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历史的轨道,追求和平自由  

阅读:33668 评论:151

第十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奥] 茨威格

00:00/14:01

和平是世人追求的不变话题,历史上有很多关键时刻记录着世人的努力,他们改变了历史前进的轨道,展现着人类追求和平,向往自由的决心。

亲爱的书友,晚上好。今晚我们将一起共读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第十个主题:扭转历史的轨道,追求和平自由。

1917年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彼得格勒工人、士兵武装起义获得了胜利,沙皇尼古拉二世退位,罗曼诺夫王朝的统治被推翻,成立了以社会革命党和宪政民主党为主、各党派联盟的俄国临时政府。同时圣彼得堡也成立一个苏维埃。

当这个消息传遍世界时,隐藏在瑞士修鞋匠家的列宁欣喜异常,这二十年来自己的辛苦总算是没白费。自从1907年,他第二次被迫流亡国外,辗转于日内瓦、巴黎、伯尔尼等地组织革命活动,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再隐藏身份,回到祖国了。

然而,很快人们发现俄国革命并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革命,政权落到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手里,出现了双重政权并存的局面。虽然政府许诺所有人都可以返回俄国,但是所有协约国的边境上都有一份黑名单,上面列有第三国际大会的参加者名单,自然列宁也在其列。

在这个俄国革命面临紧急关头的时刻,身在瑞士的列宁急不可耐,渴望着尽快返回祖国。经过考量,返回俄国的路线只有两条,一条是通过德国,经瑞典,芬兰归来,但德国当时是俄国的交战国。第二条是取道法国,然后渡海到英国再返回俄国,但英法当时是俄国的协约国,列宁深知他一直坚决反对帝国主义,英国是无论如何不会借道给他的。

最后他利用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交换拘留在俄国的德国战俘为条件,乘坐一节铅封的车厢,取道德国而归。列宁心知此举势必会招来,无产阶级革命的敌人的诽谤和污蔑,但他以革命利益为重,考虑时机紧迫,还是选择了借道德国。1917年4月16日晚上11:10,列宁从芬兰转乘火车抵达,当时俄国的首都彼得格勒以后,不到7个月的时间,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就爆发了

因此茨威格说,这趟风驰电掣的列车犹如一发炮弹,乘坐在里面的人物犹如威力强大的炸药,这一炮摧毁了一个帝国一个旧世界,为俄国拉开了崭新的篇章。

列宁的果敢开启了俄国的新时代,而西塞罗却只能因自己不够果断,含恨而终。

西塞罗是罗马共和国晚期的哲学家、政治家、律师、作家、雄辩家。他的一生非常辉煌。他出生于骑士阶级的一个富裕家庭,青年时代投身法律和政治,曾担任罗马共和国的执政官;同时,他被广泛地认为是古罗马最好的演说家和最好的散文作家之一。身份地位高不可攀。

茨威格说,当一个聪明却并不怎么勇敢的人遇到强者时,最为聪明的就是避开他,毫不羞愧地退到一边,直到路重新空出来为止。

西塞罗从政期间,在长达三十年的漫长时间里,一直为维护继承下来的法律和共和国而努力,他的演讲刻入历史的编年史,他的文学著作刻入拉丁语言的条形石。但是,霸者凯撒的强势出现,让他无力抗衡,在霸道的武力面前,即使言辞再强大也失去色彩。凯撒胜利了,西塞罗被迫离开了政坛。

但是,他有了时间去寻找内心的自由。六十岁的他,不再做煽动家,不再做政客,而是做回哲学家、作家。随后的三年里,他完成了代表作《论演说家》、《论老年》,在女儿去世后,写下了至今仍让人在遭受同样命运时得到慰藉的《论安慰》。

然而,平静的生活,因凯撒在罗马讲坛上被刺,打破了。谋反者想要强力夺走凯撒死后留下的政权,加速拯救共和国,恢复罗马的宪法。只是,谋反者没有直接行动,而是选择与当权的安东尼谈判,错过了宝贵的时机。西塞罗看穿安东尼不仅要消灭叛乱,还要消灭共和思想。于是,他满怀热情,四处奔走游说,希望逼谋反者、民众采取行动抵制安东尼。此时他要是把握战机,也许就会夺取独裁者的政权,把自由重新还给人民,改写历史。

可是,这个才华横溢的作家,充满民族责任感,却缺乏行动力。他看到时代的愚蠢,想投入到狂热的政治斗争中,又不愿以暴力对抗暴力。他看不到民众的积极性,只看到民众朝秦暮楚的市侩。对于现实,他失望了,懦弱了,自觉无力去挽救深陷内战的祖国,重新回到书籍里,完成了他最后、也是最伟大的著作《论义务》。这部论述义务的学术著作,谈及一个独立的有道德的人,自身对国家应尽的义务。这也是他在生命之秋写下的政治遗嘱,道德遗嘱。

当完成这部著作让他重燃激情,重新站在罗马广场,大声疾呼,尖锐地反对拒绝服从元老院和民众的篡位者安东尼。他希望通过十四篇精彩绝伦的演说词,唤醒同胞的斗志,换回罗马的自由,民众的自由。

凯撒帝国向来只有谄媚者和告密者阴险的窃窃私语,老人慷慨激昂的自由言论,让元老院惊叹,让民众骇然。对这个老人半是恐惧、半是惊羡,他孤独地以一个绝望者的勇敢,一个怀疑者的胆量,去保卫思想者的独立和共和国的权力。

然而,这些演说火焰无法点燃罗马人业已腐朽的躯体,阴暗处卑鄙的掌权者与军团缔结了最无耻的协定。

曾经被西塞罗誉为共和国的保卫者屋大维、曾被西塞罗要求为其功勋建立雕像的雷必达,和篡位者安东尼偷偷达成协议,为了权力、为了欲望,决定杀害西塞罗。

西塞罗知道他们联合,自己必定死路一条,于是开始了逃亡生活,东躲西藏。然而,辗转几处后,这个六十四岁的老人对逃亡生涯厌倦了,回到了自己在意大利的一座小庄园。不曾想,他的一个家仆为了赏金出卖了他,他不想产生无谓的牺牲,拒绝了忠仆的保护,没有武器、没有反抗,从容地面对了死亡。

当人们看到他的头颅被悬挂于他曾经演讲的广场时,面带愧容,心中绞痛,却无人敢言,惊恐地垂下双眼。

每个追求自由和平的人,也许都有一颗强大的内心。西塞罗选择以死来触动人民的灵魂,而威尔逊选择为和平与世人抗衡。

美国总统威尔逊是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美国第28任总统。在他统治时期,美国发展迅速,成了世界首富。他认为,根据国际力量的增强,美国应当放弃传统的孤立主义政策,担当起领导世界的重任。

在一战结束后,他想帮助受压迫国家获得主权,确保公正的和平。他希望使战胜方和战败方和解,缔造一种公平的和平。他深刻地感知到,自己要为之服务的不是一个国家、一个大洲,而是整个人类;不是为了一个瞬间,而是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因此,在法国召开巴黎和会时,威尔逊希望一切公开公正,实现一种真正的和平,使未来战争永远成为不可能。

其实,巴黎和会本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是帝国主义国家安排战后世界秩序的会议,实质就是一次帝国主义的分赃会议。因此,威尔逊的提议自是遭到大家的反对。其他协约国强调不能什么都公开,借口说参战国的文件柜和公文包都是秘密的条约,为确保每一个国家都得到它们那一部分和战利品,这都是秘而不宣的隐秘。

威尔逊代表美国表态,对于战争赔款可以基于十四条纲领确定的原则,由专家和委员会处理。这是次要工作,国家领导人主要的负责是创新与变革,永久性的和平问题。终于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讨论、筛选、修改,在威尔逊的坚决坚持下,停战三个月后,威尔逊拿出了国际联盟章程的最后版本,它被一致通过了。

世界欢呼起来,威尔逊的和平事业胜利了,未来和平的保证不是通过恐怖和暴力,而是通过谅解和公正的信念得到的。

然而威尔逊的做法,欧洲人不满意,因为他阻止让他们最大化地瓜分、削弱战败国;美国也不支持,因为他与欧洲大国在政治上走的太近。美国临近大选,政敌声称他没有权力把新大洲与一个难以捉摸的欧洲在政治上结合太紧,有悖于国家政策。

威尔逊无奈下,回国跟自己政党伙伴、政治对手,开始了谈判,最后商议决定美国可以随时退出他所建立的国际联盟大厦。而这一策略,给国际联盟埋下了隐患。

当威尔逊再次回到欧洲会场,提议签订国际联盟章程时,他心态已经变得不那么自信笃定,身体也频频报警,时不时抽搐,僵硬。但是他坚定地不牺牲纲领上的任何一个条款。因为,他明白:不是全有就是全无,不是永久和平就是没有和平。只要他一直不放弃,那么陈旧的世界秩序就有可能崩溃,一种新的世界关系将被建立。

然而,欧洲列强根本没放弃争夺自己的战利品,美国政敌在背后煽动舆论攻击他,这些让他腹背受敌,精疲力尽,健康也对他肆意侵袭,让他心力憔悴。

在关键的几分钟,威尔逊坚持“正义必须走自己的路”。这一刻的他展现出坚强、无畏,追求和平的勇气和热忱。然而,会议现场的他,茕茕孑立,无一声援。连自己的同伴都建议让他撤回“持久和平”、“长久和平”的议案。最终,他迫于无奈,同意了降低后的要求。他明白,这或许真的挽救了和平,却只是短暂的和平。只是基于在宽容精神上的持久和平,唯一应拯救的和平错过了。

威尔逊虽然做出了妥协,但是他为人类和平所做的积极贡献,得到世人的认可,因为倡导国际联盟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历史上的闪光点,也许是微微发亮,却也曾照亮了黑暗的夜空。他们曾扭转了历史的轨迹,在人类追求自由和平的道路上,留下了坚实的脚印。

今天的晚读就到这里了,明天我们将一起总结《人类群星闪耀时》带给我们的深刻启发,共读主题为“星星之火,闪耀长空”,我们明天再见。

作者:谦钟素,只想简简单单畅游文字之间,找寻生命的意义。

主播:阿成,有书签约主播。长岛人民广播电台主播,微信号:fac792。新浪微博@阿成Alan。

       

学习了今日共读,你收获了哪些?你想做出哪些改变?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与书友们一起交流,共同进步!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有书都能够看到,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