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他楼塌了,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豪门子弟  

阅读:172204 评论:248

第三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阿成

00:00/10:55

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认为给孩子什么东西才最有价值。

今天早晨就让我们一起读《小团圆》第66~132页。

张爱玲父亲张廷重,《小团圆》里的乃德,是个受旧习气薰染很浓重的豪门子弟。

我们常常听见“遗老遗少”,“家道败落 ”,有时倒想尝尝那个滋味——但没这个机会呀,往往不知其所以然。解剖一只麻雀,张廷重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标本。

就是对现在的我们,也不乏借鉴的意义。尤其是读者中的富二代或富一代土豪们。

张廷重的母亲李菊耦,是李鸿章的爱女。她与张佩纶结婚时,张的元配夫人与继室都已去世。张是个清官,后来的生活主要靠李菊耦带来的大笔嫁妆。两人年纪相差十九岁,但感情甚笃,在南京购置豪宅,很是享受了一段月下小酌,烹茶赏画的小日子。

夫妻俩闲时曾合著食谱,甚至一起写了本武侠小说《紫绡记》,虽然张爱玲说“故事沉闷得连我都看不下去”,但这种生活,简直就是“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翻版 。

在她三十多岁时,父亲李鸿章逝世,两年后张佩纶去世,至亲之人的相继离世让她心情沉郁得了肺病,九年后终于去世,享年四十六岁。那一年,张廷重十六岁。

丧父丧夫后的李菊耦,虽然守着大笔家产,但仍不免坐吃山空的威胁,堂堂一代名臣之女,竟然连草纸都要大家节省着用。不过从另一角度看,也可说是一种明智了。

母亲去世后,管家的是张佩纶元配的儿子,比张廷重大十七岁的同父异母哥哥,《小团圆》中的“大爷”。

一句话概括张廷重所受教育,就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难为人中之王”。

不是说长于妇人之手都不好,比如乾隆皇帝就是孝庄太后一手调教出来的。但李菊耦给予的教育可说是大大不妥。

平时很严厉,背不出书来就打。

连年战乱,族中子弟不学好的又多,李菊耦怕儿子学坏,故意给他穿花红柳绿很娘们的衣服,穿带花的鞋——当时早就不时兴了。

张廷重也有对付的办法 ——在袖子里塞双鞋,快走到大门时偷偷换上。

李菊耦怕儿子学坏,宁可他见不得人,羞涩退缩。

她成功了一半,儿子长大后果然就成了扶不起的阿斗,坏消息是,他仍然学坏了。

母亲死后,张廷重受同父异母兄节制,过了几年风平浪静的日子。十九岁那年,娶了同出名门的黄逸梵为妻,五年后生下张爱玲,后又生下儿子张子静(小团圆中的盛九林)。

张爱玲小时曾名义上过继给伯伯,所以她一直管父亲叫“二叔”,管母亲叫“二婶”。

后来,张廷重托堂兄引介,在天津铁路局谋了个英文秘书的职位,由此顺理成章地与哥哥分了家,带着妹妹张茂渊搬到天津居住。 

其时夫妇俩都是二十六岁风华正茂的年岁,有钱又有闲,家中保姆司机佣人一应俱全,着实风光,可是这鲜花着锦的日子却没持续多久。

张廷重很快结识了一班酒肉朋友,开始花天酒地,嫖妓赌钱,养姨太太吸大烟,一路朝着母亲曾经担心的道路狂奔了过去。

可见,被管制下的“听话”终究做不得数。没有内心的认同,一旦得到机会只会疯狂反弹。

 黄逸梵虽也是世家出身,却绝不保守,她可不象旧式妇女那样选择装聋作哑,而是强烈反对。

两人吵闹不休,小姑子也站在嫂子这一边力劝哥哥走正道。后来两人发现自己的努力不起作用,一气之下一起出国留学——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一种离家出走。

有些时候,女性是更具有革命性的。

妻子走后张廷重更是无法无天,他的职位本就是个闲差,现在干脆天天不上班,还整天吸鸦片嫖妓,娶了个姨太太又拿不住,两人在家中打架,被姨太太丢东西砸破了头。总之闹得声名狼籍。

后来介绍工作的堂兄被免职,本就声誉不佳的张廷重自然只好离职。此时他深受刺激,在亲戚的帮助下赶走了姨太太,写信求妻子回国。

在黄逸梵的要求下,他搬回上海。两人暂时复合。

但两人在价值观,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分歧终究无法弥补,再加上张戒不掉大烟瘾,着实令妻子失望。在后者的坚持下,二人终于离婚 。

1933年左右,房地产价格上涨,张廷重名下的房产收益好转。他还在亲戚介绍下进日本住友银行做了处理英文商业信函的职员。后来又做一些股票债券类的投机买卖,很是赚了一些钱,在亲戚朋友中开始吃香起来。

于是经人介绍,娶了孙宝琦的庶出女儿孙用蕃做续弦。

他们搬进了租金不菲的大房子,两个人都喜欢抽鸦片,整日在烟榻上云里雾里地过日子。

中日战争打响后,张廷重不想被人当作汉奸,辞去了住友银行的工作。

他和同事合资开了一家钱庄,这在当时是一个获利不错的事业。一开始,张廷重很有那么几分热情,时不时了解下业务状况,还亲自做交易。没过多久少爷本性发作,就再也不去了,非但不去还开始透支,弄到后来透支的钱比股本还要多。

合伙人一看这种状况,不敢再跟他玩,就此拆伙。

要问张廷重透支那些钱做什么?用来各种生活享受。

他喜欢汽车,只要有看中的新款进口汽车,就来个以旧换新。他又爱美食,春天一定要鲜嫩的香椿芽,夏天必吃海瓜子,还要进口的芦笋,洋火腿……

他还爱摆排场,家里经常是高朋友满坐,吃饭赌钱,通宵不散。

尤其是现在夫妻二人志同道合的阿芙蓉癖,在当时通货膨胀的情况 下,是一笔越来越惊人的费用。

换做现在,国学英文根底都很深厚的张廷重说不定能开个公号,每天讲点我祖父不得不说的故事,美食经,名车经什么的,说不定也能搞出不少10万+的爆文接接品牌广告,当个日进斗金的大V。从这点上来说,还真是生不逢时啊。

不过,公号狗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经常追热点熬到深更半夜。张公子廷重,赌桌上撑得住,这种苦差事恐怕是撑不住的。

就这样,为了维持舒适的生活,他不断变卖老家安徽的田地和上海的房产。房子也越搬越小。

所以,不难理解当初张爱玲提出留学时为什么会遭到拒绝。就连对独生子张子静,在教育上他也是能拖就拖。

非但怕给儿子花钱,他还反过来打儿子的主意。张子静工作后,一次出差预支了笔差旅费,张廷重居然以替他保管的名义骗了去——自然是不会还的了。

甚至于为了省钱,他一直没给儿子娶媳妇。连传统上最看重的继承香火都不要了,穷途末路的人性一至如斯!

他把最后的一套房产卖掉,到手一笔黄金和美钞,又不听劝告全部换成了金圆券,结果在通货膨胀的狂潮中消失一空。

最后夫妻二人搬进苏州河边的一间14平方米的小阁楼内,厨卫都要和别人合用。

从拥有多幢洋房,大片田产和古董的少爷,沦落到还不如以前自家佣人的地步。

当然,这时鸦片是不得不戒掉了。

这时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自李菊耦在青岛所置房产提供的租金收入。房产登记在张廷重和哥哥两人的名下,他没权利单独处置,所以败不掉。房租则由兄弟二人均分。

这点房租,支撑到张廷重直到去世。

张子静对此有中肯的评价,他说父亲的悲剧有时代的原因,但要“不被这狂潮巨浪击倒,也需要智慧和理性的判断。在这方面,我父亲这个遗少是盲目而低能的”。

如果说张爱玲对母亲心怀怨恨,那么她对父亲连怨恨都没有,早就死了心。

所以才会在心里对母亲呐喊:二叔怎么会伤我的心?我从来没爱过他。

本章出现了不少盛家卞家亲戚,后面我们会用专门章节详细认识一下他们。

今晚,我们将共读《小团圆》第四章,133到147页。

作者:宋雁楼,有时文艺,有时逗比。从大千世界身上,揩一把文字的油。公众号:有时文艺   ID:youshiwenyi。如果您也想带领千万有书书友一起共读,不妨准备好您的文字作品,添加微信:youshulingdu,成为有书的拆书达人吧!

主播:阿成,有书签约主播,长岛人民广播电台主播,微信号:fac792。新浪微博@阿成Alan。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

热门评论

头像

山西-小杨

2017-12-05 16:01:09 2 28

书中有一处明显的错误,乾隆皇帝是康熙皇帝的孙儿,康熙皇帝是孝庄太后孙儿!孝庄一手带大的是康熙皇帝!

头像

little bird

2017-12-05 06:47:21 0 5

孝庄调教的是康熙,不是乾隆

头像

瓦利(王从国)

2017-12-05 05:44:30 0 3

就是对现在的我们,也不乏借鉴的意义。尤其是读者中的富二代或富一代土豪们

头像

WGY

2017-12-05 05:58:05 0 3

被管制下的"听话"终究做不得数。没有内心的认同,一旦得到机会只会疯狂反弹。

头像

修身养性

2017-12-05 06:46:12 0 3

如何教育子女的确是一门学问。温室里的花朵终究是经不住狂风巨浪袭击的。

头像

大姐

2017-12-05 08:50:05 0 3

管教孩子不是去强制他的行为,而是要引导他从心底感到做人的道理、原则、操守等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