们还在黑夜中摸索,但是有了星星之火,我们就有了希望。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想自己的梦想,想想自己的爱人,为了他们,我们一定不能放弃。

亲爱的书友们,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共读阿贝尔·加缪的《鼠疫》第八个主题:为心中所爱去抗争,去坚持到最后一刻。

1

卡斯泰尔研制的血清,到十月末终于可以投入试验了。这是里厄医生最大的希望。试验一旦失败,鼠疫也许就要再猖狂很久,或者等到哪天它自行停止。

他们刚接诊了奥通法官的儿子,在观察了二十个小时后,里厄医生认为这孩子没救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本就瘦小,如今已被病魔折磨得没有丝毫反应。于是,里厄医生想到了卡斯泰尔的血清,也许,可以在这个孩子身上试试。

当天晚上,他们实施了长时间的接种,但孩子却没有一点儿反应。次日,天刚亮,所有人都来到这个孩子的床前,想看看这次起着决定性作用的血清,到底有没有效果。

让人感到欣喜的是,孩子似乎慢慢有了知觉,小小的躯体在被子里抽搐辗转。里厄医生、卡斯泰尔和塔鲁三人,从凌晨四点起就一直守在床前,跟踪观察病情的发展情况。

不一会儿,帕纳卢神父也来了,这些日子的辛劳加深了他额头上的皱纹。过了一会儿,跑得气喘吁吁的格朗也到了。

直到七点,患儿一直双眼紧闭,脸上肌肉扭曲,用尽余力紧咬牙关。孩子在床上呻吟着,躯体一会儿僵直,四肢缓缓叉开,一会儿又逐渐松弛,四肢重新收拢,呼吸似乎更加急促了。

里厄医生他们已经见过太多夭折的孩子,可是却没有如此这般细致地观察过孩子遭受痛苦的模样。

恰在这时,孩子好像胃部被吞咬一般,身子又重新蜷缩起来,同时发出微弱的呻吟。他的身子因为打着寒战而抖动,那副细弱的骨骼,就好像被鼠疫的狂风吹弯,不停地咯咯作响。

慢慢地,高烧似乎退了,孩子的身体又仿佛死去了一般一动不动。就这样,经历了三轮反复发作,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红肿的眼皮下涌出。终于,在感染鼠疫四十八小时后,他精疲力竭地瘫在凌乱的床上。

当时还没有挺过这么久的病例,帕纳卢神父靠在墙上,身子有点往下沉,无力地说:“如果孩子迟早是个死,那挺得时间长,更遭罪。”

里厄医生猛地转向帕纳卢,张口要说话,但又咽了下去。

突然,孩子睁开眼睛,凹陷的双脸如泥塑一般,同时,他发出一声拖长的号叫。帕纳卢神父不由得跪在地上祈祷:“上帝啊,救救这孩子吧。”

随后,病房内出现了各种呻吟,整个病房的哭泣声如潮水涌动,声音盖过了帕纳卢的祷告。

里厄医生紧紧抓住床架的横档,闭起双目,一时间他感到极度疲惫,无法忍受,快步向外走去。路过神父身旁时,他被一把拉住,“别这样,医生。”

里厄医生冲动地甩给神父一句:“至少,这孩子是无辜的,这您完全清楚!”随即走出病房。神父跟着出去,低声安慰里厄医生说:“我理解,这已经超过了我们的忍受程度,不过,也许我们就应该热爱我们不能理解的东西。”

里厄医生狠狠地看着帕纳卢:“不,神父,对于爱,我另有看法。我誓死也不会爱这个让孩子受折磨的世界。”

帕纳卢脸上掠过一丝震惊的神色,怅然说:“我刚刚理解了所谓的宽容。我们一起工作,正是这件超越渎神和祈祷的事,把我们聚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您也是为拯救人而工作。”

里厄医生挤出一个笑容:“拯救人,这话对我未免过誉。我没有做那样的大事,我只是关心人的健康。”

帕纳卢神父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两人的信仰不同,定然无法说服对方。

只是,他们仍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继续与死亡和病痛抗衡。里厄医生平静后,再次向帕纳卢道歉,并握住他的手说:“现在,连上帝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2

可惜的是,里厄医生他们最终也没救回那个孩子。

神父也突然病倒了,反复地发着高烧,送到医院时,他一直紧紧握着十字架,被动地接受着治疗。里厄医生为他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并没有鼠疫的病症。次日早晨,当里厄医生再去看他时,他半个身子歪在床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最终,帕纳卢神父的病例上只留下四个字——“疑似鼠疫”。

帕纳卢神父死了,也许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鼠疫受害者。只是,他经历的也许更加残酷,他经历了自己的信仰和现实不符的灵魂拷问,这让他无所适从,曾经坚定的信念慢慢倾塌,以至于让他无法再坚持下去。

到了万圣节,里夏尔医生说,疫情已经达到了他所说的水平线,以后只会下降。当然,这必须归功于卡斯泰尔新研制出来的血清。只是卡斯泰尔还不敢做任何预判,毕竟瘟疫史上出现过意料不到的反弹。

就在省政府准备请医生召开研讨会,讨论如何避免反弹的时候,里夏尔医生也被鼠疫夺走了生命。

这无疑让人震惊,也许所谓的疫情曲线图并不能说明什么,而这时最需要的是卡斯泰尔的血清。此时的卡斯泰尔依然不受任何干扰,兢兢业业地研究着他的血清。

奥兰城里陆陆续续设立了很多隔离营,被隔离的人默默看着营外的人,近在咫尺,却又远似天涯。在一个隔离营巡诊时,里厄医生和塔鲁意外遇见了奥通法官。

失去了儿子的奥通法官虽然穿戴如常,却神情疲惫,他真心地感谢里厄医生为孩子做的一切,又落寞地说:“我希望,菲利普没有太受罪。”这是塔鲁第一次听法官说出儿子的名字,塔鲁立即说道:“没有,他真的没有受罪。”

当彼此告别时,里厄医生喃喃自语:“真应该为他做点儿什么。不过,如何帮助一位法官呢?”

神父,医生,法官,他们在世人眼里从来都是摆渡人,如今在鼠疫的肆虐下,却单薄而无助。

3

不过,里厄医生很快就有了帮助法官的机会。

身在隔离营的日子让奥通法官认清了很多事,隔离期结束后,他主动来找里厄医生,说他想回隔离营。这让里厄医生大吃一惊,他刚刚出来,怎么又要进去,毕竟还有很多案卷等着他处理。

奥通法官解释道,他是想去隔离营做志愿者,到了那,他会感到离自己的儿子更近一些。

里厄医生注视着法官,那双冷峻无情的眼睛,虽然没有流露出温情,却变得雾蒙蒙的,丧失了原来金属般的光泽。

奥通法官没有见到儿子最后一面,但是他希望换一种方式纪念他。这位隐忍的父亲,放下了昔日的威严与冷漠,把对儿子深深的爱,传递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在灾难里浴火重生,会改变一个人的信仰和追求,会让人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命轨迹,走出喧嚣,聆听内心的安宁……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