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闪过的光,拼过的命,都不是徒劳的  

阅读:152663 评论:139

第十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美]欧内斯特·海明威

00:00/13:19

 人的一生,到最后能留下什么呢?无论在人间有过多少辉煌,最终都还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吧。如果我们只是为了结果而活,那么也许每个人最终都是一场悲剧,就像西西弗的神话里,每一颗快推到山顶的巨石,最终都会滚落,这是徒劳吗?是,但也不是。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的此书的结尾:

《你闪过的光,拼过的命,都不是徒劳的》

老人把身子探出船舷,从鱼身上被鲨鱼咬过的地方撕下一块肉。他咀嚼着,觉得肉质很好,味道鲜美,坚实又多汁,像牲口的肉,不过不是红色的,一点筋也没有,肯定能在市场上卖到最高的价钱。可是,没有办法让它的味道不散到水里去,老人知道,糟糕透顶的时刻就快来到了。

风持续地吹着,老人朝前方望去,希望找到其它的船,但什么也看不到,他身边只有偶尔跳起来的飞鱼,连一只鸟都看不见。他已经航行了两个钟头,有时从大马林鱼上撕下一点鱼肉来嚼,努力休息保持精力,这时,他看到了两条鲨鱼正向他游过来。

“AY”,他喊出声来。这个词是没办法翻译的,也许不过是一个响声,就像一个人觉得钉子正穿过他的双手,钉进木头时那样不由自主的发出的声音。那是两只铲鼻鲨,它们嗅到了血腥味,激动起来,因为饿晕了头,老人拿起绑着刀子的船桨,尽量轻巧的把它举起来,因为双手已经痛的不听使唤了,他紧紧的把手合拢,一边注视着鲨鱼游过来,它们是恶毒的鲨鱼,气味难闻,既杀害其它的鱼,也吃腐烂的死鱼,它们会趁海龟睡觉的时候咬掉它们的脚和鳍状肢。

“AY”老人说,“加拉诺鲨,来吧!”

一条鲨鱼钻进小船地下,用嘴拉扯着鱼身,老人觉得整条船都在晃。另一条瞄准了鱼身上被咬过的地方咬下去,老人举起刀子,扎进这条鲨鱼黄色的猫眼,鲨鱼放开了,身子往下溜,临死前还把咬的肉吞了下去。

另一条鲨鱼还在摇着帆船晃个不停,老人让小帆船横过来,以便鲨鱼能够从船底下暴露出来。他一看见鲨鱼的身体露出来,就一浆扎了下去,鱼皮紧绷着,几乎扎不动,却震痛他自己的双手和肩膀,鲨鱼迅速浮上来,露出脑袋,老人抓住机会,对准它的脑袋正中扎下去,然后拔出来,又扎进它的左眼,但鲨鱼还没放松。老人一刀一刀的扎下去,鲨鱼终于松开嘴溜了,老人说:“滚吧,加拉诺鲨,去找你的朋友吧,也许那是你妈。”

“它们一定把这鱼吃掉了三分之一,而且都是上好的肉。”他说:“但愿这是一场梦,我压根没有钓上过它,我为这事感到很抱歉,鱼啊,我把这一切都搞砸啦。”他不想再看一眼鱼了,它已经流尽了血,被海水冲刷着。“我不该出海这么远的,鱼啊”,他说:“对你对我都不好,我真的感到抱歉,鱼啊!”

得了,他又心想,还是留意看看那刀子有没有松掉吧,然后把我的手弄好,因为接下来还有更多的鲨鱼会来。鲨鱼每次撞上去,总要撕下来一点肉,而且给其它所有的鲨鱼都留下了一条臭迹,宽的就像条公路,穿过海面。

我什么都不能再想了,他说,我什么都不想,只等着下一条鲨鱼的到来,也许这真是一场梦,但谁说的准呢?也许结果会是圆满的。很快又来了一条铲鼻鲨,它就像一头猪直奔饲料槽,老人让它咬住了鱼,然后把刀狠狠扎进它的脑子,但是鲨鱼往后猛的一扭,打了个滚,刀刃啪的一声断掉了。

老人坐下来掌舵,他不再去看那条大鲨鱼在水里慢慢下沉,它原来那么大,后来只剩下一丁点了,从前这情景会让老人看得入迷,但现在他一点也不想看。

他心想,它们如今可真的把我打垮啦!我太老了,但是我还有船桨和舵把,我还要试试。“你累乏了,老家伙”,他说:“从骨子里累乏了。”

鲨鱼一条又一条地扑上来,老人眼睁睁看着一块块白色的鱼肉就被它们撕扯而去,老人抡起棍子拼命的打,却只打中那厚实坚韧如同橡胶的鱼皮,太阳落下去了,鱼的大半个身子已经被咬掉了,他眺望着海岸线,多希望看见哈瓦那的灯火。

“鱼啊”,他说:“很抱歉,你原来是完整的,抱歉我出海太远,把你和我都毁了。不过我们杀死了好多鲨鱼,你杀死过多少鲨鱼呢?你是条好鱼,你头上那支长嘴,肯定不是白长的呀。”他爱这条鱼,想着它要是还活着,自由地游着,能够怎样去对付一条鲨鱼。“跟它们斗”,他说:“我要跟它们斗到死为止。”

天完全黑了,没有灯火,只有风在呼呼的刮着,他怀疑自己已经死了,但他合上双手时,仍然能感受到来自手掌传来的生之痛楚,他就知道自己还没有死,我还有半条鱼,也许我运气好,能把这半条带回去。保持清醒,好好掌舵吧!

终于,他看到海岸依稀的灯火了,他希望不必再斗了。但到了午夜,他还是必须搏斗了,但他知道这次的搏斗是徒劳的,这次鲨鱼是成群袭来的,朝那大鱼直扑,他只能看见它们银色的鳍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磷光,小船被咬得左右摇晃,他只能不顾死活的到处打下去,最后棍子也被咬住,丢失了。最后,他看见一条鲨鱼扑向鱼头,他就知道这下子全完了,他扯下船舵的把手,狠狠的扎进鲨鱼头,它松开嘴,翻身走了,这是来袭的鲨鱼里最后的一条。

他明白,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这时航行已经变的很轻松了,他什么念头都没有,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超脱了这一切,只顾着出色而明智的把小帆船驶回家乡的港口,船边再也没有什么沉重的东西了,他心想,我被打垮了,却觉得舒坦了,我从来不知道竟然会这么舒坦,是什么把我打垮了?他想不出来。

他终于驶进了小港,已经是凌晨,露台饭店的灯光全熄灭了,没人帮他的忙,他只能尽力把船拖上岸,紧系在一块岩石上。他拖着船帆往上爬,摔倒在地上,再也没力气爬起来,只能就坐在那里,望着大路,他歇了好多次,才最后走回自己的窝棚。他摸黑找到一只水瓶,喝了一口,然后脸朝下躺在报纸上,两手伸的笔直,手掌向上。

早上,男孩朝门内张望时,他正熟睡,男孩看到老人的双手,就哭了起来,他悄悄的走出来,去拿点咖啡,一路上边走边哭。

所有渔夫都围住那条小船,用一根钓索在量那死鱼的残骸。“这鱼太惊人啦”一名渔夫大叫起来。男孩没去看,他哭的更厉害了,他走去饭店要了一罐咖啡:“要烫的,多加牛奶和糖”。

饭店老板说:“那鱼多大啊,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鱼。”

“那条鱼,让它见鬼去。”男孩说着又哭起来。

老人醒来了,他喝着咖啡,对男孩说:“我吐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感觉胸膛里有什么碎掉了。”

“你会养好的,老大爷”男孩说:“你得赶快好起来,因为我还有好多事要学,你可以把什么都教给我,你吃过多少苦啊!”

“那鱼头,我送给饭店老板了。”

人们经过小船,还在看那条鱼,它现在只剩一条又粗又长的白色脊骨和巨大的尾巴,它如今不过是垃圾了,只等着潮水来把它带走。老人又睡着了,男孩守在他身边,他的脸依旧埋在旧报纸里,他正梦见狮子。

一场艰难的搏斗,得到的却又在瞬间失去。呼啦啦似大厦倾,一场欢喜忽悲辛,老人没有得到这条大鱼,但他得到了我们的尊敬,他没有输,他证明了自己,就是梦中的那头狮子,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作者:亚比煞,自幼酷爱读书,愿以书为火,行过世间幽暗,当过记者,做过编导,现为作者。已出版个人作品《何处有香丘》《密云晨光》。

主播:及静,相信爱,相信灵魂深处有天籁。微信公众号:静扣心弦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