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很容易,正视却需要勇气  

阅读:181794 评论:242

第二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10:40

《流浪地球》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确,当灾难来临时,人们总是习惯于心存侥幸,觉得跟自己没关系,但其实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在今天的共读中,让我们一起来听:《知道很容易,正视却需要勇气》。


01

里厄医生安顿好门房的尸体后,给里夏尔医生打了电话,询问腹股沟淋巴发炎的症状。

而里夏尔医生也正一筹莫展,他说他接诊的病人,死了2个了:其中一个从发病到死亡只有四十八小时;另一个也就只有三天时间,而且当天早上,第二个患者的症状完全消失,就像病好了一样。

里厄拜托里夏尔医生,”如果再有类似病例,麻烦也给我说一声”。随即,里厄又给另几位医生朋友打了电话。

这么一圈调查下来,他发现,几天之内,已经有了二十个相似的病例,几乎全都是致命的。于是,他再次请求担任奥兰医师协会主席的里夏尔医生,务必隔离新发现的病人。

然而,里夏尔却说,他实在无能为力,是否实施这些措施必须由省里做决定。同时,他反问里厄医生,怎么知道有传染的危险。

但此时的里厄医生并没有任何依据,也只是因为担心现况恶化,才提出隔离病人。里夏尔最后答应了里厄,他会跟省长谈谈,但是需要耐心等待。

等待是焦急的。第二天云雾弥漫,一阵暴雨倾盆而下,雨后骤然溽热熏蒸。坐落在高地上的奥兰城如蒸笼般,又像是发了高烧。这个湿热的春天,让人压抑,人们甚至开始盼望夏季的烈焰。


02


每位医生只发现出两三个类似病例,这并不能引起省里重视,而当有人想到把零零散散的病例加起来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仅仅数日,死亡的病例就成倍增长,而关心这种怪病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瘟疫。

就在这个时候,比里厄年长得多的一位同行卡斯泰尔来看望他。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里厄?”卡斯泰尔对里厄说。

里厄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正在等化验的结果。

卡斯泰尔却说:“我知道,也不用等什么化验。我在中国行医的时候见过,二十多年前在巴黎也见过。里厄,你跟我一样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里厄还在思索,想了想回答:“是的,卡斯泰尔,真是难以置信,但这很像闹了鼠疫。”

在人们看来,温带地区的鼠疫很多年前就被根除了,虽然巴黎不久前也发生过,但是人们并不愿再提起。

天灾人祸是常事,但一旦落到自己身上,世人总是不愿相信事实,宁愿把种种迹象当做一场即将消失的噩梦。

里厄医生在朋友面前,承认散居的几个患者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刚刚死于鼠疫,但是他仍认为不存在闹瘟疫的危险。

历史上的鼠疫大约已经死了一亿人,而且遍及世界各地,蔓延相当快,一旦开始就会不分地域、不分时代、不分人种地传播。

历史数据一幕幕闪过里厄的脑海,可是既然这个词已经说出口,那眼下应该做的,就是承认事实,果断驱除不必要的疑虑,采取切合实际的措施。只有这样,鼠疫才会停止流行。即使情况恶化,那也要想办法控制住,然后战胜它。

里厄医生打开了窗户,市井的喧嚣突然涌入,那么真实,那么生动,似乎为里厄注入了新的动力。确定性就在那里,在每天的劳作中。其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关键。

“好吧,也许应该下个决心,叫出这种疾病的名称了。迄今为止,我们总是在原地踏步。我要去化验室,我们一起去。”

跳出杂念的里厄不再彷徨犹豫,他终于坚定了信念。自己一直试图跳过的那个词汇,当决定说出口时,竟然感到了莫名的轻松。即使他明白,说出后可能会让大家恐慌,但是这绝对是当前最重要的一步。

第二天,里厄力争召开卫生委员会,省政府终于同意了。

省长和各位医生毫不声张地聚在了一起。省长本提议谈一谈当前的形势,而里夏尔说,形势医生们都清楚,问题仅仅在于应当采取什么措施。

而卡斯泰尔突然冒出一句:“问题在于,要弄清这是不是闹鼠疫。”

听他这么说,只有两三位医生响应,其他医生似乎还在犹豫不决。省长则猛地一抖,下意识地转身望了下门口,仿佛要察看一下门是否关严,害怕这句耸人听闻的话传到走廊上。

里夏尔朗声说道:“在我看来,只能讲这不过是高烧伴随腹股沟淋巴结肿大的并发症,无论在科学上还是生活里,任何假定都是很危险的。

而老卡斯泰尔却坚定地指出,他非常清楚这是鼠疫,但是要正式确认,势必就得采取无情的措施。他深知,正是有这种顾虑,他的同行们才往后退缩。为了使同行们安心,老卡斯泰尔宁愿接受“这不是鼠疫”的说法。

当有人问到里厄的见解时,他说切片化验的淋巴肿块中,确认有传播鼠疫的病菌,但是细菌的某些特异变化不符合通常对其形态的描述。按当前病症的发展,用不了两个月,就能夺走全城一半人的生命。所以,无论称它什么都无关紧要,关键是必须阻止它屠杀居民。

医生们议论纷纷,却并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在一片阴郁的情绪中,里厄离开了。


03


会议后的第二天,高烧病症见报了,城里不起眼的小角落也贴了白纸小布告,公示了总体的部署。

其中包括往阴沟喷射毒气来灭鼠,严密监视饮用水的水源,居民需要保持严格的清洁卫生,每个家庭也都有义务申报确诊的病人,并将他们送进医院特设病房隔离等等。

里厄医生猛一转身,离开了布告栏,返回了他的诊所。

他每天依然接诊十几例患者,可是大多数都得住院治疗,而他深知,医院对穷人意味着什么。只是如果不去医院,那些人只有在家等死。

高烧症越来越严重,死亡人数每天都在增长,医院的床位明显不够用,虽然当局在幼儿园、学校等开设附属医院,可依然于事无补。死亡人数第一天16例,第二天24例,第三天28例,第四天32例。

里厄医生实在坐不住了,这些措施远远不够,他决定给省长打电话。省长却说准备请求总督府发命令。里厄一怒之下挂了省长的电话,时间不等人,这再拖下去,只能死更多的人。

后来,省政府通过里夏尔请里厄写了一份报告,呈送给殖民地首府,恳请发布命令。

省长也站出来,决定要承担起责任,强化已经制定的措施。病人的住所必须封闭并进行消毒;病人亲属必须接受检疫隔离;埋葬死者的事宜由市里组织,具体规定另行公布。

过了一天,里厄医生申请的鼠疫血清,由飞机空运而至,可以满足眼下治疗需要,但是如果瘟疫蔓延就不够用了。里厄医生收到电报答复:应急血清库存告罄,现已重新开始生产。

一连数日,每天统计只有十来个死亡病例,可接着,数字又像箭似的,骤然上升。死亡人数又升至三十例左右。

里厄看到省长递给他的电文,上面写道:“宣布鼠疫流行,全城封闭。”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其实早有端倪,但直到这一刻才升级为全民预警……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