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征兆降临,人们却依然混沌  

阅读:189933 评论:145

第一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10:57

亲爱的书友,早上好。本周开始,我们将一起共读阿贝尔·加缪的《鼠疫》,今天早上我们共读的主题是:未知的征兆降临,人们却依然混沌。

想要了解一座城市,最简便的办法就是探索居民如何劳作,如何爱,以及如何死亡。

今天我们将跟着贝尔纳·里厄大夫一起看看奥兰这座城市。奥兰只是一座普通的城市,不过是阿尔及利亚滨海的一个法国海外省的省会。而就是这个普通的城市,却发生了一些反常的事。


01


四月十六日的早上,里厄医生走出诊所,看到楼梯平台中间绊着一只死老鼠,他没在意,就一脚踢开,走下楼去。不过,走到街上他反应过来,那只老鼠似乎不应该出现在那里,于是又返回去,告诉了门房米歇尔老先生。

米歇尔先生听了以后非常气愤,他甚至觉得这是对他工作的污蔑,他断言这栋楼里就根本没有老鼠。无论里厄医生怎么解释,米歇尔都坚决不信楼里有老鼠,这只死老鼠一定是有人从外面带进来的,是恶作剧。

米歇尔先生的过激反应,更让里厄医生觉得他的发现异乎寻常。当天晚上,里厄医生回家时,突然发现一只大老鼠摇摇晃晃地跑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跑着跑着突然轻叫了一声,半张着嘴,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里厄医生盯着它看了很久,只是,当时的他心思全放在了生病的妻子身上,随即便回了家。他的妻子病了有一年了,但不见好转,他准备第二天送她去一家山区疗养院。

每当看到妻子,里厄医生心里就有一种满足,妻子三十岁了,尽管一副病容,可是在他眼里,那张脸始终保持着青春,只嫣然一笑就会驱散他心头的一切阴霾,对他而言,这也许就是家的温暖。

第二天里厄医生出门时,米歇尔正拎着只死老鼠的爪子站在门口,他发现楼道里又有三只死老鼠,他冷嘲热讽着想激那些恶作剧者现身,然而一无所获。

里厄医生很费解,他决定从城边的街区巡诊,那里的垃圾清除工作要比别处晚很多,在人行道旁的垃圾堆里或许有发现。里厄医生驾车驶过大街,穿进小巷,在路旁随意丢弃的烂菜叶和破布中间,他就数出了十二只死老鼠。

随后,里厄医生探视了他最穷困的一个患者。在打针时,这个西班牙老人特意问医生,有没有发现老鼠;老人的妻子也补充说,旁边的邻居拾到三只。原来,全区的居民都在谈论老鼠的事。老人说,所有的垃圾箱里都有老鼠,估计是它们饿坏了。

就像所有的灾难发生前一样,人们总是往好的方面想,并不会觉得,这对我们今后会有什么影响。



02


里厄巡完诊回了家,米歇尔递给他一封电报,电报上说母亲第二天到,在他妻子离家养病的日子帮忙打点、照料他的起居。

随后,里厄医生送妻子去了火车站,将妻子安置在卧铺车厢里。妻子看着车厢说,这对咱们而言也太贵了吧。而里厄医生却认为这是有必要的,毕竟妻子病了那么久,身体很虚弱。

妻子随口问道:“听说最近闹老鼠,是怎么回事?”医生马上答道:“我也不清楚,怪得很,不过,事情会过去的。”然后,他请求妻子原谅他照顾不周。

越是安稳宁静的日子,人们越不相信苦难可能要降临。连久不外出的妻子都察觉到老鼠出现得太过频繁,医生却慌乱地岔开了话题。

他只希望这份安宁能久一点,也许自己的不安只是多虑,也许那些老鼠都会“自愈”。

里厄一遍遍安慰妻子,告诉妻子:“等你回来,一切都会好的。咱们从头再来。”妻子两眼放光,附和着说“从头再来”,可还是忍不住背过身去,看向窗外。

他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妻子再次回头时已泪流满面,却又挤出一丝笑容。火车的汽笛响了,里厄紧紧抱了抱妻子,下车回到了站台上。

他隔着窗户对妻子说:“千万照顾好自己呀!”可是,妻子已经听不见他的话了。

回到家,里厄医生见到了沮丧的米歇尔先生。当再次提及老鼠时,他也说:“确实,现在一见就是两三只死老鼠,而且,别的楼房也有同样的情况。”

看着愁容满面的米歇尔,里厄下意识地问他身体可好。米歇尔回道,就是食欲不振,估计是精神作用,都是老鼠给搅的,等老鼠死绝了,估计就好了。



03


第三天,里厄医生接回了母亲,在门口遇到米歇尔先生,发现他的面容更加憔悴了。他说:地下室到阁楼,有十来只老鼠死在了楼梯上,临近楼房的垃圾箱也丢满了死耗子。

里厄的母亲倒是很平静,没有流露出一丝惊讶。这个身材矮小、满头银丝的老妇人觉得,这事儿并不新鲜,不该让老鼠破坏了见面的喜悦。

里厄点头称是,只要跟母亲在一起,无论什么事,好像总是很容易解决。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形势越来越严峻了。

成群结队的老鼠从储藏室、地下室、地窖和阴沟里爬出来,晃晃悠悠地走到光亮的地方,倒在人们眼前。阅兵场、林荫大道、海滨林荫路上,也时不时被玷污。这座平静的小城,几天工夫就被闹得天翻地覆。

灭鼠办公室每天派出两辆卡车,将收集到的死鼠集中焚毁,可收集到的却越来越多。

事态已经严重到了极点,据无线电广播节目报道,仅二十五日那一天,就清理、焚化了六千二百三十一只老鼠。而这距离里厄医生发现第一只老鼠,只过了十天。

这个具体的数字,让全城居民对每日共睹的景象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恐慌情绪更加严重了。

“曾经只是抱怨一个令人厌恶的偶发事件,现在却发现,这种现象隐含着威胁性,可是规模还无法确定,根源也无从深究。”

又过了两三天,当里厄医生回家时,他看到老门房米歇尔从街道的另一端走了过来,他本来只是觉得不舒服,准备出门转转,却不料脖颈、腋下和腹股沟突然疼痛难忍,迫不得已只能请帕纳卢神父搀扶着回来。


下午,里厄医生特意去看了看米歇尔。然而,米歇尔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他的半个身子都探在床外,一只手按住腹部,另一只手搂着脖子,呕吐不止,一口一口吐出浅红色的胆汁。

他的体温已经高达三十九度五,颈部淋巴结和四肢都肿了起来,肋侧两块浅色黑斑不断扩大。他哀嚎着浑身尤其内脏的疼痛。

可里厄医生给他做了检查,也没找到病源,只能让他不要进食,服用清理肠胃的净化剂,多喝水,多休息。

回到家,里厄医生立马打电话咨询他的同行里夏尔医生,他是城内最有名望的一位医生。但是,里夏尔对此也毫无头绪。

晚上,米歇尔高烧到了四十度,说着胡话抱怨那些老鼠。里厄医生只能先对症治疗,帮他处理了淋巴结的脓肿,让他的妻子守着他,如有异常,及时与他联系。

第二天,医生再去看米歇尔时,他体温已经降到三十八度,这让医生稍稍松了口气。不料,到了中午,米歇尔的体温又升至了四十度。

里厄医生赶到,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告诉他的妻子,米歇尔必须隔离,进行特殊的治疗。于是他立刻给医院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两个小时之后,米歇尔终于上了救护车。满嘴溃烂的他,喃喃地发出只言片语:“老鼠”。他脸色铁青,嘴唇蜡黄,气息断断续续,身子像散了架似的,随后深深陷入了担架之中。

他的妻子哭着问里厄,他还有救吗?里厄医生无力地回答道:“他死了”。

米歇尔的死,标志着一个征兆重重、却又让人困惑的时期的结束,与此同时,也标志着另一个更加困难的时期的开始。

成群的老鼠死在阳光下,一个又一个居民身患怪病突然死去。从这一刻起,人们的态度从之前的无视,变成了恐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奥兰城内的居民将会面临怎样的未知灾难?我们稍后见。


本期策划人:谦钟素,简简单单在文字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主播:阿成,一只主播。公众号:啊橙子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